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京「北漂」憶北京:在這個城市既歡樂又憂愁

北京。

已經回到湖北老家當公務員的張靜,不管對那段北漂經歷還是對如今的老家生活,都持『擁抱』的姿態。『當時就想出去走走,填志願的時候,拿著招生目錄隨便翻了翻,就定了北京的高校。』張靜回憶還是學生時候的自己,『對北京會很好奇,覺得美好的生活就要展開。』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因為這份雄心壯志,2009年畢業的張靜『沒想過回去』,找了份工作,還和大學的4個朋友住在一起。『5個人,兩室一廳的房子,28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個月。』張靜說,『把客廳改成房間就擠得下啦。』

『因為都是同學,我覺得住在一起熱鬧。』房子雖小,留在記憶裡的卻不是擁擠。每到週末,『在北京其他地方工作的同學都會去我們那兒看電視,每次客廳都坐滿了人。因為大家都是同學,說話不用像在群租房裡那麼拘束。』

同樣在北京,同樣剛畢業,劉軍最開始的北漂生活卻『辛苦』很多。來自山西陽泉的劉軍2007年從北京一所專科學校畢業,專業是當時很熱門的數控技術。『如果不是為了等女朋友,我也許就離開北京了。』當年的女友,也是現在的妻子,比劉軍低一屆。

劉軍在學校附近開了一家雜貨店,還請了一個阿姨幫忙照看。在開店的同時,他還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當時考慮自己以後可能要自己做網購,所以就先在電腦公司工作,順便學點電腦技術。開雜貨店只是賺點生活費』。

『那時候,白天到公司正常上班,晚上回雜貨店接著上班,雙休的時候也守在店裡,吃飯都是叫外賣,隨便對付。』劉軍告訴記者,『是辛苦,壓力也有。因為開雜貨店的3萬元本錢是父母給的,我總不能拿這錢打水漂。而且已經畢業了,怎麼可能還找家裡伸手要錢呢?要自己賺錢了!』

一年後,女友畢業了,雜貨店也沒有虧本,『轉掉店面,還剩下4萬元』。帶著這點本錢,又找親戚借了點錢,畢業一年的劉軍和女友又開始做電視購物,後來又順勢轉入網路電子商務。『2009年的下半年開始正式做電商,主要銷售家居用品。』劉軍介紹。

進入電商的第一個月給劉軍印象深刻,『那個月,我基本上有20多天都是在火車上過的。跑市場、看樣品、談合作、瞭解情況,因為剛開始做,又怕被騙,所以都是自己親自跑去看,才覺得靠譜』。

畢業後第三年,劉軍不僅沒有像父母說的那樣『給你三萬元,玩完了回來找個安定工作』,還帶著妻子開始進軍電子商務,『抱著做生意的心態,留在北京打拼』。劉軍評價自己是很理性的人,『到了一個年齡,就做適合那個年齡的事。該做什麼就去做,有些東西,我會很早就考慮』。

同樣,北漂兩年後的張靜,雖然覺得『青春還有揮霍的餘地』,但卻開始思考工作的意義。『你會擔心如果這份工作一直做下去,是不是有意義。每個人留在北京都有自己的考慮,那我留在這個地方,有什麼考慮?』張靜反思,『我做的是文字工作,這個職業並不是離開北京就沒有生存的土壤。』

張靜告訴記者,自己想了很久,都沒有找到留在北京的理由。『當時有認識的廣告專業同學規劃很明確,她說自己會奮鬥到35歲,再離開北京,回家鄉辦個小公司。物質基礎和技術經驗都有了,地方城市的產業需求過幾年也起來了。』張靜說,『對比一下別人,自己有點慌張。』

張靜就開始『偷偷』準備公務員考試,張靜一直等到應考的部門說可以去上班了,才辦理北京單位的離職手續,『連同事都覺得好突然』。

張靜形容自己離開北京的時候,又輕鬆又感嘆。『快走的時候,也和當初留在北京一樣,雄心滿懷的,因為又要接受一種新生活,沒有很多心理負擔。』

但離開的那天,張靜卻和朋友發了很長的簡訊,講了一路關於『主客顛倒』的感觸。『以前放假回家,覺得還要馬上回京的,回家反而變成了一種偶然,但那次離開,就覺得要和它斬斷了似的,覺得一切都沒什麼關係了。』張靜說,『但你最美好的時光卻留在了這個城市。這裡有朝夕相處7年的朋友,他們曾是你生活的重心。』

王雲2008年從北京一所高校畢業,一直在外面遊歷似地體驗生活,在北京和天津工作一年,又在成都工作三年,最後回到家鄉青海,成為西寧市的公務員。王雲畢業時的想法就是『不回家,但也不準備在北京待太久』,而想『去外面多轉轉,瞭解不同的風土人情』。

在北京讀完書,又在北京參加工作,『有很多關係好的朋友,如果說離開這裡最捨不得什麼,就是他們。』王雲說,『但掙錢是為了生活變得更有意思,而在北京,我找不到那種愜意。』

在外面奔波10年左右,王雲『想回家了,家裡有親人,朋友再多也比不上親人』。和張靜一樣,王雲開始考公務員,沒有告訴原單位,只是不停地請長假,直到面試通過。

現在,張靜和王雲都在家鄉當公務員,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雙休的時候終於不用為『去哪個人少的地方,坐哪一趟人少的車出行』而煩惱,也再不會出現『一年只能看到父母一兩次』的狀況。

張靜告訴記者:『在這樣的體制下,工作必須要一步一步走,每次上升都有一定的時間點,而不可能是坐火箭。公務員的工作是慢慢成長的過程,需要不斷積累經驗。』張靜對這個過程的評價是,『很累,但會有一種安定感,小城市有它自己的便利和生活態度。』

張靜喜歡觀察周邊人的生活,她說能感覺到這些人『心裡的快樂』,給自己也帶來積極的心靈感應。『也不後悔曾經的北漂生活,那是在當時的環境下,自己最願意的選擇。只有經歷過不同的生活,並有過從學校到社會的過渡,看事情的眼光才有了差別。』

『很慶幸自己有過北漂的經歷,眼界開闊的人更懂得開開心心、享受生活。』張靜回憶,『剛上大學,從地方小城到北京,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整天雄心勃勃的,也相信自己注定會有番與眾不同的、轟轟烈烈的事業。』張靜說,在北京的6年,是一個從『這就是我的城市』到『這完全不是我的城市』的過程。

劉軍對此有同樣的感受,『在學校的時候,以學生的身份面對社會,離校以後,以社會成員的身份又該怎麼面對社會?這期間發生的很多事情,都在鍛煉你。』

直到2010年,劉軍還在北京堅持做電商,但生活成本在加大。『那年10月,我考慮把倉庫搬到妻子的老家浙江金華,浙江也是電商的天下,大環境更好。』兩個月以後,這個想法就被『想幹啥就抓緊幹啥』的劉軍實現了。

『在北京也有很多朋友,但更適合喝酒吃飯。』劉軍說,『而在浙江,認識的很多朋友是實實在在做生意的,有在開店的,有開工廠的,交流起來,資源更多。』劉軍給兩個城市的評價是:『北京,給別人打工的人才多;但在浙江,自己做老闆的多。』

劉軍正在想把公司再遷到杭州,『因為杭州的電子商務環境更好,市場氛圍更好』。他說,如果以後跟孩子說北京印象,那就是『在這個城市既歡樂又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