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探訪90後遺體化妝師:社會忌諱也不會轉行

圖為3月31日,廣西柳州市殯葬管理中心遺體化妝師正在為遺體化妝。

『社會上很多人對我們這樣每天與死亡打交道的人心存忌諱。』廣西柳州市殯葬管理處23歲的遺體化妝師劉力(應受訪者要求化名)說,但其從未考慮轉行,只希望能讓逝者更有尊嚴。

根據中新網報導,3月31日早上8時30分,柳州市殯葬管理處5名遺體化妝師準時到崗,開始一天的工作。他們當中年紀最大的52歲,『90後』劉力是年紀最小的一位。

當天,有23具遺體需要處理,劉力和同事們將從冷藏庫裡搬運遺體、核實身份,接著給逝者穿衣化妝。一百八的劉力,長得眉清目秀,2013年畢業於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現代殯儀技術與管理專業,一直從事殯葬行業。

『我喜歡這份工作,給逝者穿衣、化妝的每一步,我都希望自己能夠做得更細緻,讓他們走得安心。』劉力說。打粉底、畫眉、抹腮紅、塗唇彩……,對於一個年輕女孩子來說,是一個變美的過程。但對於一名死者來說,卻是遺體化妝師為他們生命最後裝扮的美麗。

工作台上,擺著一個調色盤、幾支畫筆、一些化妝品、顏料,和一些消毒用品。劉力小心翼翼地用酒精棉絮為遺體清潔面部,上粉底、打腮紅、塗唇彩……,最後,遺體透過升降機直接運送到追悼廳,劉力和同事一起完成這莊嚴而肅穆的一步。

但這份劉力喜歡的職業他並不想讓很多人知道。『你們可以拍,但是請不要拍到我的正面可以嗎?』當記者要用相機記錄劉力的工作情景時他說,『我不希望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困擾。』

受中國傳統觀念的影響,社會上對於與『死亡』有關的事物都敬而遠之。『很多人都忌諱,這是一種社會現象,所以我一般很少走親訪友。』劉力工作結束時說,『我最擔心去到別人家時正好發生不好的事,讓他們以為是我帶來的霉運。』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是,殯葬行業男生找對象有點難。』柳州市殯葬管理處業務科火化車間副主任曾洪全告訴記者,『即使劉力長得帥,他也有點擔心。』

正在柳州市永定殯儀服務有限公司實習、今(2015)年20歲的劉雙陽,有著同樣的困擾。『我女朋友就是因為我工作的專業分手了!』劉雙陽說,當女朋友的母親得知其從事殯葬行業,極力反對,最後兩人不得不分手。

即便帶來一些困擾,劉力和同事們從未想過轉行。『我會繼續在這個崗位幹下去,朝著電影《入殮師》精細的水平努力,讓逝者更有尊嚴。』劉力說。已經從事遺體化妝十餘年的劉新榮則表示,『如果我們不去做,那麼這些去世的人如何體面地走完最後一程?』


圖為3月31日,廣西柳州市殯葬管理中心遺體化妝師正在為遺體化妝。


圖為遺體化妝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