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女白領花70萬整形失敗 赴韓維權被關看守所

回到上海後的舒雪,先後前往多家醫院進行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其面部神經受損。

舒雪(化名),這個來自安徽的女孩,來上海打拼6年,不但事業有成,而且已獲得赴英國深造的機會。2014年3月,她前往南韓首爾整容,不料這成為她噩夢的開始。此後一年的時間裡,被整成歪嘴的舒雪又先後4次去首爾,希望補救和維權,但卻遭到了院方的粗暴回應。

根據新聞晨報報導,其間,她因妨礙營業罪被關進看守所。丟了工作,留學計劃擱淺,耗盡4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積蓄,而她的臉也經滬上多家三甲醫院診斷為『面部神經受損,或永無可能恢復』。現在的她拒絕與身邊所有朋友見面,也已有一年多沒有回家見過父母,甚至兩次寫下了遺書。

根據去(2014)年底的一份公開資訊顯示,大陸人赴韓整形旅遊近五年激增20倍。南韓整形神話是否真的如宣傳般可信?專家的意見是,不要盲目,不要跟從。

整形失敗
昔日自信女白領如今惶恐不安

黑色連衣裙外裹一件白色羽絨服,頭頂鴨舌帽,面部被口罩遮得嚴嚴實實,戴一副近視眼鏡。鏡片後面,時不時透出緊張、驚慌的眼神。這是記者在舒雪租住的老公房小區內第一次見到她時的印象。

身材嬌小的她全副武裝,她帶著記者穿行到小區最後一排,一路無語。走到自家單元樓下,掏出鑰匙開門,在嘗試了近一分鐘依然無法打開。舒雪的神情變得異常焦急激動。『怎麼打不開!』

記者從她手中接過了鑰匙,輕輕一擰,門開了。『別著急,讓心情慢下來就會好。』面對記者的微笑,舒雪的眼神一直在躲避。進到舒雪的住處,她不忘提醒走在後面的記者『關牢鐵門。』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記者很難想像眼前就是一個曾經領著超過20萬元年薪的女白領的『家』。約10平方公尺的房間裡,床上、小沙發上、桌上,凌亂地擺放著就醫的病例、各種藥品。門口靠牆立著一個大號的旅行箱,上面堆放著幾包南韓品牌的速食麵。桌下的垃圾袋裡還留有隔夜沒吃完的『便當』。在陽台邊的桌子上放著幾瓶各品牌的化妝品,但瓶蓋上已積了厚厚的灰塵。

『以前,我很愛美,喜歡買名牌化妝品,愛穿漂亮衣服。現在,我什麼心思也沒了,要不是需要吃藥,飯都不想吃。』

舒雪,安徽宿州人,30歲的她愛看韓劇,愛模仿女主角的穿衣範兒,對女星宋慧喬的眼睛更是情有獨鐘。名牌大學畢業後,她來到上海打拼,曾任一家紡織品出口公司業務經理,工作能力出色,收入頗豐,還獲得赴英國深造的機會。就在美好的生活向她招手時,孰料,一次整容手術讓這一切戛然而止。

坐在床邊,舒雪摘下帽子和口罩,手在臉上比劃著說:『你看我這雙眼皮,做得太失敗了,在做過兩側顴骨縮小手術後,面部神經受損,整個左臉毫無知覺,嘴巴一直向右歪,說話和吃東西時更明顯,吃飯漏飯,流口水,無法吹氣。我兩側太陽穴這裡,還能摸到鋼釘。』

舒雪現在已失業,因為常去南韓等地求醫,根本無法正常工作。『別人看到我的樣子,雖然不說,但我還是受不了那種眼光。』

現在她主要的事情就是跑醫院、打針、吃藥,此外基本不出門。朋友約她吃飯,也都被她回絕了,因為怕被人恥笑。菜場也不去,餓了就叫外賣,或泡速食麵。『沒心情出門,沒心情化妝。』她指著布滿灰塵的化妝品瓶子,說,『我這一年,一下子老了十歲。』看著手術前自己青春、自信的照片,舒雪泣不成聲。

『去年我已拿到了英國一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我是準備去給自己充電一年的,現在,全變了,都沒了。』舒雪說,自去年初去南韓整容後,讓她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昔日自信果敢的女白領,如今為何變得惶恐、封閉?過去的一年,在舒雪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整形經歷
割完雙眼皮又做顴骨縮小術

舒雪打開護照,上面清晰地記錄著過去一年間她5次往返南韓首爾與上海之間的日期。『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在近兩個小時的講述中,舒雪數次因控制不住傷感而放聲痛哭。

去年3月3日,舒雪在南韓首爾原辰醫院——一家綜合整形外科醫院,做了雙眼皮手術和下巴奧美定取出術,花費11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63200元)。舒雪說,兩項手術結束後,美容顧問吳娜麗(音)告訴她,自己剛做過顴骨縮小手術。

『我看到她是范冰冰那種類型的錐子臉,很漂亮。』不過,聽說顴骨縮小手術是要把眼睛下面、兩腮上面的顏面骨縮小,舒雪有些猶豫,『我當時沒考慮到整容失敗,只是擔心是否整得有些過頭了。』然而,經不住美容顧問和旁邊工作人員的游說,舒雪還是做了顴骨縮小手術。

『對方為了打消我的顧慮,說是安排了樸原辰院長以及另外一個樸姓院長合作為我手術,實際上是不是他們做的,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但我猜這就是對方的利誘。』在上手術台前,院方才拿出手術合同讓她簽,而她提出的想看一看的要求,最終也被工作人員一句『沒問題,韓文也看不懂』給堵了回來。

術前,院方允諾,兩小時完成手術,但卻從下午4點開始,一直做到當晚11點。『我醒來時戴著氧氣罩,身體極度虛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舒雪說,剛動完手術,院方並沒讓她就近休息,而是將她轉到醫院附近的另一分部休息。等她結賬時才知道,這個手術又花了6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34500元)。

半個月後,回國的舒雪發現上嘴唇向右邊歪得特別厲害,左臉顴骨處明顯凹進去一塊。『說話漏風,吃飯喝水時,嘴部會歪得更厲害。』舒雪立刻聯繫該醫院海外部,工作人員讓她不要擔心,『這是正常現象,3到6個月就會恢復。』

2014年6月,舒雪飛到首爾,這一次樸原辰院長親自進行了診斷,並安慰她,過一段時間就會慢慢變好,恢復期需要一年時間。這次,在美容顧問建議下,舒雪竟又稀裡糊塗做了抽脂填充手術,又花費了4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23000元)。這次手術是一位車姓醫生所做,並稱這筆費用可做兩次自體抽脂填充手術,兩個月內再來做下一次。

2014年8月13日,因為嘴歪的情況並沒有緩解,舒雪又一次來到南韓的原辰醫院,提出要見樸原辰院長,但沒能如願。院方安排了另一位樸院長來給舒雪『診斷』。這一次,該位樸院長告訴她,恢復期是2年左右的時間。『當時院方給我注射了一管藥,藥效很好,晚上6點注射的,僅僅過了一個晚上我的嘴巴就不向右邊歪了,但是右邊的嘴唇不能動了,沒有了知覺。』第二天,舒雪又按計劃做了第二次自體抽脂填充手術,但好景不長,幾天後,嘴歪的情況又出現了。

舒雪說:『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恢復時間說長,我就知道問題嚴重了,回到上海,我找了好幾家醫院檢查,得到的結果是,我臉部的神經在手術中被傷到,很可能永遠也無法恢復了。原辰醫院是在推脫,他們的法律是超過12個月就沒有辦法提起訴訟了,他們欺負我是外國人。』

討要說法
在南韓看守所被關24小時

『為討說法我還被他們的保安打,最後還被關進了看守所。』舒雪面對記者,一直低著頭。當她講述時,記者發現她的臉僅是輕微的歪斜,但在她閉上嘴巴或吃藥時,上嘴唇往右側偏得十分厲害。『手術前我是一位活潑開朗的女孩,身體健康狀況非常好,可做了這個手術,嘴巴歪了,臉還失去知覺,再怎麼樣我也要討個說法吧。』

2014年11月14日,舒雪第4次直飛首爾,目的由補救轉為維權。不料,她剛到醫院就被保安控制。舒雪說,她情急之下還撞牆自救,保安將她連人帶行李拖到一樓大廳,醫院報了警。員警將舒雪帶到警局錄了口供,『透過大陸大使館,我才得以脫身。』

今(2015)年1月5日,舒雪再次去首爾協商維權,未果而歸。1月23日,雙方再次協商治療及賠償方案,該院一名景姓代表和翻譯張某表示,嘴巴歪的問題,等兩年,如果不好再來找他們,並拿出一份補償舒雪900萬韓幣(約合人民幣51700元)的協定書。

舒雪拒絕後,對方當場將協定撕碎。『醫院隨即以恐嚇、威脅和妨礙營業罪報警。』舒雪說,南韓員警當日12時許給她戴上手銬,帶進了看守所。『那天是我這輩子最灰暗的一天,小小的空間裡有幾十人擠在一起。』舒雪哭著說:『直到次日正午,我才被釋放。但這24個小時的拘留,已在我的檔案裡留下了汚點,我以後可能連出國的機會都沒了。』

『我現在一無所有了。』舒雪說,在過去的一年裡,除了被關看守所的黑色經歷,還丟了工作,擱淺了留學計劃,耗盡了40萬元積蓄。『去南韓整容花了14萬多元,剩餘的錢幾乎全花在往返機票、長期住宿和四處求醫上。』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鼓勵她堅強面對,但舒雪的話語中還是時刻流露著悲觀情緒。春節期間,舒雪選擇了一個人呆在上海。『整容前,我騙爸媽說是去南韓出差,整容失敗後也不敢跟他們講,去南韓真是個錯誤。』舒雪說,她不止一次產生過輕生念頭,還曾兩次起草遺書。

她的臉到底怎麼了
滬上醫院診斷為『整容導致的神經損傷』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舒雪不時用手輕按著左臉。『原辰根本沒告訴我顴骨縮小手術的方案,只說臉兩側切開,也沒說要打8個釘子。看到片子上這些釘子,我都傻了!現在臉上一點兒知覺都沒有。』

打開旅行箱,舒雪拿出了一疊手術證明、發票和手術同意書等資料,以印證她赴韓手術的事實。其中,一本十多頁的韓文資料中,夾雜著幾份中文版的手術同意書,上面有多處舒雪的中文簽名。

手術同意書中幾乎都是在強調,可能出現的風險和意外,跟工作人員口中的『非常安全』、『肯定沒事』完全背道。比如,同意書上寫著,術後可能出現不對稱、美容機能改善欠缺、嚴重的疤痕、皮膚壞死等問題,會有感染、出血、過敏甚至死亡的可能性。更致命的是,這份合同,是在她躺上手術台後,打麻醉前,對方才匆匆拿來給她簽字的,她連細看的機會都沒有。

據舒雪描述,這些合同她是在躺上手術台上時,才匆匆聽了幾句,然後就在工作人員的指點位置簽字,整個手術的過程會是怎麼樣,對方也沒有介紹,甚至連真正的主刀的醫生是誰也不知道。『第一次手術,說是樸原辰院長給我手術,但我第二次見到他時,從他看我的病歷的情況就可以判斷,當時給我手術的根本就不是他。』

自從發現臉部的神經出現異狀後,舒雪就開始四處求醫。她先後去了上海華山醫院、第九人民醫院、上海市中醫醫院等醫院進行了問診。在病歷本上可以看到,2014年5月19日、6月16日舒雪兩赴上海華山醫院,病歷顯示:『左側面神經不完全損害』,建議服藥和針灸治療。上海市第九人民醫院的口腔頜面外科為舒雪做的『機電誘發電報告』的結論顯示:左側面神經下頰支受損。

2014年10月10日,第九人民醫院神經內科為舒雪做的『神經電生理檢查報告單』顯示:『左側面神經傳導運動波幅較對側下降,左側上唇提肌肌電圖可見多相電位增多。提示左側面神經部分損傷。』

同日,舒雪在九院口腔頜面外科第二次做『機電誘發電報告』,結論與前次基本相同。2014年10-12月間,舒雪先後11次到上海市中醫醫院就診,就醫記錄顯示診斷為『左側面神經受損』。

上海市中醫醫院針灸科洪姓副主任醫師告訴記者,根據肌電圖、神經電圖檢查結論,舒雪的面部為整容導致的神經損傷,說話時嘴歪,鼓起時嘴閉不起來,影響到說話語速和日常生活。這樣的損傷,一年多時間還無法恢復,基本上會留下後遺症,恢復的可能性非常小,也可能沒有恢復希望。那麼,原辰醫院所謂的『損傷很小,百分之百可以恢復』是真的嗎?洪醫生表示無法解釋,她反問道:『如果原辰承認了,他們不就沒有信譽了嗎?』。

原辰醫院駐京辦:『手術失敗』事件是惡意誹謗

記者隨後聯繫到原辰醫院駐北京辦事處。當記者表示要對舒雪在南韓原辰醫院進行手術的情況進行瞭解時,工作人員表示曾有所瞭解,但具體情況並不清楚。而針對舒雪提出的『手術失敗』事件,該工作人員當即稱這是惡意誹謗事件,院方已在南韓和大陸提起訴訟了。

記者接著問道:在大陸提起訴訟了?她講的那些內容不是事實?手術是原辰做的,現在她臉部神經確實是有了損傷,她誹謗什麼了?面對記者的問題,工作人員沉默了近一分鐘,最後說:『我們主要是負責諮詢的,具體的事宜我們辦事處不是很清楚。』

為了進一步核實相關資訊,記者來到位於萬山路60號的南韓駐滬總領館,向相關工作人員遞交了書面採訪函、舒雪的自述、她現在的照片、手術證明、手術發票、手術同意書等資料,請對方協助核查。該工作人員表示,調查有結果後,會通知記者。截至記者發稿時,還未接到來自領館方面的資訊。

業內專家:見過很多赴韓整形失敗案例

舒雪的南韓整形是失敗的,她毀掉的不止是臉,連性情及心態都在發生改變。在採訪過程中,記者也曾接觸到其他前往南韓整形失敗的患者,在面對事後想維權時,同樣是困難重重。那麼,大家為何會熱衷於到南韓整形?發生意外之時我們又應如何維權?

大陸醫師協會美容與整形醫師分會全國委員、上海時光整形外科醫院主任醫師楊雲霞,是醫療整形界知名專家,從事整形美容專業近三十年,也曾經多次赴南韓進行交流考察。『南韓整形不是一個神話。』楊雲霞說,中韓整形各有千秋。南韓整形行業起步較早,發展較成熟,某些手術贏在細膩。但南韓整形醫生受就醫人數、同業競爭等因素影響,整形技術比較局限,有人只會做鼻子,別的都不會做,醫生的專業技術在深度和創新方面比較欠缺。

普通患者如何考察整形醫院和醫生的資質?楊雲霞介紹,中韓評判體系不同,她都很難判斷南韓醫院和醫生的優劣。但在大陸就不同,在大陸整形醫院分四級,四級最高,手術資質分四級,三級醫院擁有四級資質才可以做一些高難度手術。正規醫院的醫生都有職稱,主(治)任醫師最高。目前,大陸很多省份都在試點整形行業醫療美容主診醫生資格(考試)認定制度,整形外科醫生在本專業工作6年以上才有資格報考。『在大陸,至少你可以選擇你信任的醫生,在南韓,幾乎不可能。』

在採訪中,楊雲霞直言,她接觸過從南韓整形失敗後再找到她進行補救的患者就不少於十人。『語言不通,嚴重缺乏溝通的情況之下,赴韓手術的設計、方案、實施都很難提前瞭解,更談不上協商、改進。醫院和醫生的資質不知道、做成什麼樣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誰來做不知道、手術失敗找誰維權更不知道……選擇做這樣的手術是盲目的,而且是危險的。』

楊雲霞親眼見到很多赴韓整形的失敗案例。她奉勸準備整形的朋友不要盲目『哈韓』。曾經有一位大陸女孩赴韓整形失敗,找楊雲霞補救,楊雲霞向南韓方面提了一些專業問題,引起對方高度重視,郵寄給她一本厚厚的手術說明書。楊雲霞感嘆:『很遺憾,整篇文件,沒有一個字承認他們的手術沒做好,相反,通篇都是「非常完美。」』。

相關鏈結
上海曾有一家『南韓原辰分院』

記者從網上資訊瞭解到,上海伊犁南路近古羊路錢江商務廣場內,也有一家南韓原辰的分院,但跑過去,卻撲了個空。該院位於廣場3至4層,一位劉姓院長告訴記者:『我們不叫原辰了,去年6月更名了,我們現在叫上海韓鏡醫療美容醫院。我們法人是大陸人,不信你看營業執照。』記者看到,醫院大廳接待區醒目位置,確實掛著『上海韓鏡醫療美容醫院』的金色大字招牌。營業執照上也是『上海韓鏡醫療美容醫院有限公司』,韓鏡與原辰是什麼關係呢?劉姓院長說:『我也不清楚是什麼關係。法人年紀大了,不方便接受採訪。』

記者離開韓鏡,走到一樓大廳,不經意間看到一個黑框藍底廣告牌,最上方一行小字為『上海原辰醫療美容醫院』,廣告介紹兩位『美容牙科』醫生,一位叫柳棋駿,是『原辰美容牙科院長』;一位叫樸濟祥,『原辰美容牙科專門醫生』。記者在韓鏡官網看到,該院專家團隊中,『樸原辰』的名字赫然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