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殯葬業亂象背後的職務腐敗 骨灰盒毛利率超50%

漫畫:『鼠患』。

清明臨近,一些地區被曝殯葬收費高昂、暴利驚人,百姓抱怨『死不起』。記者採訪發現,『死不起』的背後是近年來各地殯葬行業職務犯罪高發,且往往是窩案、串案。

根據新華網報導, 例如,在武漢市民政系統貪腐窩案中,武漢城區的三個殯儀館中有兩個涉案。武昌、漢口兩個殯儀館的多名負責人,均因殯葬用品採購等方面的貪腐落馬。此外,還有一些殯儀館的火化工、運屍工互相勾結,一旦被查也是『一鍋端』。

骨灰盒毛利率輕易超50%,不收回扣成異類

大陸國家發改委和民政部2012年出台的《關於進一步加強殯葬服務收費管理有關問題的指導意見》中規定,包括遺體接運、存放、火化、骨灰寄存等必需的基本服務,收費標準由各地價格主管部門按照非營利原則,根據財政補貼情況從嚴核定。

記者採訪瞭解到,遺體存放、火化等『基本服務』利潤空間很低,但『選擇性服務』的操作空間較大,有些殯儀館主要依靠售賣骨灰盒、靈堂出租等衍生服務或產品來獲取利潤。因此,一些殯儀館甚至設置不許喪戶家屬自帶骨灰盒等『霸王條款』,以此增加收入。

據業內人士介紹,一個成本價在2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到300元的普通骨灰盒,普通市場售價500元左右,但經過多方疏通進入殯儀館後,售價能攀升至上千元,毛利率起碼超過50%。而售價數千上萬元的骨灰盒,利潤率超過100%則很常見。

據透露,骨灰盒要想進入殯儀館銷售,銷售貨款能否及時結算,都得打通殯儀館館長這個核心環節。武漢市青山區殯儀館原館長李莉因多次收受骨灰盒等供應商賄賂,去(2014)年10月一審被判5年6個月。辦案法官介紹,已查明有4家殯葬用品供應商為打通與殯儀館的供貨管道,向李莉行賄總計13.5萬元。李莉供述稱,在採購骨灰盒等方面收回扣是整個行業的風氣,『不收會成為異類』。

江蘇豐縣殯儀館原館長高領任職期間,一方面以每個骨灰盒收15元提成的標準,安排殯儀館銷售人員推銷相應供應商的骨灰盒;另一方面在骨灰盒貨款結算中給予便利,收受結算好處費。他在擔任殯儀館館長10多年裡,先後收受供應商財物22萬元,最終被判刑12年。

武漢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原處長戴建國日前在武漢市中院受審,戴建國是武漢市紀檢系統去(2014)年查處的民政系統25人受賄窩案中的一個。據檢察機關介紹,這起窩案包括武漢市民政局前任局長劉志海、原副局長劉友華,武昌殯儀館、漢口殯儀館的主要負責人,多數存在利用殯葬用品採購、設備建設收受賄賂等行為。

壟斷孳生腐敗,骨灰盒、鮮花、假屍體證明都能斂財

記者採訪發現,受行業審批等因素影響,多地殯葬服務仍以事業單位壟斷為主,骨灰盒、屍體袋、鮮花紙棺等都能成為少數不法殯儀館工作人員的斂財手段。

–指定紙棺、鮮花銷售。不少地區的公辦殯儀館向喪戶出售的紙棺、鮮花等用品,不需集中招標,殯儀館負責人或相關科室就有採購決定權,因此殯葬服務中常用的紙棺和鮮花,成為採購『吃回扣』的核心業務。

廣州增城市殯儀館原館長、原副館長竟和一家紙棺材供應商合夥辦廠,生產紙棺直供增城殯儀館,7年間兩名館長各自從中受賄25萬元。河南開封市殯儀館鮮花服務部老闆甘某從2009年至2012年,為讓殯儀館關照其鮮花業務,按月營業額的7.5%至10%,向開封殯儀館業務組員工累計行賄20多萬元。

–虛開發票躲避監管。為遏制殯儀館在喪戶自選服務中亂收費,不少地區民政和物價部門均要求,殯儀館銷售相關殯葬用品只能在採購價基礎上最高加價30%。不少殯儀館為擴大利潤,往往在發票、賬目上做手腳,借此中飽私囊,逃避職能部門監管。

去年初落馬的山東沂南縣殯儀館原館長張峰,被查明在2004年至2012年在購買屍體袋中貪汚3.7萬多元。據張峰供述,殯儀館購進的屍體袋價格為每條15元,他每條收取兩元的回扣。實際上每條屍體袋殯儀館售價為40多元,明顯違規。他和供應商串通,『降低』採購數量,提高採購單價,躲避監管處罰。

–製造假屍體和假證明。近年來,各地假火化、真土葬現象頻現,其中不少涉及殯儀館工作人員從中獲益。山東沂南縣殯儀館4名火化工與兩名運屍工,使用秸稈、棉被、塑膠製造假屍體進行火化,幫助60多個逝者家屬騙取火化證,受賄20多萬元。河南原陽縣殯儀館兩名工作人員利用辦理火化證填寫、發放業務之便,製造假公章和假證明,在32名死者未火化情況下出具假火化證,從中受賄5萬多元。

廣西一家殯儀館負責人介紹,一些地區尤其是農村地區受傳統觀念影響不願火化,但沒有火化證明家屬就無法領取撫恤金、喪葬費,因此家屬想盡各類辦法買通殯儀館的火化工或管理人員作假。

一些地方民政部門和殯儀館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

專家分析認為,殯葬領域貪腐高發,根源在於政企不分、管辦不分。民政部2009年出台的《關於進一步深化殯葬改革促進殯葬事業科學發展的指導意見》中要求,切實轉變政府職能,堅持管理與經營分開、監督與經辦分離,實現殯葬服務經營的公平、誠信,殯葬管理監督的公開、公正。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區殯儀館屬於民政部門下屬的二級事業單位,甚至作為管理執法部門的民政局殯葬管理處與殯儀館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如此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致使現金充裕的殯儀館極易成為民政部門的小金庫、少數領導的提款機。

安徽涇縣民政局原局長吳福寶曾為購買基金、股票、首飾,直接向下屬的殯儀館索要51萬元;武漢新洲區民政局原局長張火金,直接從殯儀館挪用60萬元用於歸還個人賭債。

武漢市民政職業學院教授鐘家旺說,喪葬領域可分為殯儀服務、遺體火化、公墓經營三大塊,遺體火化由於涉及防疫、治安等因素,目前多地並未對社會資本完全放開,但殯儀和公墓都可經民政部門審批,民間投資興辦經營。而在實際操作中,社會資本興辦殯儀館往往在審批等方面遇到一些障礙,導致殯儀館在當地形成壟斷,引發公眾不滿。

湖北安陸市4名群眾去年向當地民政部門申請興辦一家殯儀告別廳,被告知『尚無法規支持』,始終未能獲批,試運營期間被民政部門叫停,引發當地群眾對民政部門不批准民間投資是幫公辦殯儀館壟斷經營的質疑。

廣西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周可達認為,治理殯儀館貪腐亂象,除加強殯葬行業職業規範監督外,應從加快殯儀服務市場化改革入手,推廣殯儀基本服務政府『買單』,選擇性服務專案充分市場競爭,如此才能壓縮殯葬行業的『任性』空間,使殯葬服務價格回歸理性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