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漢史趣事:漢景帝一次臨幸錯了人 延續了漢朝

漢景帝。

上錯花轎嫁錯郎,這故事聽說過,好像是個電視劇的名號。認錯老婆上錯床,這故事你聽說過嗎?沒錯,一般的不可能發生這種故事,如果發生,弄不利索會出人命。但歷史不跟你講『一般的』,古人總會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雷人事情,讓『一般的』這種常識變成非常識。

根據頭條網報導,西元前142年,西漢中央政府為景帝祝壽,搞了一個『萬國朝覲大會』,散居全國各地的劉姓諸侯都來參加,一時間首都車水馬龍、熱鬧非凡。有的王侯給皇帝送上金銀珠寶土特產,有的王侯則敬獻歌舞等娛樂項目,反正目的只有一個:把最高領袖哄順溜了,好處那是大大的有。

其中有個長沙定王,名字叫劉發,是景帝的兒子,也來拜壽。他親自獻舞,做了個徐志摩的經典動作,『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即罷。景帝見了很生氣:你小子好沒出息,跳舞也是半吊子,還能幹啥?劉發趕緊解釋:老爸,您封給兒子的地方實在太小,沒迴旋餘地呢。於是,景帝轉怒為喜,直誇劉發聰明,大筆一揮,武陵、零陵、桂陽三郡就歸了劉發。

說起這位渾身一抖摟小聰明直往下掉的『發哥』,那可了不得哩!其一,他是漢景帝搞錯老婆的結晶,其二,他是東漢皇族的始祖,沒有他,就沒有後來的光武帝劉秀。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先說說漢景帝搞錯老婆的故事,那是相當的雷人。

漢景帝在國家大事上跟他老子文帝一樣,講究『清靜恭儉』,主張無為而治,歷史上所謂的『文景之治』就打這兒來的。但回到自己後院,他馬上就變臉了,非常的『有為』。

他的第一個老婆薄皇后,是薄太后的侄孫女,因為不能生育,對不住,卷鋪蓋走人;第二個老婆王娡,是個二鍋頭,原是金王孫的妻子,被她老媽強送入宮,因肚皮爭氣,生下劉徹(後來的漢武帝),馬上晉升夫人,劉徹做儲君,她順理成章當上皇后。

漢景帝就是這樣的人,誰能幫他生兒子,他就喜歡誰。他的幾個小老婆基本都是生育高手,栗姬生了三子,程姬生了三子,賈夫人生了二子,王娡的妹妹王夫人(王兒姁)更牛,屁股一厥連生四子。睡錯老婆的故事,就發生在程姬身上。這個女人也是鼎鼎有名的,古代典籍裡但凡提到女子來月經,多採用她的名字,叫『程姬之疾』。

有一天晚上,漢景帝喝多了,醉醺醺地讓太監發通知,茲令程姬今夜床上值班。可他忘了,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能值夜班的,程姬恰好趕上了。自己不願去,皇命又不能違,怎麼辦呢?於是程姬就把侍女唐兒打扮一番,做自己的替身。漢景帝正被酒精鬧得迷迷糊糊,見有女人裊裊婷婷而來,以為是程姬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事情做了。第二天醒來才發現自己搞錯老婆了。皇帝錯了又能怎麼著?就這麼著吧,你,姓唐的,回去繼續做侍女。見過薄情的漢,沒見過這麼薄情的漢!

讓漢景帝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不是一般的厲害,喝醉了還能把女人肚子搞大,因為不久,那個被搞錯的唐兒懷孕了。

漢代皇帝臨幸后妃,雖無明清時的存檔制度,但搞錯老婆畢竟是個荒唐事兒,漢景帝無需存檔也會記得,自己做的好事,還能不認帳嗎?於是,唐兒發了,被冊封為夫人,史稱唐姬,跟侍女身份徹底說了拜拜。及至生下兒子,因母親發了,兒子的名字必須叫『發』,古人夠幽默的!

由於唐兒是『錯』來的,身份卑微,她生的兒子雖取名叫劉發,但漢景帝不會讓他真的發,待其稍微長大一點,給了一塊又窮又潮濕的封地–長沙,派他當了長沙王,自己去找飯吃,餓死了算你沒本事,反正別來找老子,誰讓你老媽是『替身』呢。直至前文中提到的那個『萬國大會』之後,多了武陵、零陵、桂陽三郡,劉發的貧窮境況才得以改善。

更讓漢景帝沒有想到的是,搞錯老婆生下的兒子劉發,非常的爭氣,居然把貧窮的轄地(今湖南省大部)治理成全國數一數二的魚米之鄉,且繼承了父祖輩孝道第一的傳家寶,用大米在首都修建了『望母台』,以緬懷母親的恩德。

劉發此後,子孫綿延,長沙王傳至第七任劉欽,娶樊重女(樊嫻都)為妻,終孕育出一代豪傑–五世孫光武帝劉秀,開創了東漢王朝之基業兩百年。

這個故事對我們的啟示是,人生常常需要面對『對與錯』的糾結,但別感覺負擔重,這世界從無絕對的對和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在錯的時候遇到對的人,那是運氣好,但在自認為對的時候遇到了錯的人,也別糾結,錯下去好了,認帳,不遺憾。沒有漢景帝的搞錯老婆,王莽之後,哪來的劉家又兩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