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北京醫生的一天 28小時的忙碌與堅守

北京醫生的一天。

早上7點10分的北醫三院門診樓前已經門庭若市,熙攘的人群忙著掛號、候診,消化科的二線醫生索寶軍也已經趕到醫院,準備開始28小時的連續工作。提起二線醫生很多人都很陌生,此二線非彼『二線』,對於消化專科疑難危重患者的診斷、治療、搶救及突發事件的處理和指導,瞭解科內新入院病人的全面情況,指導、檢查及督促一線值班醫生的工作這些都是二線醫生的職責範圍。

根據新華健康報導,記者帶您一起經歷急診的各種消化重病人,各種急診內鏡治療,病房的各種忙碌。

7:45 索寶軍的工作從科室交班與病房交班開始,由醫療總值班、護理總值班分別報告醫療、護理主要指標與情況。前一天消化科收治的危重病人、新入院病人、搶救病人、手術病人、糾紛病人情況等是必須交班的核心內容。

8:30早交班結束後,索寶軍就從消化科另一位專科二線醫生王迎春手裡接過了院內著名的小靈通,透過這個電話,急診及其他科隨時請會診,隨時諮詢,通知病人住院。所有等待住院的病人都有該聯繫方式,可以隨時詢問住院情況,大概每天接上百個電話。索寶軍拿到小靈通的一瞬間,電話就響了,是急診接收了幾名有消化道症狀的病人,催著他趕快去會診。

9:15『嘔血100ml,腹痛,噁心。』在掌握了急診門診的描述的基本病情後,索寶軍醫生立刻到留觀室檢查病人情況並給出治療方案。當聽到要做胃鏡檢查時,小黃(化名)同學面露難色,極力在解釋自己不能接受胃鏡。『儘管胃難受,但人們對於胃鏡檢查的恐懼遠遠大於胃病的痛苦,』對於小黃的反應索寶軍已經料想到了,只能一再安撫他,並最終說服他去準備做胃鏡。索寶軍解釋說,目前來說檢查胃病效果最好和最準確的手段就是胃鏡。

10:40在處理完急診的三位病人後,索寶軍被急呼回到門診6層的內鏡中心。此刻的內鏡中心候診區已經座無虛席,不少人還在向診療室內觀望,希望儘快排到自己。

10:50 這是外科一位急性腸梗阻患者需要下小腸減壓管緩解腸梗阻,在胃鏡協助下將小腸減壓管放至空腸,將蒸餾水注入到減壓管前端的球囊裡,保證減壓管向小腸方向走,不會脫出到胃裡。由於該管很長,要保證管子清潔,而且患者做過胃部手術,解剖結構改變,找到正確的腸腔並送入減壓管難度大,時間長,這次操作最後由4名醫護人員完成,時間用了20多分鐘。(放置小腸減壓管常規需要兩個醫生一個護士,而一般的胃鏡需要一個醫生一個護士)

11:30 又是一個急診電話,搶救室需要進行全院會診,索寶軍急忙趕到了地下一層的急診搶救室。一般出現危急重症,合並多系統損害和多科情況時,就需要由首診科室申請,醫院醫務處組織多科專家會診,這種情況幾乎每天都有。

所有需要留觀的消化疾病的患者每天都要消化科二線查房會診,包括留觀室和搶救室,還包括其他科合並消化科疾病者,同時,消化科二線還需要安排當天的急診專科檢查和治療。如:胃鏡、腸鏡、ERCP等。由於患者情況危急,除了索寶軍以外,當天的三線李淵副主任醫師也趕到了搶救室。

急診搶救室裡,相關科室的醫生在討論患者治療方案。

12:00 索寶軍醫生上午的工作還沒有結束,再一次從急診轉戰回到6層的內鏡中心協助消化科副主任黃永輝做經內鏡逆行性胰膽管造影術(ERCP)操作。ERCP是指透過十二指腸鏡在插至十二指腸降部,找到十二指腸乳頭,由活檢管道內插入造影導管至乳頭開口部,注入造影劑後x線攝片,以顯示胰膽管的技術。在ERCP操作中最危險的就是x線損傷,每次操作都得穿著重達15公斤的鉛衣,醫生和護士還必須帶腰托,來支撐鉛衣的重量,否則長時間站立,腰椎很容易損傷。索寶軍透露說,據不完全統計,大部分消化科的醫生都有腰間盤突出。

13:00 匆匆吃完午飯,索寶軍還沒來得及坐一下,就來到二病區統計病房的空床,消化科有60張病床,分別收胃腸疾病和肝膽胰疾病。每天上午住院醫生會開出第二天出院的床位,二線醫生就要在中午登記出來,並利用中午時間電話通知門診等待住院的患者住院。

14:20重症監護病房(CCU)通知索寶軍會診一個心梗合並腹瀉的病人。

14:50 急診新來了嘔血的患者,索寶軍第三次衝向了急診搶救室。一天中索寶軍要不斷穿梭在二病區病房到地下一層急診室,再到門診六層消化內鏡室以及外科病房樓之間。她告訴記者每次值班她的計步器都會在一萬步以上,樓下樓下就能走夠8公里。

這是位轉診患者,嘔血、便血,經初步診斷為胃癌。索寶軍強調,三院急診接到消化科急症主要是消化道出血,還有重症胰腺炎,急性化膿性膽管炎等等。

15:40消化科針對特殊病例每週會進行一次全科查房,討論疑難危重的患者。這次急診接收了一位病人,突發腸梗阻病因不明,反覆檢查沒有發現梗阻部位。後因血鈣異常,懷疑多發性骨髓瘤,在進行PET/CT檢查發現全身骨質密度低,伴多發骨質破壞,經骨穿確診為骨髓瘤。以腸梗阻為首發表現的骨髓瘤患者很少見,這次專門邀請了血液內科、放射科的醫生一起會診、討論。

21:30 在進行完消化科8、9層病房夜間查房後,索寶軍還需要整理和登記今天一天接收的所有病人的資料,準備第二天交班。同時消化科二線電話保持暢通,隨時準備去急診搶救室進行治療,白天的一幕幕再次重演。

二天的工作主要內容就是在內鏡室做胃鏡檢查及治療,幾乎整個上午要做十多台胃鏡。胃鏡檢查是透過病人喉部的前端部,將外直徑約8至9公釐導像管順勢插入,如果實在難以忍受,可能會加上口服局部麻醉劑,將不適感降到很低。消化科周麗雅主任在做完胃鏡後又為患者進行了腸鏡檢查。她解釋說,由於腸道狹長,褶皺多,一般內鏡檢查的漏診率在13%左右,所以每次腸鏡檢查退鏡時間都不會少於7分鐘,以儘量降低漏診率。

從內鏡2室出來,索寶軍醫生又轉身進入內鏡3室,此時消化科副主任丁士剛正在進行ESD手術。ESD是內鏡黏膜下剝離術治療,主要是針對早期消化道癌、癌前病變及中重度異型增生患者。一次性完整切除直徑>2cm的黏膜病變,對手術標本可進行準確的病理診斷,術後復發率也較少,創傷小。

就醫提示:一日三餐在餐館解決,燒烤麻辣燙、辛辣厚重的口味、高鹽高熱量、吸煙飲酒這些不良生活方式,都在破壞胃腸道的正常功能,損傷胃黏膜,導致胃炎、胃潰瘍等疾病,甚至增加癌變幾率。長期上腹不適,反酸燒心,噯氣,伴或不伴有消瘦,建議進行胃鏡檢查。對於抵觸胃鏡檢查的人,可以選擇經鼻的超細胃鏡或全身麻醉下的無痛胃鏡,降低不適感。

記者手記:記者離開時,索寶軍還在內鏡室進行胃鏡操作,她的這個班是從前一天早晨7點45開始的,要一直上到第二天上午12點多。每次下班回家後索寶軍必須睡覺補眠,以迎接第二天的高強度工作,但是緊張的情緒使她必須依靠安眠藥物才能入睡,第二天卻要不斷喝咖啡來提神。

索寶軍解釋,其實二線醫生就是住院總醫師,其特點就是每週6~7天工作,每天24小時內均在病區或在附近,以便隨時在崗,一般期限為1年時間。在大型醫院,都會設置此崗位,其目的是為了承擔較多的工作量,以便得到高強度工作壓力的鍛煉。工作超時、值夜班、沒有午休,大醫院醫生的工作負荷已呈『超載』現象,加上醫生資源緊張,醫院只能兩名二線醫生輪流排班,辛苦程度超乎常人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