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水滸梁山好漢 為何多折在方臘手中?

梁山好漢為何多折在方臘手中?

小時候看水滸,只看到一百單八將排座座,後面一般都不細看,特別是征方臘,每一回,篇後都列出陣亡將佐名單,每看到此,心底都有瑟瑟秋風湧起,或者每一個男人曾經都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有著梁山情結,梁山情結是什麼呢,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四海兄弟是一家。

根據頭條網報導,其實個人認為,大陸的男人,在青少年時代,都很重義輕財,兄弟情誼,常擺在首位,而這其中,梁山的影子,時時可見。梁山泊其實就是一個頗接近於共產主義的所在,當然,現實點說,其實應該是一個烏托邦的世界,一般只能可望不可及,只是,越是讓人類得不到的,就越會讓人嚮往,越會讓人懷念。

一百單八將,天文所載,上應星曜,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梁山之上,兄弟無隙,仿若一家,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有戰一起打,出生入死,同敗官兵,同受招安,同征遼國,同剿田虎,同擒王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征戰數載,不曾折損一員將領,可為何偏偏在南討方臘時,卻屢屢損兵折將,竟至『宋江三十六,回來十八雙。』一百單八員將領,只剩的二十餘人,其中猛將如董平,秦明,張清,史進,張順,石秀等的橫死,更是讓人不勝噓唏!

梁山好漢為何大都折在方臘手中?我總結了幾點,只是憑著自己對水滸的理解:

1、南方地形的複雜。長江中下游一帶,水網龐雜,再往下,崇山峻嶺頗多,和北方一馬平川的平原,有比較大的區別。這一點,在水滸傳倒數第二回(一百一十八回)由神機軍師朱武點的很明瞭,朱武道:『古人有雲:「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我等皆是中原山東、河北人氏,不曾慣演水戰,因此失了地利。須獲得本處鄉民,指引路徑,方得知得他此間山路曲折。』光這一回裡,損失的天罡地煞將領就達到二十四員。

想梁山好漢,在我粗看之下,至少有五六個,由於不會游泳而溺死,金眼彪施恩,獨火星孔亮,通臂猿侯健,金毛犬段景住;而跌入溪中掙扎不得,被亂槍搠死的如猛將項充,李袞,若在平地,百十人近身不得,不想,地形不熟,橫死山澗中,更是讓人不勝感慨。

而死在那崇山峻嶺間的,更是不可勝數,梁山好漢,在北方平原山川,縱橫馳騁,甚至攻城掠地,天下莫敢攖其鋒;然而,到了南方,地形崎嶇,山嶺連綿,隘口眾多,反而讓這群大蟲施展不開。這種依地形而建的隘口,險關,和北方的大城不一樣,能施展和躲避的空間不大,因此,

什麼獨松關,就陷了五虎上將之一的董平,若是在一馬平川的平原上,那兩桿槍殺入萬軍叢中,也不見得會受傷;什麼烏龍嶺,讓慣穿山躍嶺的解珍,解寶也不免跌落身死;昱嶺關更是一戰失陷了史進、石秀、陳達、楊春、李忠、薛永六員將領。

梁山的水軍,一直都占據著很大的優勢,在梁山搞什麼童貫,高太尉的官兵時,那是遊刃有餘,連重兵守護的高太尉,也是手到擒來。然而,在對付方臘的軍隊,卻吃盡苦頭,水軍主力張順被亂槍叢箭射殺水裡,另一主力阮小二在水中自殺,孟康死的更慘,被火炮打做肉泥,算是完敗給方臘的水軍,讓人看了不免悲由心生。

2、水土不服。那楊志才到丹徒縣,就病倒了,後來的張橫,穆弘,孔明,朱貴,楊林,白勝,穆春,朱富,一一因病倒下。我尋思著,還是水土不服。連五虎之一的豹子頭林沖,也不適應這水土,一到杭州,就病倒了。

3、方臘手下的猛將頗多。以往,梁山那種敢死隊的作戰方式,在方臘這頭,還是起作用的,只是,代價也很大,在索超,鄧飛死後,這一點,連吳用都不得不承認,他曾對宋江道:『城中有此猛將(指石寶),只可智取,不可對敵。』

石寶,福州人氏,秀州降將段愷在向宋江介紹方臘的手下實力時,就把石寶和鄧元覺排在前兩位。而石寶在接下來的對陣中,也用實力證明瞭自己的手段,大戰宋江的左右護法呂方郭盛夾擊不敗,錘擊急先鋒索超,刀斬火眼狻猊鄧飛,伏擊喪門神鮑旭,這鮑旭死之日,連李逵這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都放聲大哭,可見,他和李逵之間的默契。後來,在烏龍嶺,又一錘殺死宋江的半嫡系錦毛虎燕順。最後石寶看實在支持不住了,才拔刀自殺而死。

另外,和魯智深打成平手的寶光和尚鄧遠覺,和秦明能鬥三十餘合的方覺,還有厲天閏,司行方,王尚書王寅,可見,方臘的手下,藏龍臥虎之輩極多。

《新水滸》就把方臘濃妝重抹的一翻,原來方臘是被魯智深打下馬來,抓了,這編劇還偏要把這功勞帶在武松頭上,讓他和行者大打一番,然後行者自殘一臂,才抓獲方臘。可見,方臘的實力,也是得到各方認可的。

不管怎麼說,正是因為南方的地形複雜,隘口眾多,而方臘手下的猛將如雲,才讓身經百戰的梁山好漢,也折損大半,應了一句老話,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梁山實力驟減,才讓四大奸賊公然毒害宋江,盧俊義。

換一個角度看,正因為宋徽宗,宋欽宗這兩個大小活寶天天只知道舞文弄墨,玩石頭,鬥蟋蟀,逛妓院,讓奸臣小人充斥朝廷,而像宋江,方臘這樣的好漢都流落民間,朝廷根本沒有太多能征善戰,又能忠心報國的人才,後來的靖康之恥,也就不足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