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抗癌女交警去世 住院期間工作鬧鈴仍每天響起

趙瀟莉生前執勤照片。

33歲的雅安『抗癌女交警』趙瀟莉1日上午9點22分,因病重搶救無效去世。她當交警15年,一直在基層一線工作。生病後,她一直帶病工作,直到病情惡化不得不住進醫院。

根據四川新聞網報導,1日下午3點,記者在趙瀟莉雅安的家中見到了她的家人。親人回憶起她,說得最多的是她的執著、勇敢、敬業。趙瀟莉的母親說起了一個細節,在女兒生病住院期間,她手機上設置的工作鬧鈴每天都會在上午和下午響起兩次。

趙媽媽說,3月31日晚上,女兒默默地刪掉了鬧鈴,就像知道今天就會離開一樣。趙瀟莉離開之後,趙媽媽為她換上了警服。她說,她下輩子還要當員警。

摸得到的腫塊 患病後仍奔赴工作一線

趙瀟莉2013年3月感覺到自己身體出現異常。『每天都覺得累和疲憊。』一向陽光健康的她並沒有引起太多重視。還沒來得及去醫院好好檢查,4月20日,雅安廬山發生地震,趙瀟莉帶病到工作一線。當時,她就在雅安通往震中生命通道的入口崗亭處,指揮眾多車輛有序進出災區。就這樣,她帶病工作一個月。

趙瀟莉2013年5月的病情已經加重,她下腹部內的腫塊用手就能摸到。『我當時用手摸了摸,有拳頭那麼大。』趙媽媽告訴記者,當時家裡人都有些擔心,便催促她到醫院做檢查。她被確診為胃腸道惡性間質腫瘤,2013年6月,趙瀟莉做了手術。醫生告訴趙瀟莉的家人,這種病的復發率高,即便做了手術,也會復發。

『手術之後,她在家裡只休息了1個月左右,就開始閒不住了,鬧著要回去工作。』趙瀟莉的丈夫彭凡清楚老婆的性格,也就沒有去勸。他心疼老婆,到交警一大隊去找領導,希望能夠讓趙瀟莉到相對輕鬆的崗位。『她還是那麼強,又去站馬路了,做一線工作。』彭凡說,作為員警的身份很佩服趙瀟莉,但作為老公的身份,他很心疼。


趙瀟莉生前照片。

生病住院期待回崗 手機鬧鈴每天響起

趙瀟莉的病2014年5月27日,再次復發,這一次,她的家人內心開始恐懼。醫生說,她腹腔內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肝、腸、胰腺。趙瀟莉這一次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但她內心很樂觀,一直相信可以治好。

據趙媽媽回憶,去(2014)年12月27日,趙瀟莉的腹部開始出現腹水,整個肚子都大了起來。這一次,趙瀟莉的身體情況讓她無法再繼續工作,她回到了家裡。『她還是那麼勇敢和樂觀,每天大著肚子也要一個人下樓去散步,我們都知道她想快點回去上班。』趙瀟莉的堂妹趙漾說起自己的堂姐,她說到了兩個詞:勇敢、樂觀。

今(2015)年2月16日,趙瀟莉住進了醫院,腹部積水嚴重,每天要做2000多毫升的體外引流。家人分批到醫院照顧趙瀟莉。趙媽媽一直記得,趙瀟莉生病住院後,經常都會握著兩個拳頭,嘴裡念叨著:『我要加油,我要戰勝』。

『她的求生慾望很強烈,始終都相信自己的病會好。』趙媽媽告訴記者,女兒住進醫院後,手機上設置的工作鬧鈴每天都還是會按時響起。每天早上7:20響一次,中午2:20響一次。這兩個時間點都是趙瀟莉平時的上班時間,她在住院期間也一直沒有刪,她心裡期待著重回崗位。


趙瀟莉生前照片。

穿著警服離世 下輩子還要當警察

33歲的趙瀟莉病重1日上午9點22分搶救無效離世,家人為她換上了警服。趙媽媽說,趙瀟莉走得很突然,在她離開之前還要強著自己吃藥,結果因為手沒有力氣,把藥粉灑在了身上。趙媽媽給女兒換上了乾淨衣服。『換完衣服10分鐘,她就走了。』

家裡人都很瞭解趙瀟莉對工作的執著,因為她是真喜歡這份工作。據趙媽媽介紹,女兒從小就有員警情結,在她15歲初中畢業時,她毅然選擇了去讀警校,她想當員警。1999年7月,趙瀟莉從涼山警校畢業後,如願成為了一名女交警,一做就是15年。丈夫彭凡告訴記者,在雅安市交警支隊直屬一大隊女子中隊解散的時候,趙瀟莉的一些同事都選擇離開一線工作崗位,但她仍然選擇繼續。

彭凡說,從他98年在派出所實習遇見趙瀟莉時,他就感受到了她的執著、倔強、和對員警工作的喜歡。『只要她認定的事,就會一直堅持去做。』彭凡還記得,趙瀟莉跟他說過這麼一段話:『我站在路上,指揮著車輛通行,就像指揮者千軍萬馬,這裡就是我的舞台。』

趙瀟莉給人留下敬業的印象,彭凡說,那是因為她很純粹地喜歡這份兒工作,支撐她的是一種職業榮譽感。『所以,當她有選擇讓自己輕鬆的時候,她還是站回到馬路上。』


趙瀟莉生前照片。

人物印象:
丈夫:第一次見面就被她的執著打動

趙瀟莉的老公彭凡在家中看著照片牆懷念老婆。照片牆上掛著他倆從1998年相識到2005年結婚的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有一個故事。『這張照片是2005年在蒙頂山上的兩棵連根樹下照的,追了她8年,她答應嫁給我。』在結婚儀式上,彭凡給了趙瀟莉一個承諾:『我要照顧你一輩子。』

彭凡1998年在派出所實習的時候遇到趙瀟莉,那時他19歲,趙瀟莉16歲。第一次見面,彭凡就已經被這個身材高挑,長相清純的女孩子吸引。『她很可愛,做事很執著。』彭凡被趙瀟莉打動後,就一直開始追求她。

結婚後,兩人因為工作原因,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每週都會騰出一天來互相交流。他們倆的關係像夫妻又像哥們兒,有時會因爭論交警和刑警誰才是第一警種,而吵得面紅耳赤。兒子林林(化名)的性格像趙瀟莉,堅強又倔強。彭凡說,3月29日那天,兒子去醫院看望趙瀟莉。一進趙瀟莉的病房,眼淚就包起了,一個人一趟子就跑到了外面。外婆緊跟追了出去,看到林林一個人在抹眼淚,說『這個病怎麼會找我媽媽?』彭凡走過去安慰兒子,並問他為什麼要跑出來哭,冰冰說,『我不能當著媽媽的面哭,她會難受。』


趙瀟莉生前執勤照片。

同事:相識10年 是領導也是好姐妹兒

任怡和趙瀟莉相識10年。2005年,雅安市交警支隊直屬一大隊成立了女子中隊,趙瀟莉成為了第一任中隊長。在趙瀟莉任中隊長不久,任怡被調入女子中隊,她說自己初到中隊非常不適應,趙瀟莉的熱情幫她度過了難關。

『我剛到中隊因為不適應工作沒胃口吃早飯,她知道之後硬是要把自己帶的早餐分一半給我。』任怡說趙瀟莉不光對自己好,對待女子中隊的其他同事也很細心。在女子中隊任職期間,趙瀟莉看到年輕的協警在辦公室沒有喝水,便自己掏錢為辦公室裡每個人買了一隻杯子,每次協警們外出巡邏的時候,趙瀟莉便為每個人倒好水,在他們巡邏結束後,挨個監督他們喝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