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2年背22萬英語辭彙  超腦媽媽和自閉兒

李艷芝和他的兒子。

4月2日是『世界自閉症日』,陝西西安51歲大學英語老師李艷芝悄然走紅網路,她在兩年內背完《英漢大詞典》裡22萬個英語辭彙,這一曠古罕見的『戰績』令人驚嘆不已。現在,出了名的李艷芝變得十分忙碌:有節目組邀請她上電視,有出版社要給她出書,甚至還有某家知名的教育公司請她講課。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鮮為人知的是,李艷芝經歷了生活的苦難:她早年離婚,兒子從小就患有自閉症,二十年來只有母子倆相依為命。但李艷芝告訴記者,她卻覺得自己很幸福,她說,生活的磨煉讓她變得自信、樂觀、堅強,英語和兒子已經成為她人生的兩大支柱。『希望能活120歲,把兒子先送走。』

目前,李艷芝仍是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的一名普通講師。她是『闖王』李自成的同鄉,老家陝西米脂,不知是不是這個緣故,李老師背起英語辭彙來,『真的蠻拼的』。

2013年8月6日那天,她第一次為自己買了一本《英漢大詞典》,自此開始,李艷芝兩年內背下了詞典上的22萬個英語辭彙。李艷芝告訴本報記者,背詞典源於自己的一個特殊的夢想——要在掌握英語辭彙量上成為『世界第一』。

瘋狂的學霸 半夜3點起背單詞6小時

李艷芝的一天,作息時間與常人迥異:每天凌晨3點起床,花6個小時背單詞。此外,她也閱讀英文雜誌,內容涉及各個領域。就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採訪前的兩個小時裡,她才剛剛讀完一本全英文的生物醫學雜誌。

『準確地說,是1小時40分』,李艷芝略有些強迫症地告訴記者,去(2014)年一年,她在圖書館就借閱了465本英文雜誌,平均每天要看1.3本。

對李艷芝而言,背詞典是過程極其枯燥、每天都重複的事情,李艷芝沒有節假日,背誦也從不間斷,即使大年三十也要凌晨3點起床背單詞。這樣枯燥、漫長的學習過程也常常讓李艷芝吃不消,她形容背單詞就像『攀登喜馬拉雅山或兩萬五千里長征,特別特別苦』。

有時候,這位年過半百、歷經人生坎坷的老師,背著背著就會忍不住痛哭。但痛哭過後,學習仍會繼續,『如果一天不學,就有一種陌生感。』而每學會一個單詞,李艷芝都感到特別高興。

『我認為我自己是世界上所有年輕人的榜樣!』李艷芝自豪地向記者說,51歲的她尚且能夠背下《英漢大詞典》,但現在的學生沒有生活壓力,卻整天玩手機,有大把時間,卻都浪費掉了。李艷芝認為,學習就要靜下心來,踏踏實實一步一步走下去。

李艷芝對英語的熱愛已經持續了36年。她們那一代人,直到高中才開始接觸英語,李艷芝大學就讀於陝西財經學院,此前沒有受過專業外語的訓練,全靠自己對英語的興趣。除此之外,李艷芝還陸續學習了法語、俄語、德語等其他9種語言,『都是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去學』。

『在波蘭待了一年學波蘭語;在課堂上學俄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跟巴基斯坦留學生學巴基斯坦語。這些都不是一年兩年學會的,而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李艷芝說。

而今,面對別人的稱讚,李艷芝卻覺得自己與普通人並無不同,她只是勝在興趣與堅持,她相信只要持之以恆,堅持學習,每個人都可以有『最強大腦』。

談自閉症兒子 『除了上課我們都在一起』

在李艷芝令人艷羨的成功背後,卻有一段不幸的家庭經歷。20年前,李艷芝和丈夫離婚,不久後兒子又被確診為自閉症患者,生活不能自理,治癒希望渺茫。

李艷芝回憶說,兒子的自閉症是3歲以後才被發現的。她對於孩子的童年,曾有一段十分美好的記憶:『兒子一生下來就是一個大胖小子,再加上母乳餵養,身體特別強健,他滿月時看起來就像3個月大的孩子。3歲以前,兒子特別聰明漂亮,學習坐、爬和走路都比同齡的孩子要早。那時李艷芝一家住在筒子樓,有一大群孩子,我孩子扶著就會向前走,別的孩子扶著都走不了。』

但是孩子3歲以後就變得不太正常,他的話越來越少,到了5歲半都不會正常交流。在孩子5歲生日的前一天,李艷芝和丈夫離婚;不久後,她又得知孩子患了自閉症,生活上的雙重打擊在當時幾乎讓她絕望:『那時候我好好的一個人都不會笑了,每天都呆坐著,不知道怎麼辦。』

在孩子得病之前,李艷芝對自閉症瞭解很少,後來她專門找英文雜誌瞭解自閉症,但令她失望的是,醫學上對自閉症的病因始終沒有明確的解釋。她努力讓兒子接受治療,曾經跑到北京的醫院進行治療,但是效果並不顯著。

隨後,李艷芝選擇把兒子送到一所自閉症學校,但學校的『照顧』讓她心灰意冷:『待在學校沒多久,他的門牙就磕掉了半顆,後來剩下的半顆也掉了。』幾番挫折下來,李艷芝不敢再帶兒子到其他地方治療,只好自己親自在家照顧。

『這孩子小時候病情不穩定,一發病又哭又鬧,喜歡打人、砸東西,家裡的電視機因此壞了好幾台,電視開著,他衝著電視噴水,能不壞嗎?我也沒辦法,只能修理或買新的。有時候兒子在地板上、桌子上尿了,我也只得一遍遍給他換褲子,再把地板擦乾淨。』談起孩子小時候的病情,李艷芝分外傷心。

而今的生活:她帶著兒子坐飛機看大海

李艷芝說,如今,兒子的作息時間並不規律,有時候晚上11點就能睡著,有時候要到凌晨三四點才睡下。而昨天早上他8點還沒睡。李艷芝會在中午或更晚一點等他醒來以後叫他起床,起床後就直接吃午飯。

中午,兒子懶懶散散地起床了,李艷芝費盡力氣,讓兒子把手臂伸直,把兒子的衣服脫掉,將衣服給兒子換上,李艷芝會先把牙膏擠好在牙刷上,等孩子自己刷完牙之後幫他洗臉。

孩子醒來以後,除了要學習的時候,李艷芝都會打開電視機選音樂頻道,因為有人聲,顯得特別熱鬧,能讓孩子活躍些,他有時候就直接躺著看電視,有時候會自己玩,抓住什麼玩什麼,比如扯紙巾;李艷芝家裡有一大堆小孩子喜歡的玩具,比如玩具熊、飛機、汽車模型。李艷芝偶爾會和兒子講幾句話,但一般的時候兩人很少交流,基本都是兒子玩自己的,她學自己的。

以前,李艷芝每次去上課,都不得不把兒子鎖在家裡,回來一看,房間總是被弄得一塌糊塗。但她從不打罵孩子,總是盡力給他最大的愛。讓她感到欣慰的是,現在兒子的病情已經好轉很多,雖然不能正常交流,但懂她的意思,能自己上廁所,自己吃飯,生活基本能夠自理。李艷芝現在出去也不需要鎖門了,只要囑咐兒子一聲,孩子就會乖乖待在家裡。

除了上課,李艷芝其餘時間幾乎都和孩子在一塊。為了陪伴兒子,她已經十幾年沒有參加單位的集體旅遊了,但能和兒子在一起就是她最大的快樂。

空閒的時候,李艷芝經常帶兒子到附近的公園和動物園轉悠,還會讓兒子體驗各種新事物:坐飛機回故鄉,到大連看大海,春節逛街看花燈……她希望兒子能夠有更多生命體驗。最近她家附近開通了輕軌,她打算過幾天帶孩子去試試。

談起未來 『想活到120歲,先送走兒子』

在很多人眼裡,李艷芝是不幸的:離婚,唯一的孩子又有自閉症,可能一輩子都治不好。但李艷芝卻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將自己在外語上的成就,歸功於孩子。『如果我有一個丈夫,我孩子是正常的,我不會有今天。孩子讓我一天比一天自信、堅強、樂觀。我的孩子比不上別的孩子,但是我並不比別人差,因為我是一個正常人,作為一個正常人,任何奇蹟都可以創造。』

面對生活加諸自己的不幸,李艷芝保持著樂觀的態度,始終堅持向前看的信念,『我也不希望是這樣,但生活就是這樣,要面對現實。我的孩子看起來個子特別高、特別帥、特別漂亮,下樓以後跑得比我還快,但是有些孩子腦癱連坐都坐不起來,我已經是比較幸運的了。』

李艷芝始終樂觀,是因為有兩大支柱一直在支撐著她:孩子和英語。除了與孩子相處得到的快樂和滿足以外,學習英語是她人生最大的樂趣。一旦開始學起英語,她就忘掉了一切,忘了自己的年齡,忘了生活的煩心事,暫時卸下了肩上的重擔。

但是對於未來,李艷芝內心仍然充滿迷茫和恐懼,『我想都不敢想,太可怕了』。如今,她已經不指望能像其他同齡人一樣抱上自己的孫子,只希望把兒子照顧好。『只要我在,哪怕我癱瘓了,我也可以把我兒子安排得好一些,我要是不在了,誰來管我兒子呢?我還有姊妹,我兒子是獨生子女,你說誰會管他呢?』在採訪的最後,李艷芝告訴記者,她希望活到120歲,『我要活久一點,把我兒子先送走我再走。』


李艷芝在翻看《英漢大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