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亞投行七大熱點話題 誰當首任行長存博弈

未來亞投行總部或將在這個區域拔地而起。

隨著6個歐洲國家2015年3月陸續加入大陸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不經意間,亞投行火遍全球。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2014年10月24日,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亞投行的成立奠定了基礎。半年過去,亞投行開始生根發芽。業內預計,這個由大陸倡導,專為亞洲量身打造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將促使大陸在整個亞洲地區以及全球的經濟治理和戰略影響力顯著增強。

二戰結束70年來,美國主導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主宰了世界經濟的發展。在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美、日等發達國家擁有絕對主導權和壟斷權。

國際金融秩序的失衡,使發展中國家的增長受到嚴重制約。全球的平衡增長急需一個新的支點。亞投行的誕生恰如久旱逢甘霖。

截至3月26日,已經有36個國家正式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提交了加入亞投行的申請,合計GDP近30萬億美元,占全球GDP40%。這一大陸主導的多邊金融機構剛起步,就被占全球經濟總量四成的經濟體寄予厚望。

亞投行肩負為亞洲經濟帶來繁榮的使命。接下來,30多個意向創始成員國將圍繞章程談判等一系列現實問題展開磋商。諸如,誰來當亞投行行長?出資額如何分配?大陸將以何種姿態出現?《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接近亞投行籌備人士,詳解關於亞投行的七大熱點問題。

1.總部坐落在北京何處?

太陽還有一樹梢高,3月24日傍晚金融街籠罩在金黃色的夕陽中。在大陸全國政協禮堂附近,一堵水泥牆圍擋著的工地正在施工。傍晚的工地上沒什麼工人,顯得安詳而寧靜。據記者從多個權威訊息源獲悉,未來這裡將成為亞投行的總部。

籌建亞投行首席談判代表會議主席、大陸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3月25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根據2014年10月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各方已一致同意將總部設在北京。儘管亞投行總部落戶北京是順理成章之事,但據參與談判的人士透露,在確定之前,仍然經歷過一番『爭奪』。

在3月23日,有媒體報導稱已成為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的印度尼西亞希望亞投行的總部,落戶自家首都——雅加達。3月25日,印尼駐華大使蘇更•拉哈爾佐糾正道,是希望亞投行的東南亞『區域代表處』設在印尼。蘇更說:『如果總部在大陸,那麼還需要其他的區域代表處辦公室,針對東南亞的可以設在印尼,雅加達是東盟的總部所在地,辦事處設在這裡,我們可以在這裡與東盟成員討論項目。』

據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沙特也曾要求將亞投行總部放在他們國家,以提升海灣國家的金融地位。南韓媒體也曾報導希望能將亞投行總部設在南韓。

著名國際問題研究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向《中國經濟周刊》分析:『像南韓、沙烏地阿拉伯等都是很有競爭優勢的國家。亞投行大家都非常看好,很多國家都想把亞投行總部放在他們家裡去,這對提升國家形象很有好處。』

2.誰會成為首任行長?

就在21個國家的財長和代表在北京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的前一天,2014年10月23日,大陸國際金融公司董事長金立群離任,而他的新職務是大陸財政部亞投行籌備組組長,同時也是現任亞投行臨時多邊秘書處秘書長。

由廣受尊敬的金立群負責亞投行籌備事務,也為這個籌建中的新機構贏得外界信任增分。作為一位老財政人,金立群履歷深厚:歷任財政部世界銀行司司長、財政部長助理、財政部副部長。

但他在國際金融機構任職的履歷為他出任亞投行職位加分不少。1988—1993年,金立群曾在世界銀行任職副執行董事。2003年8月1日,金立群出任亞洲開發銀行副行長,任職5年。他是第一個以副部級高官的身份出任亞開行高管的大陸人。

近期,有關亞投行的高管人選一直備受關注。由於中金公司前董事長金立群、財政部大陸清潔發展機制基金管理中心主任陳歡分別擔任亞投行中方籌備組正、副組長,因此被外界認為將成為亞投行的高管。

匯集中西方經驗,思路開闊,是金立群留給財政部財科所副所長王朝才的印象。他向《中國經濟周刊》分析,『金立群部長作為大陸國家推薦的亞投行負責人,將來如果行長是大陸人,他就是行長職位強有力的競爭者。目前亞投行下一步機制怎麼弄還在商量。畢竟現在是臨時組織,將來行長是誰還沒定。』誰來當行長?博弈顯然存在。

金燦榮說:『英國和德國等歐洲大國進來都是有要求的,至少要給一個副行長,但是副行長沒那麼多,這個時候就要平衡了。以前我們跟著美國走,不用操心太多,現在自己要當老大了,肯定很難,每個國家都有要求,擺平很不容易。』不難想像,自2014年後新加入的意向創始成員國,或將為稀少的亞投行高管職位,展開一番爭奪。

大陸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3月25日透露,目前,亞投行籌建工作已確立了以各國財政部參與的談判代表會議為章程談判主管道、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秘書處)為技術支撐機構的工作機制。中方作為亞投行發起方和東道國擔任談判代表會議的常設主席,承辦會議的成員國擔任當次會議的聯合主席。秘書處從專業角度為章程談判提供技術支援,金立群為秘書長。

對於記者關於亞投行籌備事宜的採訪請求,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副秘書長陳歡在回覆簡訊中表示,目前我們秘書處不接受採訪,我們只做技術工作。

據史耀斌介紹,2015年1月15日至16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在印度孟買舉行籌建亞投行第二次談判代表會議,各方就亞投行章程草案進行了首輪磋商。各方計劃至少再舉行兩次談判代表會議,爭取年中完成章程談判並簽署,之後經成員國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亞投行。

注:此表系《中國經濟周刊》根據目前公開的股份分配原則作出的測算。不代表最終股份分配結果。股份占比分為亞洲國家總占比75%,非亞洲國家總占比25%;每個國家按照GDP 規模分配股權份額。★為非亞洲國家份額。澳大利亞雖未正式提交加入申請,但政府已表態將在3 月加入。各國GDP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IMF

3.創始國股權如何分配?

在英、法、德、意等國齊刷刷宣佈將加入由大陸主導的亞投行,日益龐大的隊伍讓外界『亮瞎眼』,接下來,現實的問題是:創始國的股份如何分配?

在日前舉辦的大陸發展高層論壇年會上,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說,亞投行的法定資本金是1000億美元,初始階段的資本將達500億美元,這其中亞洲國家的占股將達到約75%,非亞洲國家將占25%左右。

非亞洲國家占股之所以比較低,金立群解釋說:『當我們邀請發達國家,特別是歐洲國家參與進來的時候,我們主要不是希望他們多出錢,而是希望歐洲國家的加入能夠在公司治理、技術支援等方面貢獻經驗和智慧,促進這個機構的發展。』

金立群表示,在美國、日本等一些大國沒有參與之前,為了保證股本金達到一定規模,使亞投行能夠如期開張運行,在初創階段大陸的出資額可最高達50%,這是根據亞洲地區各經濟體的體量確定的。

2014年10月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提出,各意向創始成員將以國內生產總值衡量的經濟權重作為各國股份分配的基礎,記者根據目前已透露加入亞投行意向的37個國家經濟總量,對可能持有的股份數進行估算。結果顯示,大陸占股39.29%,仍是最大股東。其次是印度,占股7.98%。排在第3、4、5、6、7位的是剛加入進來的德、法、韓、英、意四國。

如果有新加入的意向創始國,不可避免的,大陸占股還將稀釋降低。但仍是大股東。根據經驗,大股東是享有一定特權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美國在這兩個組織中都是第一大出資國,均享有第一大股東的一票否決權。

金立群對此強調:『「第一大股東」的地位不是特權,而是責任、擔當。作為一個在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大國,大陸將遵守國際通行准則,不會以老大自居,而是平等待人,有事好商量,儘量以達成一致的方式決策,而不是靠投票權決定。今後,隨著更多國家的參與,大陸將會單方面稀釋自己的股份。』

不過對於大陸是否擁有一票否決權,史耀斌表示,亞投行將按域內和域外劃分其成員,隨著成員國數量的逐步增加,每一個成員的股份比例都會相應下降。所謂中方尋求或放棄一票否決權是一個不成立的命題。

4.歐洲國家為何爭相來『投』?

截至2015年3月26日, 已由包括奧地利、盧森堡、瑞士等7個歐洲國家正式向大陸政府提交了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的申請。

此前從3月12日開始,富國俱樂部七國集團中的英、德、法、意四國先後提交了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的申請。誰也不曾料到,幾個美國的歐洲盟友,突然表示要一起加入亞投行。這讓原本清一色是亞洲國家的亞投行,瞬間熱鬧了起來。

欣喜之餘,疑惑也就產生了:歐洲大國如此馬不停蹄地加入亞投行,圖什麼?『是對經濟利益的考慮。』大陸財政部財科所所長劉尚希一語道破。

根據亞開行的測算,從2010年到2020年,亞洲地區每年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將達到7300億美元,而現有的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多邊機構都沒有辦法滿足這個資金需求。

『現在全球經濟的重心正在東移,大家都已經看到了這個趨勢。亞洲經濟的發展帶動了對基礎設施的需求,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很大,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市場,大家都想參與這個市場。』劉尚希告訴記者。

金燦榮指出,英國憑藉在國際金融方面的領先地位,它的判斷力很好,在全球資本過剩的情況下,投資機會成了稀缺資源,而亞洲是少數擁有大量投資機會的地區,所以英國現在進入亞投行成為意向創始成員國,在未來投資機會最好的地區,至少有個優先投資權。

有專家分析,亞投行的背後是新舊金融秩序的結構性衝突。在關鍵時刻,英國等歐洲發達國家加入,符合歐洲和大陸各自的最大利益。歐洲國家可以借此進一步開拓亞洲市場。當前歐洲本身經濟是停滯的,中東、非洲、拉美的政局不穩定,在亞洲擁有一席之地,符合歐洲國家自身利益。

其實根據中方表態,亞投行的大門始終開著。史耀斌介紹說,各方商定將2015年3月31日作為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截止日期,之後需要兩周時間徵求各意向創始成員國的意見。因此,意向創始成員國數量最早4月15日才能確定。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請加入的國家今後仍可以作為普通成員加入亞投行。

金燦榮介紹說,意向創始成員和普通成員還是有區別的。意向創始國有一些優勢條件。首先可能擁有一個永久的執行董事位置,執行董事就有發言權,以後新進來的普通成員每年都要進行選舉產生執行董事;其次是優先給意向創始成員提供融資。

『優先提供融資對歐洲意義不大,因為前期投資主要是給區域內的創始國,但未來比如英國遇到困難時,它作為創始國可以優先獲得貸款。創始國是有一定好處的,但對歐洲來講,現在主要是擁有發言權。』金燦榮說。

5.美國、日本如何盤算?

受經濟利益和話語權驅動,僅僅三四天時間,美國的諸多盟友都相繼違背美國的意願,主動要求跟大陸『混』。這令美國的處境日益尷尬。 在此之前,美國國務卿曾對南韓外長說,不要急於加入大陸領導的銀行。同時也對澳大利亞和一些亞洲國家施壓。最新的消息是美國的態度略微溫和,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希茨3月23日稱,美國歡迎亞投行來增強國際金融結構,世界銀行與亞投行的合作會確保國際金融體系保證其一貫的高標準。

而針對美國始終『放在嘴邊』的亞投行的標準,英國《金融時報》評論員沃爾夫撰文譏諷道,作為世界銀行的前員工,美國或許應該審視下世界銀行在對非洲一些國家的援助上的不光彩行為。

3月26日,全球金融期貨之父、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榮譽主席Leo Melamed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論壇現場談到亞投行時表示,他認為美國加入亞投行的動作太慢了,不加入是愚蠢的。

『美國自己說的話不會這麼快就改了,美國加入估計得指望下一屆政府了。』劉尚希判斷,美國本屆政府是不會加入了,下一屆政府倒有可能。特別是即便歐巴馬政府作出了加入亞投行的決定,也可能會被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給否決。

相比美國,據《日本經濟新聞》3月25日報導,日本政府認為亞投行無法充分保證組織運營的透明度以及融資審查的公平性,尚達不到日本加入的條件。日本將觀察對亞投行持慎重態度的美國的動向以及亞投行的運營機制,在2015年6月底之前作出是否加入的決定。

日本《東京新聞》報導稱,日本不要急著加入,因為即使成為創始成員國,大陸的主導權也不會被削弱,日美還不如抓緊推動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

6.亞投行給大陸和亞洲帶來什麼?

著名國際問題研究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表示,亞投行對於大陸的好處有兩個:第一個是經濟上的,可以為大陸巨大的基建產能開拓市場,現在房地產降溫,大陸強大的基建產能出現問題,如果亞投行成立了,作為一個國際公共平台,可以幫大陸把剩餘產能推銷出去。

第二是大陸主導的亞投行對一個國家進行投資, 肯定有助於大陸與這個國家的關係。這不僅有助於大陸提升戰略影響力,還讓大陸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提升發言權。

金燦榮分析稱,對亞洲國家來講,最關鍵的是發展,發展的關鍵是基礎設施投資,而亞投行正好適應了這麼一個需求,所以它應該是一個共建、共用、共管的一個精神,本質上是有雙贏的性質的。

有了錢,投向哪裡?據媒體報導,亞投行成立後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投入『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其中一項就是從北京到巴格達的鐵路建設。

除了傳統意義上的『鐵公基』項目(鐵路、公路、機場、橋梁、水利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未來亞投行的投資將不完全局限於基礎設施領域,也包括節能減排項目等,農業也會是一個投資方向;同時,亞投行不僅僅青睞創建型的綠地投資,還會包括跨境並購,參與一些前景看好的現有項目改造。

7.亞投行如何成為平衡發展的新支點?

亞投行在成立之初,就已經確定了側重於基礎設施建設的定位。這跟現有的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強調以減貧為主要宗旨並不一致。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說:『亞投行是國際發展領域的新成員、新夥伴,在亞洲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巨大的情況下,由於定位和業務重點不同,亞投行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是互補而非競爭關係。』

目前,日本和美國是亞開行的前兩大股東,分別掌握著15.7%和15.6%的股份份額,儘管2010年大陸的經濟規模就已超過了日本,位列世界第二,但大陸在亞開行的股份僅有5.5%。份額少,又沒有話語權,其實不僅大陸,近年來亞洲發展中國家均對現行國際金融秩序表示不滿。亞投行的誕生無疑會給世界的平衡發展提供一個新支點。

根據規則,無論是世界銀行還是亞洲銀行,要獲得他們的貸款,都要在政府透明度、意識形態等方面透過考核;不僅如此,還有環保、雇傭、招投標等方面的多種要求。

樓繼偉表示,亞投行將設立理事會、董事會和管理層三層管理架構,並將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確保決策的高效、公開和透明。目前各方正在認真研究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治理模式和經驗,並廣泛聽取包括非成員國和其他多邊開發銀行在內的有關方面意見。

金燦榮說:『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洲開發銀行有一個共同的毛病,就是很官僚主義,貸款非常慢。我們設立亞投行就是希望在這個方面有一些突破,提高貸款的效率。』

成立亞投行與大陸經濟和亞洲經濟的快速發展密切聯繫在一起,財政部財科所劉尚希表示,『經濟發展到這一步,對基礎設施需求很大,大陸的「一路一帶」戰略,也需要有一個專注於基礎設施建設的國際機構。』

亞投行籌建時間表

2013年10月2日
習近平主席訪問印尼,在印尼首次提出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倡議。

2014年10月24日
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北京簽約。

2014年11月28日
籌建亞投行首次談判代表會議在雲南昆明舉行。會議著重討論了亞投行首席談判代表會議的議事規則和工作計劃等事項,並為正式啟動亞投行章程談判做準備。

2015年1月15至16日
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在印度孟買舉行籌建亞投行第二次談判代表會議,各方就亞投行章程草案進行了首輪磋商 。

2015年3月12~25日
英國、法國、德國、盧森堡、瑞士、奧地利等6國官方確認將作為意向創始成員國加入亞投行 。

2015年3月31日
創始成員國申請截止日期。

2015年4月15日
公佈意向創始成員國名單。

2015年中
完成亞投行章程談判並簽署。

2015年底前
完成章程生效程式,正式成立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