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清華IT男馬桶上猝死 死前對媽媽說太累了

張斌。

深圳3月24日一早,36歲的IT男張斌被發現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馬桶上面,當日凌晨1點他還發出了最後一封工作郵件。張斌是清華電腦碩士,生前就職於聞泰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稱聞泰公司),負責一個專案的軟體開發。據其妻子閆女士說,張斌經常加班到凌晨,有時甚至到早上五六點鐘,第二天上午又接著照常上班。閆女士認為,張斌猝死與長時間連續加班有關,『他為了這個專案把自己活活累死了』。

最後時刻
凌晨1點還在發郵件 早上被發現猝死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今(2015)年36歲的張斌是清華大學電腦專業學士、清華大學電腦應用專業工程碩士。2014年5月加入聞泰公司,10月份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園展訊平台參與華為專案的封閉開發,負責封閉開發專案的軟體開發管理工作。

據死者家屬介紹,由於專案進度緊、難度大,作為該專案的軟體負責人,張斌經常加班加點,且沒有加班工資。公司租了附近酒店用於專案開發期間的住宿。

張斌妻子閆女士稱,從專案組微信群及郵件中的記錄看,張斌經常連續加班到凌晨兩三點甚至早上五六點,短暫休息後上午又開始工作。

『連續幾個月沒怎麼休息,難得春節有假期,但年初三就開始加班了。』閆女士說,公司不斷催促進度,施加壓力,最終導致悲劇發生:3月24日凌晨約1點鐘,張斌發出最後一封工作郵件後,不幸猝死。

閆女士提供的微信記錄以及郵件截圖顯示,張斌經常直到凌晨還在討論工作,下班後只能吃路邊的麻辣燙或者24小時營業的肯德基。最後一封郵件的發送時間是3月24日0點56分,標題為『重要緊急———B133版本沒有透過華為T R5驗收』。

據閆女士回憶,當日凌晨0點多,她跟張斌還通過一次電話,張斌問了家裡和小孩的一些情況,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張斌的同事李麗(化名)說,3月24日凌晨0點40分左右,她跟張斌還在辦公室加班,張斌說感覺有點不舒服,想回去休息。『我當時還有事情需要處理,看到他臉色有點蒼白,就讓他先走了,我們平常很多時候都是一起下班的。』張斌回到酒店之後,又發出了一封工作郵件。此後無人知曉發生了什麼。

閆女士再次得到張斌的資訊時已是他的死訊。24日上午10點半,聞泰公司的人事工作人員鄭小姐給她打電話,告知她張斌出事了,屍體已經被送到了殯儀館。閆女士說,她感覺整個天都要塌了,整棟樓都聽到了她的驚叫聲。

隨後她從派出所獲知了事情的簡要經過:24日上午8點40分左右,酒店的工作人員進去清理房間時,發現張斌趴在馬桶上,已經死去。張斌的法醫學死亡證明書顯示,張斌符合猝死。

死前一天
他跟媽媽說:『我太累了』

去(2014)年10月,張斌剛將年過70歲的父母接到深圳生活,想給父母一個幸福的晚年。那時女兒也剛剛出生,張斌躊躇滿志,一家人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希望。家屬介紹,張斌從18歲離開父母到外面求學工作,僅有這半年陪伴在父母身邊,但其實這半年他在家的時間也很少。

張斌的姐姐說,『半年了,怕打擾斌的工作,我連電話都不敢給他打,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今年春節因為斌加班,一家人也不能團聚。』

『半年多了,他就來姐姐家呆了10分鐘。』張斌的姐姐回憶道,最後一次見面是張斌去世前一周的周日,也就是22日。『看到他,我的心都碎了。滿頭白髮,長髮齊耳。我說,你的髮型怎麼跟周星馳一樣,你怎麼這麼滄桑。斌還是那樣憨厚地笑笑,說太忙了,沒時間剪。沒想到那天的見面竟成永別。』

閆女士稱,張斌走前的那個周日(22日)跟媽說了一句話:『我太累了。』他一般在週末回家一次,拿一周的換洗衣服。這次週六晚上回來,本來準備周日上午回公司加班,但他太累,起不來,便休息了一天。

週一一早,媽媽給張斌收拾好一周的衣服,送進電梯,未料這一送竟成永別。『本來約好的等三月底專案結束了,全家人一起出去玩,沒想到專案到了尾聲,他人也倒下了。』閆女士說,張斌多次說,『等忙完了,帶爸媽出國旅遊。爸媽等啊、盼啊等來的卻是他永遠的離去。』

各方說法
家屬說
他把自己活活累死了,公司卻太冷漠

『斌的為人很好,事業也在穩步上升中,很多公司邀請他加入,待遇非常優厚,對加班時間也有限制。可是斌的責任心太強了,對公司太忠誠了,作為專案負責人他要把專案做好,他婉拒了一家又一家公司,為了這個專案把自己活活累死了。』閆女士說到這裡,已泣不成聲。

閆女士認為,張斌身體平時並沒有什麼毛病,猝死與在公司連續長時間加班有分不開的關係,但公司的表現卻令他們寒心。

『斌去世當天,上午10點多家人才得到公司通知,說人已經被送到殯儀館。親人們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直到傍晚才在殯儀館見到一具冷冰冰的屍體,老母親只看一眼就暈倒在地。』閆女士稱,自張斌去世之日起到現在,公司高層遲遲不露面,沒有對年近七旬的老人、半歲的孩子、悲痛的愛人進行安慰、照顧。『申報社保還要家屬推一步動一下,到現在資料還沒準備齊全,把事情推給一個律師,律師也從不積極主動與家屬溝通。』

記者6日下午6時許聯繫上張斌的上司劉先生,劉先生情緒激動,稱自己與張斌有七八年的感情,對於張斌的死深感痛苦,希望家屬與聞泰公司儘快達成一致,讓死者入土為安。但對於長時間持續加班的問題,劉先生則拒絕置評。

同事說
很多時候會工作到凌晨甚至更晚

張斌的同事李麗說,他們長期加班的情況的確存在,11點鐘下班都算是早的了,很多時候會工作到凌晨甚至更晚。另一名同事也表示,特別是最後半個月,因為專案緊張,很多人週末也沒有休息,基本都用來加班。

『現在加班的情況有所緩解了,我們上下班時間比較正常,6點多就下班,加班也不會超過9點。』李麗還透露,張斌出事後公司換了一個酒店,現在沒有那麼多人住了,目前也沒有人因為這件事情離職。

律師說
若去世前長時間加班,應視為工傷

廣東君一律師事務所律師管鐵流認為,儘管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在48小時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才視同為工傷,但如果能夠証實死者去世前存在長時間持續加班的情況,那麼也應當視為工傷。

張斌的最後時刻

3月22日
張斌回了家,就跟媽媽說了一句話:『我太累了。』
姐姐半年多沒見過弟弟了,她發現張斌已是滿頭白髮,長髮齊耳。張斌說:太忙了,沒時間剪。

23日
一大早,媽媽給張斌收拾好一周的衣服,送進電梯。張斌說,等3月底忙完了,帶爸媽出國旅遊。

24日凌晨0點多
妻子跟張斌通過一次電話,張斌問了家裡和小孩的一些情況,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24日凌晨0:40
同事李麗(化名)跟張斌還在辦公室加班,張斌說感覺有點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24日凌晨0:56
張斌回到酒店之後,發出了最後一封工作郵件,標題為『重要緊急———B133版本沒有透過華為TR 5驗收』。

24日上午8:40
酒店工作人員清理房間時,發現張斌趴在馬桶上,已經死去。

24日上午10:30
張斌妻子接到聞泰公司的電話,告知她張斌出事了,屍體已經被送到殯儀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