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價值千萬的汗血寶馬 有多神奇?

汗血寶馬。

汗血馬又叫阿哈爾捷金馬。原產地在土庫曼。產於土庫曼科佩特山脈和卡拉庫姆沙漠間的阿哈爾綠洲,是經過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馬種之一。因其奔跑時脖頸部位流出的汗中有紅色物質,鮮紅似血,因此而得名。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張騫出使西域,歸來說:『西域多善馬,馬汗血。』故在中國,兩千多年來這種馬一直被神秘地稱為『汗血寶馬』,而在中國的歷史文獻中被稱為『天馬』或『大宛良馬』。

根據頭條網報導,汗血馬身高一般在一百五左右,常見的毛色有淡金、棗紅、銀白及黑色等,頭細頸高,四肢修長,皮薄毛細,步伐輕盈。最大的特點是速度飛快,非常耐渴,即使在50攝氏度的高溫下,一天也只需飲一次水,因此特別適合長途跋涉。在1998年一場賽程為3200公里、賽期60天的比賽中,54匹參賽的汗血馬都堅持到了終點。在古代文學著作中,汗血寶馬能夠『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一般來說,馬的極速是每天150公里左右,最多也不過200多公里,而汗血寶馬的最快速度記錄為在平地上跑完1000公尺僅用1分07秒,其速度之快的確令人驚嘆。

歷史上,不少專家學者都對汗血馬的『汗血』現象進行過考察,也曾提出過不同的觀點。清朝人德效騫在《班固所修前漢書》中將『汗血』解釋為『馬病所致』。他認為,有一種寄生蟲特別喜歡寄生於馬的臀部和背部,它能鑽入馬皮內,因而馬皮在兩個小時之內就會出現往外滲血的小包。德效騫的這種觀點得到部分外國專家的認同。但現代科學也對這種寄生蟲還一無所知。

另外有學者認為,汗血寶馬在奔跑時體溫上升,使得少量紅色血漿從毛孔中滲出,出現『汗血』現象。反駁這一觀點的人認為,如果『汗血』真是血漿流出所致,那每一次『日行千里』或『夜行八百』就要讓一匹寶馬血流盡而死。而汗血寶馬發源地的土庫曼的養馬專家稱,汗血寶馬的皮膚較薄,奔跑時,血液在血管中流動容易被看到。另外,馬的肩部和頸部汗腺發達,馬出汗時往往先潮後濕,對於棗紅色或慄色毛的馬,出汗後局部顏色會顯得更加鮮豔,給人以『流血』的錯覺。這一解釋更能讓人們接受。

中國對『汗血馬』的最早記錄是在2100年前的西漢,漢初白登之戰時,漢高祖劉邦率30萬大軍被匈奴騎兵所困,兇悍勇猛的匈奴騎兵給漢高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而當時,汗血寶馬正是匈奴騎兵的重要坐騎。

漢武帝元鼎四年(西元前112年)秋,有個名叫『暴利長』的敦煌囚徒,在當地捕得一匹汗血寶馬獻給漢武帝。漢武帝得到此馬後,欣喜若狂,稱其為『天馬』,並作歌詠之:『太一貢兮天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騁容與兮跇萬里,今安匹兮龍為友。』僅有一匹千里馬不能改變國內馬的品質,為奪取大量『汗血馬』,西漢政權與當時西域的大宛國發生過兩次血腥戰爭。最初,漢武帝派百餘人的使團,帶著一具用純金製作的馬前去大宛國,希望以重禮換回大宛馬的種馬。

來到大宛國首府貳師城(今土庫曼阿斯哈巴特城)後,大宛國王也許是愛馬心切,也許是從軍事方面考慮(因為在西域用兵以騎兵為主,而良馬是騎兵戰鬥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不肯以大宛馬換漢朝的金馬。漢使歸國途中金馬在大宛國境內被劫,漢使被殺害。漢武帝大怒, 遂作出武力奪取汗血寶馬的決定。西元前104年漢武帝命李廣利率領騎兵數萬人,行軍4000餘公里,到達大宛邊境城市郁城,但初戰不利,未能攻下大宛國,只好退回敦煌,回來時人馬只剩下十分之一二。

3年後,漢武帝再次命李廣利率軍遠征,帶兵6萬人,馬3萬匹,牛10萬頭,還帶了兩名相馬專家前去大宛國。此時大宛國發生政變,與漢軍議和,允許漢軍自行選馬,並約定以後每年大宛向漢朝選送兩匹良馬。漢軍選良馬數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馬3000匹。經過長途跋涉,到達玉門關時僅餘汗血馬1000多匹。汗血馬體形好、善解人意、速度快、耐力好,適於長途行軍,非常適合用作軍馬。引進了『汗血馬』的漢朝騎兵,果然戰鬥力大增。甚至還發生了這樣的故事:漢軍與外軍作戰中,一隻部隊全部由汗血馬上陣,敵方人數眾多,刮目相看。久經訓養的汗血馬,認為這是表演的舞台,作起舞步表演。對方用的是矮小的蒙古馬,見汗血馬高大、纖細、勃發,以為是一種奇特的動物,不戰自退。

汗血馬從漢朝進入中國一直到元朝,曾興盛上千年,但是為什麼後來消失無蹤。從史料看,當時,引進的汗血馬數量相當大,雌雄比例也比較適中,進行繁殖是可行的。但是由於大陸的地方馬種在數量上占絕對優勢,任何引入馬種,都走了以下的模式:引種——雜交——改良——回交——消失。在這一過程中,『汗血馬』因自身的缺點而造成後人的棄用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汗血馬雖然速度較快,但是它體形纖細,相對說起來負重能力不強,在古代冷兵器時代,士兵騎馬作戰,身批甲胄、手提兵器,總重相當大,更願意選擇粗壯的馬匹。並且由於馬具的原因,汗血馬不能駕轅,而粗壯的蒙古馬則無此劣勢,最後幾乎所有從中亞、西亞引入的這種馬都歸於消亡。

汗血馬從古至今繁衍生息,從未斷過血脈,但總數量仍非常稀少,總共只有3100匹左右,其中2000多匹都在土庫曼,每匹的價格均在人民幣1000萬元左右,被土庫曼奉為國寶,將其形象繪制在國徽和貨幣上,並當做國寶贈送他國。

『大陸人民喜愛汗血馬,將之譽為天馬』,2014年5月份,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一同出席世界汗血馬協會特別大會暨大陸馬文化節主席會議時表示,汗血馬已成為中土友誼的使者和兩國人民世代友好的見證。

當晚,習近平與別爾德穆哈梅多夫從人民大會堂移步至勞動人民文化宮,正是在這裡,習近平接受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代表土方贈與中方的一匹汗血馬。

中國馬業協會副會長、中國馬術協會新聞委員會主任、央視馬評員蔡猛參加了活動,因亮相時間短,當時沒看清這匹馬的特徵。『愛馬心切』的蔡猛28日特地到馬房想一睹其真容,但馬房經理『含糊其辭,顯得很神秘』。

中牧集團下屬的國家汗血寶馬中心經理趙鳳龍傳給蔡猛一張現場圖片,只見這匹作為國禮的汗血馬呈現金黃色,這在馬中非常少見,是汗血馬獨具的顏色。『陽光照射下會閃光,金黃在大陸人的感覺中也很吉祥』,蔡猛說。

2002年和2006年,土庫曼分別贈送時任大陸國家主席江澤民和胡錦濤汗血馬『阿赫達什』和『阿爾喀達葛』,前者全身黑亮,後者也是『參蹄踏雪』的黑馬。此次係土庫曼首次贈送大陸金色汗血馬。

目前這匹馬的名字、年齡等資訊尚未公佈,但蔡猛肯定這是一匹公馬,且是左後蹄為白色的『一蹄踏雪』,『走出來後身體比例很恰當』,他形容這匹馬的部分特徵:頭顱清秀,脖頸很長,身體姿態優雅,協調性和平衡性好。

向最親密和尊貴的朋友及外國領導人贈送阿哈爾捷金馬,是土庫曼人千年來一直保留的傳統。土庫曼獨立後,曾向歐亞國家首腦贈送阿哈爾捷金馬,包括法國前總統密特朗,俄羅斯前總統葉爾辛和現任總統普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