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建邁出實質性步伐 亞投行的超46國「朋友圈」

亞投行的超46國「朋友圈」。

亞投行3月31日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截止日期。截至31日下午18時,提出申請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的國家總數已達46個,其中30個國家已成為正式的意向創始成員國,亞投行。

重量級『朋友圈』:遍佈五大洲 G20占13席

根據新華網報導, 作為大陸倡議設立的亞洲區域新多邊開發機構,亞投行去年10月啟動籌建時,首批簽約的意向創始成員國,包括大陸、印度、新加坡等21個國家。不到半年,絕大多數成員是亞洲國家的亞投行,突然『火』了起來:

3月12日開始,七國集團中的英、德、法、意四國先後提交申請,希望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隨後,申請的名單越來越長,南韓、澳大利亞、丹麥、荷蘭、巴西、埃及、芬蘭、俄羅斯……。

亞投行究竟會有多少個意向創始成員國,最終會在4月15日見分曉。但仔細分析目前46個提出申請的國家,其強大陣容足見亞投行的魅力所在。

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已占四席:大陸、英國、法國、俄羅斯。

G20國家中已占13席:大陸、印度、印度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法國、德國、義大利、英國、澳大利亞、土耳其、南韓、巴西、俄羅斯。

按大洲分,亞洲30國,歐洲12國,大洋洲2國,南美洲1國,非洲1國。

多國紮堆加入:分享亞洲機遇 爭搶『話語權』

亞投行的朋友圈中,既有新興市場國家,又有發達國家;既有區域內國家,也有區域外的國家;既有世界主要經濟體,也有中小經濟體。近期一波又一波國家紮堆加入亞投行,究竟為什麼?

『全球經濟的重心正在東移,亞洲經濟的發展帶動了對基礎設施的強大需求,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很大,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市場,大家都想參與這個市場。』中國社科院世界政治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姚枝仲說。

據專業測算,到2020年,亞太地區道路、電力等基礎設施市場的資金需求規模將高達8萬億美元,而現有的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多邊機構都沒有辦法滿足這個資金需求。

對於申請國而言,3月31日是一個分水嶺。只有截止日期之前提出申請的國家,才能成為亞投行的意向創始成員國。

『較之普通成員,意向創始成員擁有很多優勢。』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金燦榮介紹說,創始成員可能擁有一個永久的執行董事位置,執行董事就有發言權。創始成員國還會擁有更多投票權,並有望優先獲得融資支援。

多國紮堆加入還有一個現實考慮,即儘早參與制定亞投行的『遊戲規則』。陸財政部消息,3月30日至31日,對章程制定至關重要的亞投行第三次談判代表會議在哈薩克舉行。很多國家趕早加入亞投行,就是為了能以創始成員國身份與會,參與章程制定等實質性問題。

富國』加入的『雙刃劍』:降低融資成本 考驗運營水準

隨著英、德、法、意等發達國家齊刷刷宣佈加入亞投行,隨之而來的一個現實問題是:它們會給亞投行帶來什麼?『這些富國加入,有助於提高亞投行信用評級,降低成本。』姚枝仲說,西方大國的信用評級較高,不少是AAA資質,它們的加入會提升亞投行的資信水準,降低融資成本。

成員多了,如何兼顧公平和效率,如何確保透明,是亞投行必須解決的問題。要避免國家之間因利益分配等產生矛盾,就需要在貸款資金分配方面力求透明公正。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說,發達經濟體加入亞投行,可能吸引到更多優秀人才,他們會帶來一些先進的理念,確保打造一個高標準、有效率、透明的亞投行。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張宇燕指出,加入亞投行的這些國家處於不同的經濟和金融市場發展水準,其國際合作理念和文化傳統有差異,且每個國家的利益訴求也不盡相同,這些分歧可能體現在章程制定、管理運營等多個環節,考驗著亞投行和大陸政府。

比如,在制定章程階段,亞投行區域總部花落哪裡?高管名額怎麼分配?這些問題都會引起成員國的激烈競爭。

大陸股權:不以老大自居 利益共分享

關於亞投行的諸多懸念中,有一個已有答案,即根據去年10月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亞投行總部將設在北京。但股權分配、大陸是否行使一票否決權等問題依然是熱點。

官方消息明確,亞投行的股權分配將以GDP為基礎,其中亞洲成員的股權占比可能在70%到75%之間,亞洲以外國家分配剩餘的25%到30%股權。這意味著大陸成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基本已成定局。當然,隨著成員國數量增加,每一個國家的股份比例都會下降,大陸也不例外。

『大陸作為第一大股東將為亞投行提供必要的資金,第一大股東的地位不是特權,而是責任,是擔當。』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的這番話,實質向外界表明,大陸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將會遵循國際通行准則,不會以老大自居,而是平等待人,有事好商量。

正是大陸秉承的這種有錢不任性、有事好商量、規則大家定、利益共分享的正確義利觀贏得了越來越多國家的信任。

儘管有一些阻力,大陸一直表示亞投行是個開放、包容的平台,並與美國、日本等國家保持溝通。正是這種務實而真誠的態度,打消了很多國家覺得加入亞投行就是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的疑慮,才出現過去十多天西方搶搭亞投行『末班車』場面。

與現有多邊機構的關係:補充完善 而非顛覆

在不少西方國家宣佈申請加入亞投行後,有些聲音質疑,大陸是在現有多邊國際機構之外『另起爐灶』,在挑戰現有國際金融秩序。

『亞投行將是一個帶有明顯時代特徵的多邊開發金融機構,它對世界銀行、亞行是一個補充,而不是替代,是對現有國際金融秩序的完善和推進,而不是顛覆。』金立群說。

亞投行不以減貧為主要目標,而是要投資準商業性的基礎設施,實現亞洲地區的互聯互通。這一定位也得到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行、亞行等機構的支持,他們一致認為與亞投行之間合作的空間很大。目前,世行已與亞投行在新機構的標準、框架制定等方面展開合作。

30日,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特別代表、財政部長雅各•盧也表示,美方期待在促進基礎設施發展方面同亞投行合作。

而對於美國等西方大國質疑的亞投行運營標準和保障政策問題,大陸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已多次表示,亞投行會借鑑吸收現有多邊國際機構的好做法,但也會摒棄一些官僚主義和過於繁瑣的做法,不走彎路。『亞投行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為主導的多邊開發機構,未來會更多考慮發展中國家的訴求。』

亞投行『時間表』:年中簽署章程 年底正式運營

從目前已知的資訊看,距離年底亞投行開張運營,至少還需要一次談判代表會議,爭取年中完成章程談判並簽署,之後經成員國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亞投行。這是財政部給出的亞投行籌建『時間表』。

從架構上說,目前,中方作為亞投行發起方和東道國擔任談判代表會議的常設主席,承辦會議的成員國擔任當次會議的聯合主席。秘書處從專業角度為章程談判提供技術支援,金立群為秘書長。

『治理結構將是亞投行章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目前各方正在進行磋商。』樓繼偉介紹,亞投行將設立理事會、董事會和管理層三層管理架構,並將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確保決策的高效、公開和透明。

成立後的亞投行將以何種理念運營?金立群透露,亞投行的核心理念是精幹、廉潔、綠色。亞投行將是高度精簡的機構,專業人員全球招聘,堅決杜絕機構擁堵;將對腐敗實行零容忍度;將促進綠色經濟和低碳經濟的發展,實現人類和自然和諧共處。在31日亞投行接受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最後幾個小時,還有哪些國家會搶搭『末班車』,全球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