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冬奧規劃場地的見聞與思考:很任性?其實很務實

圖為3月28日,國際奧會評估委員會主席亞歷山大·茹科夫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

國際奧會評估團3月28日結束了對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2022年冬奧會的實地評估考察。評估委員會主席茹科夫在結束考察後表示,『北京有能力成功舉辦2022年冬奧會』。

根據新華網報導, 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冬奧會,得到了國民的高度認可與支持,但也引發了一些疑問:大陸缺乏雄厚的冰雪運動基礎,花巨資大量興建冬奧場館,冬奧會結束後會不會造成巨大的浪費?是為了申辦而申辦嗎?會不會太『任性』?

到底有多少大陸人愛滑冰滑雪?申辦冬奧會到底要建多少場館?這些場館以後怎麼利用?帶著一連串疑問,記者進行了實地調研。


圖為3月26日,國際奧會評估團在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縣的雲頂滑雪場考察。

申冬奧的『新模式』

『金蓮花』、『野玫瑰』、『狼毒花』……,這些美麗的『花兒』,其實是張家口崇禮雲頂雪場不同滑道的名字。很多滑雪愛好者已經在憧憬:如果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冬奧會成功,以後咱就能在冬奧冠軍馳騁過的雪道上一展身手了。

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冬奧會,有許多『新模式』,例如投資模式多樣化,又如充分依靠社會力量進行場館建設與賽後利用等。

從北京驅車大約兩個多小時,一路在長城的陪伴下,來到申辦冬奧會規劃的主要雪上專案比賽場地——崇禮。河北省張家口市下轄的崇禮縣,距離北京200餘公里,是大山掩映中的一座小城。記者不久前來到此地時,儘管已經是2014到2015雪季的尾聲,在崇禮雲頂雪場,仍然有不少中外滑雪愛好者。

雲頂雪場聘請溫哥華冬奧會和索契冬奧會的規劃設計團隊進行規劃設計,無論是已建好的雪場、酒店還是預留的區域,都按照世界一流水準來規劃建設。目前雲頂擁有30條雪道、5條野雪道以及追逐賽公園等,『金蓮花』等雪道獲得國際雪聯賽事資格認證。

如果2022年冬奧會申辦成功,崇禮賽場將產生50枚金牌,其中大部分比賽計劃安排在雲頂雪場,雲頂大酒店將作為賽區媒體酒店。屆時,只需要對現有的場館稍加改造,既節約投資又避免了賽後場館利用難題。簡而言之,是『現成』的。

根據北京冬奧申委的規劃,雪上專案的主要場地就計劃設在崇禮縣,只有少量專案規劃在北京市的延慶,冰上專案將完全由北京賽區承擔。

北京冬奧申委副秘書長、新聞宣傳部部長王惠介紹說,2008年奧運場館遺產的充分利用是北京賽區的最大優勢。除新建一個國家速滑館外,其他所有冰上專案如冰球、冰壺等比賽場館,都將在已經建成的國家體育館、五棵松體育中心、首都體育館、國家游泳中心舉行,相關場館只需進行簡單改造。而冬奧會開、閉幕式也計劃安排在承擔過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的國家體育場『鳥巢』進行。

在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記者瞭解到,如果申辦冬奧會成功,那裡屆時將承接冰壺比賽,泳池會被臨時填平,然後改造成冰壺比賽場地,不需大改大建,『水立方』就能變身『冰立方』。

『以運動員為中心、可持續發展、節儉辦賽』是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冬奧會的三大理念,與《奧林匹克2020議程》高度契合,得到國際奧會的高度肯定。

國際奧會評估委員會主席茹科夫評價說:『我們很高興看到,北京2008年夏季奧運會留下的寶貴遺產,將在2022年冬奧會繼續發揮重要作用。』除了場館之外,北京2008年奧運會留下的人才和經驗,也將使『節儉辦冬奧會』落到實處。


圖為滑雪愛好者在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縣的雲頂滑雪場滑雪。

『小康社會』與冰雪運動

在崇禮,隨處能夠看到申辦冬奧會的標誌。但改變這座小城的,不是申辦冬奧會,而是冰雪運動——在成為申冬奧規劃場地之前,崇禮就已經成為大陸北方、尤其是華北地區的滑雪勝地了。

在雲頂雪場,不少身著鮮豔滑雪服的滑雪愛好者從賽道上飛馳而下,然後直接滑至纜車處,再登上山頂,一氣呵成。記者詢問多位滑雪人士,他們中絕大多數來自北京。縣城街道與雪場外面,也停滿了京牌車。出租出售滑雪用品的店鋪連成一串,滑雪公寓、度假村、農家樂比比皆是。

崇禮曾經是一個貧窮的塞外山城,當地人曾經被頻繁的降雪困擾:一個雪季累計積雪厚度達1公尺左右,存雪期150多天,山裡人行動很困難。但是獨特的區域小氣候,如今給當地帶來了豐富的滑雪旅遊資源。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投資者看中崇禮獨特的氣候條件和山地優勢,開始開發滑雪產業。2003年以來,多家中外企業到崇禮開發雪場,如今已有萬龍滑雪場、長城嶺滑雪場、多樂美地滑雪場、雲頂滑雪場等,吸引了大量滑雪愛好者。

記者在雲頂雪場碰到來自北京的李冰,他這樣描述滑雪的感受:『初學的時候,整個坡就我一個人,有些感到恐懼的同時,又覺得有種征服感;學會滑雪後,很享受。非常刺激!非常爽!特別適合年輕人!』

在崇禮各個雪場,小孩很多,都是父母帶著來滑雪的,他們比成人學習速度更快。來自北京的凌齊悅雖然只有6歲,但上了七、八節課後,已經敢滑高級道了,她的父親還只能滑中級道。在這裡的雪場,一家人來滑雪的很多,連當地的酒店都設置了家庭度假模式,不少房間裡專門配備了供孩子住的高低床。

雲頂雪場工作人員楊欣璐是崇禮人,在北京的大學畢業後,留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看著老家的滑雪產業越來越紅火,她辭職回到家鄉。

『我第一次看到崇禮有外國人,是在2003年,有人告訴我,這些外國人是來滑雪的,當時我還想:滑雪有這麼大的魅力嗎?居然吸引了外國人來我家鄉滑雪?』楊欣璐回憶說,『現在崇禮人看到外國人,已經不新鮮了。當然,更多的大陸人像外國人一樣愛上滑雪了。』

日漸壯大的大陸中等收入群體,成為滑雪運動的愛好者。密苑雲頂樂園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肖煥偉說,這幾年每年來滑雪的年輕人數量約有16%的增長。他自信地說:『這麼多的年輕人加入,我估計在7年以後,大陸的滑雪愛好者規模,不會輸給世界任何一個國家。』

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之下,大陸冰雪運動前景光明。王惠說,不管申辦是否成功,規劃在北京城區的國家速滑館,都是要興建的,『這個規劃早已納入了我們體育設施的建設計劃,因為老百姓們對欣賞高水準的冰上運動專案和參與冰上健身的需求越來越旺』。


圖為滑雪愛好者在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縣的雲頂滑雪場滑雪。

張家口的夢想

滑雪深刻改變了崇禮,崇禮人因此更加期待2022年冬奧會申辦成功。

距離雲頂雪場兩公里的太子城村,規劃為申冬奧成功之後的奧運村。54歲的村民吳斌說,以前村裡很窮,連口糧都解決不了,現在來山裡滑雪的人多了,村裡種的圓白菜也能賣個好價錢,近年來每年收入在3、4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他兒子吳曉宇在雲頂雪場索道工作,合同工,每月基本工資1500元,還有三險一金,吃在公司,『以前討厭雪,現在喜歡雪』。

2014年,一場百年不遇的冰雹打光了吳家種的圓白菜,『幸虧兒子有工資收入,否則這一年家裡就賺不到什麼錢了』。吳斌家的院子裡還搭了幾間活動板房,供來村裡打工的外地人住。他期待申冬奧成功,這樣『外面來的人多了,地裡摘把菜也是農民的收入啊』。

太子城村另一位村民李果,65歲,家裡窗明几淨,院子裡拉著彩帶,喜氣洋洋,老人也期待申冬奧成功。他憧憬以後到北京城逛一逛:『高鐵修通了,太子城村有一站,到北京只要47分鐘……,』

跟農民純樸的願望相比,與北京聯合申奧的張家口,站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和『一帶一路』的戰略版圖中,無疑有更大的雄心。

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冬奧會,是把申辦工作納入京津冀協同發展國家重大戰略中,與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生態建設等緊密結合,促進奧林匹克運動與舉辦城市良性互動、共贏發展。

在28日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有這樣一句表述:『推進構建北京-莫斯科歐亞高速運輸走廊,建設向北開放的重要窗口。』

張家口這座塞外名城,歷史上就是大陸北方重要的物資集散地和對歐貿易的重要陸路商埠,一度中外商賈雲集,帳局票號紮堆,關稅曾占清朝政府稅收三分之一。

作為北方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處,張家口希冀透過申辦冬奧會的機會,加快發展第三產業,重現繁華商業中心的輝煌,讓更多的北京人來這裡,白天滑雪,晚上購物;讓更多的北京人來這裡,休閒、養老、度假。張家口人憧憬:申辦和舉辦冬奧會讓這裡得到更加和諧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