娛樂報報/張國榮生命中 最寵愛的10個女人

倪詩蓓。

倪詩蓓:媒體公認的正牌女友

即使最鐵桿的張國榮迷也可能想不起這個叫倪詩蓓的女人究竟是何方女子,演過什麼戲,但她卻是媒體惟一公認過的張國榮的正牌女友,兩人被視為金童玉女,在新聞媒體前親暱合影,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段戀情後來被劃上了休止符。在張國榮的情路歷程中,模特兒出身,擁有詩意名字的她應該不是一隻偶然點水的『路過蜻蜓』吧!

毛舜筠:最想娶的女人

根據新華網報導,張國榮惟一親口承認深愛過的女藝人只有毛舜筠。張國榮和毛舜筠早年都在香港『麗的』電視台(今亞洲電視)工作,主持不同的綜藝節目,張國榮對毛舜筠可以說是一見鐘情,認識不久就閃電求婚,沒想到此舉卻嚇壞了對方,兩人談戀愛談到最後,竟談成了好朋友、好牌友,後來兩人還合作過『家有喜事』等片,默契得不得了。張國榮笑言:『如果當年毛毛願意嫁給我,我的一生可能就此改變。』

這對昔日戀人如今早已各有自己另一半。毛舜筠有疼愛她的丈夫區丁平,哥哥亦有好朋友唐生。毛舜筠在接受訪問時,更是大讚哥哥的另一半是個好人。毛舜筠的這番讚賞令哥哥聽得非常開心,他邊聽邊笑說:『是啊,我們都覺得真的是很好。』

在得悉了張國榮的死訊後,毛舜筠十分傷心,她哽咽地說:『我想講少少,其實這件事……,哥哥走我好難過、好傷心,我失去了一位我很小就已經認識和很疼愛我的好朋友。更難過的是,我曾經很不開心時,哥哥整天陪我談話,他講的話還在我耳邊。』

梅艷芳:最疼愛的小妹

張國榮和梅艷芳都是在20世紀80年代紅極一時的歌手,又同屬於華星唱片公司。同時,兩人在電影《緣分》、《偶然》和《胭脂扣》等多部電影合作無間,還曾多次結伴赴日登台,並以兄妹相稱。兩人還曾多次傳出緋聞,但相信屬於宣傳居多。他們更是常常合作,像早前張國榮親自執導的《無煙草》就找來梅艷芳擔綱女主角。當年張國榮決定退出歌壇,也是跟梅艷芳相約一起退出的。也許正因為彼此熟得像兄弟一樣,他倆在銀幕上的生死戀卻難以在現實中開花結果。

有一次張國榮胃痛的很厲害,但是仍然為梅艷芳做了演唱會的嘉賓,並且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痛苦,事後梅艷芳感動得掉淚。張國榮曾經說過雖然他和梅艷芳私底下不太聯繫,但是他們的默契很好,他們在一起做節目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可以配合的完美無缺。

哥哥是這樣評價梅艷芳的:

『我覺得跟梅艷芳交流得最好,在電影如《胭脂扣》和《金枝玉葉Ⅱ》或是我在她演唱會上當嘉賓等,每次她都跟我配合得很好;演員最重要的是,當你拍這個電影時,你要讓對手感到你入戲。怎樣擦出火花呢?雙方要經常交流,就像踢球一樣,我踢過去,你要把球踢回來。而梅艷芳的敏感度很好,你一動一個眼神,她都很快有反應;梅艷芳在這方面是讓我感受最深的。』

關於梅艷芳的性格,張國榮還說:『阿梅』雙重性格,靜如處子,動若脫免,大家玩起來很快樂,此外,她最有藝術天份。當年梅艷芳與哥哥一直以舞台情侶姿態合唱、拍電影、一齊走埠登台,結伴成長,每次出現有如兩小無猜手拉手,在台上亦會親嘴,梅艷芳一直視他為親哥哥,而張國榮也視她為妹妹,哥哥在訪問中常有談及梅艷芳。

張國榮曾經坦言:『我整天和梅艷芳在一起,梅艷芳很怕黑,我們好像兄妹一樣,我會讓她覺得是在自己房間。有時我會訂兩間可以打通的房間,打開房門,便可照顧對方。因為有一次,我陪梅艷芳去紐約演出,夜晚突然有個人突然闖入梅艷芳房間,差點嚇死!』

在另外一次訪問中,張國榮也曾形容梅艷芳是一個永遠要她作為焦點的女孩子,曾經試過與梅艷芳出席好友聚會,因為他要跟其他朋友寒暄而冷落了她,她就很不開心,他說:『因為她很緊張我,所以我更加要疼愛她。』

張國榮跳樓身亡的消息傳出後,梅艷芳一直沒有出過家門,其好友對媒體透露,這幾天梅艷芳一直以淚洗面,在家觀看香港無線電視台製作的懷念專輯。由於擔心梅艷芳出意外,她的好友只好24小時陪護在她左右。張國榮葬禮上,梅艷芳強忍悲痛出席時的痛苦身軀至今讓大家難以忘懷。

張國榮曾經和梅艷芳開過一個玩笑(其實也不算玩笑)張國榮對梅艷芳說,等我們到40歲,你未嫁,我未娶,我們就在一起。結果他先去世了,在他走後,梅艷芳一直沒有出過家門,在家裏以淚洗面為哥哥念經祈福,沒想到03年她也去世了,那一年她剛好40歲。

鞏俐:親密無間的搭檔

因為陳凱歌導演執導的電影《霸王別姬》有了張國榮和鞏俐第一次的合作機會,之後張國榮與鞏俐又有了多次愉快合作經歷。兩人不僅是工作上的夥伴而且變成私下的交心好友,當知道張國榮出事的消息後,鞏俐一度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在事後接受採訪時被問到怎麼看這件事,鞏俐稱從來不覺得張國榮是個想不開的人,對於張國榮選擇輕生一事,鞏俐說:『他應該是生病了!因為以前我們一起工作時,他的個性很開朗,雖然他在演藝事業上很成功,但他仍舊很努力,一直覺得他給了我們一個好榜樣。』

張曼玉:夢中情人

《緣份》是張國榮主演的浪漫愛情電影,這部電影也是張國榮與張曼玉的首次銀幕合作,影片中與二人有著剪不斷理還亂三角關係,現實生活中張國榮一直把張曼玉當做是自己的『夢中情人』。

張國榮曾經形容張曼玉青春又有活力,在各項運動中,總有散發不盡的魅力,叫人刮目相看。正是由於張曼玉的這種獨特優雅的氣質深深烙印在了張國榮的心中,然而這一切只能生活在張國榮的夢中。

與張國榮相識20年的好友張曼玉一直沒有正式談過自己對張國榮的感覺,但是在張國榮離世一個月後,張曼玉在法國著名雜誌《電影筆記》中親筆寫下20年來對張國榮的看法以及今後對張國榮的承諾。張曼玉以《親愛的哥哥》作為文章的標題,文中還提到,張國榮是她這輩子見過最美麗也最完美的一張臉。

張曼玉:親愛的哥哥

記得當我第一次見到他,我告訴自己:『這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漂亮的一張面孔!』那是1984年的春天,當時我才19歲,主演我第二部電影《緣份》,主角是Leslie、阿梅和我,19年後,這部電影的記憶已經褪色了,但難忘的是,這部戲是一個當時知名度平平的男演員踏上真正星途的起步點,那首主題曲非常受歡迎亦印證了廣東流行曲的新紀元,之後Leslie很多歌都登上流行榜,亦可正確地說,香港電影打出國際名堂他出過不少力。

雖然我們合作無間,我們卻從不是很親密的朋友,因為我們性格和世界觀很不同,但這無妨我欣賞他的美貌,以及他在電影中散發的敏感和作為一個歌手的才華。

記得《阿飛正傳》的某夜班戲, 我特別注意到一件事,我們正準備拍當晚最後的一場戲,當時已臨近天光,那場戲講述我的角色回到那個傷了她心的男人家裏,執拾私人物品,鏡頭是向著我的,你只會看到他的背部,而最後他會離開鏡頭返回房間,當時每個人都很疲倦,我們心中只想著一件事,便是早點拍完可以回家睡覺,當工作人員忙於打燈及準備鏡位時,我看見Leslie獨個兒的在彩排,他要練到那走向走廊盡頭的腳步聲最準確為止。

《阿》片是早期同步錄音港產片的其中一部,當時Leslie已經意識到這些細節對整部電影及演員的重要性,這件事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我必須承認我已靜靜的向他偷了師,在我日後的電影中大派用場。

我很佩服他的勇氣,香港的名人甚少願意公開自己的性傾向,當這個社會對美女的要求仍是:廿二歲、臉孔光潔無瑕、不能曬黑,手手腳腳連指甲也要修飾得盡善盡美的時候,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多年來狗仔隊不斷向他施壓迫他出櫃,而他甘願冒上事業上最大的險(他的擁躉是年輕人)站出來,沒有覺得半點可恥驕傲地說出他的性取向,我記得當時我對自己說:『Leslie,我替你高興!』

從個人的角度,我想憶述一下我與他的最後兩次見面,第一次是在去年好友上山安娜的婚宴上,那是一個盛大的宴會,Leslie是很少出席這麼多人的場合,我覺得很意外在那裏遇上他,為了避開人群我們找了一處近酒吧的地方聊天,我聽助手Teresa (她亦是Leslie的助手) 說他狀態欠佳,所以我有點擔心他,我們說到關於生命、關於健康、關於他的抑鬱病越來越嚴重的事。談到最後他說:『我非常渴望跟你再合作,但可能我已經不夠英俊扮演你的情人。』我當時很震驚,我不能想像一個向來自信心十足的他會說出這樣的話,我想找些說話安慰他,告訴他他一直都是很棒,但偏偏在那時有人找我拍照,當我趕回酒吧找他時,Teresa告訴我他已走了。

我最後一次見他是去年年尾,我們與一些熟朋友一起出席陳自強的晚宴,我要去如廁他說要陪我,終於我們可以詳談了…, 一個有趣的地方、有趣的談話,是Leslie炮製出來的。第二天的中午,他叫Teresa 請我打電話給他,我們繼續再談 ~ 談話的內容他希望保密。最後他對我說這個美好的人生是我應得的及叮囑我保重,我們道別後便掛了線。

親愛的Leslie,我答應你我會聽你的話盡力做到最好!

鍾楚紅:最默契的好友

對於鍾楚紅,張國榮認為,『紅姑』是公認的性感女神,雖然豪放、爽朗,但待人關懷而細心,是一個談得投契的朋友。

鍾楚紅是張國榮生前最為默契的朋友,在張國榮的心目中,鍾楚紅是性感女神,雖然她豪放爽朗,但是待人真誠細心。鍾楚紅非常符合張國榮的審美標準,可惜一切皆是命中註定!

鍾楚紅曾經再一次訪談中談到張國榮,說張國榮很關心自己,在拍戲最辛苦時,張國榮會在自己身邊如同拍同一套戲,張國榮甚至會給鍾楚紅斟茶倒水,很會照顧人。其實張國榮對工作中的每個人都是一樣,都是這麼照顧,他是一個很有童真的,很會體諒人、呵護人的好男人。

林青霞:最親密的友人

林青霞是張國榮生前好友之一,兩人因合作《白髮魔女傳》而結緣。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大家之所以叫張國榮哥哥,是因為林青霞是姐姐。

1996年,張國榮在紅館開演唱會,林青霞親自捧場。張國榮在台上與黎明合唱了電影《白髮魔女傳》主題曲。 恰巧《白》女角林青霞坐在,Leslie(張國榮)即說:這首歌送給青霞吧!

林青霞筆下的張國榮:

拍戲的幕後工作人員稱呼我為『姐姐』,稱呼張國榮為『哥哥』,我猜想他們也許認為我們兩個是特別需要被寵愛的。

1993年我們一起拍《東邪西毒》和《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那個時候我們倆都住在灣仔的會景閣公寓,總是一起搭公司的小巴去片場。有一次,在乘車途中他問我過得好不好,我沒說上兩句就大顆大顆的淚珠往下滾,沉默了幾秒,他摟著我的肩膀說:『我會對你好的。』從那一刻起,我們就成了朋友。

2003年3月的一個晚上,我吃完晚飯約施南生看電影,她說她剛好約了張國榮看電影,她要先問問『哥哥』再打電話給我,我心裏納悶,幹嘛要先問他,就買票一起去看好了。

在『又一城』商場戲院門口的樓梯上方,他靠在牆邊對我微笑,那笑容像天使,我脫口而出:『你好靚啊!』他靦腆的說剛剪了頭髮。

我們看的是《紐約黑幫》,這部戲太殘忍、太暴力了,我看得很不舒服,散場後走出戲院,他摟著我的肩膀問我:好看嗎?我搖搖頭。就在他的手臂搭在我肩膀的時候,我被他顫抖的手嚇得不敢作聲。他很有禮貌地幫我開車門,送我上車,就在我對他那異於往常的紳士風度感到疑惑的時候,他已經關上了車門。我總覺得不對勁,回家打個電話給南生,問她Leslie(張國榮的英文名字)怎麼了,她說:『問題很大!』我瞭解狀況之後,斷定他得的是憂鬱症。

南生說他的許多好朋友試了各種方法,看了許多名醫都沒有用。我聽說大陸有一位醫生不管你生什麼病,只要用他的針一紮就好,希望能說服他去試一試。那段時間正是SARS最盛的時候,所以就把這事給擱置了。沒想到從此以後,除了在夢中,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4月1日晚飯後南生告訴我Leslie出事的惡耗,我捶胸頓足:『為什麼不幫他安排!為什麼不幫他安排!』其實也不知道那位醫生對他會不會真有幫助,但還是一再地責怪自己。

Leslie走後,幾乎每一位朋友都為自己對他的疏忽而懊惱不已。他是被大家寵愛的人,他也寵愛著大家。歲月太匆匆,轉眼之間他走了6年了,今日提筆寫他,腦子裏泛起的盡是他那天使般的笑容。

王祖賢:銀幕上的最佳情人

生活中的王祖賢選擇了齊秦來作為她的理想對象,而她在銀幕上的最佳情人卻非張國榮莫屬。在楚原導演的《偶然》中,他們締結了一段『紫色的浪漫』,而在怪客大導徐克的《倩女幽魂》中,『寧采臣+聶小倩』的神仙組合更是羨煞了世間的癡情男女。

王祖賢是張國榮銀幕上的最佳情人,兩個人合作的影片已經成為了現如今港片的經典,尤其是徐克導演的《倩女幽魂》中,寧采臣和聶小倩形象更是深入人心。王祖賢曾經爆料自己在《倩女幽魂》中『妖氣』太重,差點嚇哭張國榮,王祖賢還說,張國榮當時非常年輕,讓他和果子狸、蛇演對手戲,他嚇得都快哭出來。不過很可惜,張國榮與果子狸的對手戲並沒有出現在成片裡。

劉嘉玲:很特別的朋友

張國榮與劉嘉玲合作過很多次,85年港姐比賽,張國榮和劉嘉玲合唱的演出場面至今還讓眾人懷念不已。對於張國榮來說,劉嘉玲是一個特別的朋友。劉嘉玲也曾多次表示,張國榮私底下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他又調皮又貪玩,但對工作總是要求做到最好,對朋友好到沒話說,但是他又需要有人去愛他。其實張國榮是個既堅強又脆弱的人。張國榮去世那一年,那一次追悼會上,劉嘉玲哭得一度不能自已。當時她戴了黑墨鏡,看不到臉,但是鏡頭照過她鼻子紅紅的,整個人憔悴不堪。

張柏芝:最提攜的後輩

張國榮對演藝圈的後輩非常的照顧,張國榮曾與張柏芝合作過音樂電影《左右情緣》,他們相差20多歲飾演情侶卻十分相配。後來哥哥想導演李碧華的《我家的女人》電影版,覺得張柏芝十分適合演女主角,但最終沒開拍。後來沒什麼合作。 《異度空間》做宣傳時,哥哥曾情有獨鐘的說:『我永遠都會喜歡柏芝和霆鋒,現在就多了個林嘉欣,香港觀眾最喜歡看靚仔靚女做戲,有貌有才有實力,我看好他們。』

張柏芝說過,在她發生車禍住院的時候,哥哥常去看望她,為了讓她早日康復,哥哥還把自己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送給了她。張國榮去世後,張柏芝十分哀慟,覺得如果不是護身符離開了哥哥就不會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