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之孫:亞投行對台灣重要性不言而喻

蔣孝嚴。

對話人物

中國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1942年生,祖籍浙江寧波奉化,蔣介石之孫、蔣經國之子。

對話背景

根據華商報報導,蔣孝嚴一行4月4日至6日在陝訪問,其間,73歲的蔣孝嚴登上黃帝陵參加乙未年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這是他繼2005年參加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後,時隔10年再次登陵祭祖。陝西省台辦陪同人員介紹,連日的行程十分緊張,蔣孝嚴始終精神矍鑠,每到一處都會細細詢問。6日下午,結束陝西之行的蔣孝嚴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貴賓廳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談抗戰
年輕人都應知道抗戰史

華商報:時隔10年再來公祭軒轅黃帝,心情有何不同?
蔣孝嚴:相較而言,這次能參加祭祖,意義非常重大,我想這種感想要用一句話表達就是,『同祖同源同文化,同心協力振中華』。四海之內的中國人都有著共同的祖先軒轅黃帝,振興中華是我們每個華人共同的事情。

今(2015)年剛好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抗日戰爭是一場關係國家存亡、民族絕續的關鍵戰事,目的是獲得領土完整。為了這場戰爭我們犧牲了那麼多同胞,代價慘痛,不能忘記。特別是年輕人,都應該知道這段歷史,我們讀歷史、看過去,就是為了站穩現在,推向未來,所以當我祭拜黃帝時,感到身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一定要對得起老祖宗。因此這次祭祖我特別有感觸。

華商報:您來過陝西多次,這次陝西之行有什麼特別印象?
蔣孝嚴:很好,特別是西安是一座古城,本身發展突飛猛進,但現有的城市規模趨於飽和,因此陝西省決定在西安和咸陽之間開闢出一片新區。這次我參觀西咸新區後非常佩服,有很多新觀念,造城的程式和以前不一樣了,特別是有個『海綿城市』的概念,在道路建設中提前設置了蓄水、滲水的功能,最後還能把水排到水庫,非常先進。這裡還有很多新興IT產業比如雲存儲,西安高校多,就像台灣新竹科學園區,有學校和企業相互配套,一定可以發展成功。其實兩岸在這方面可以多交流。

談經貿
支持台灣加入亞投行

華商報:目前已有超過50個地方申請加入亞投行,不過台灣有一些反對加入的聲音,您怎麼看?
蔣孝嚴:台灣參加這種區域性的金融組織是非常必要的,因為金融能帶動經濟。一個新的金融秩序在這個區域建立起來了,加入有什麼不可以?當然有人說,程式方面中國國民黨的領導人沒有經過討論就決定了?實際上這屬於行政權,當然可以由行政部門決定。實際上因為時間倉促,瞭解不是很充分,不然可以事先多討論、多瞭解。但這件事對台灣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非常支持加入亞投行。

華商報:您如何看待兩岸關係中的阻力?
蔣孝嚴:兩岸有很多發展空間,我們一定要正面看待兩岸的和平發展趨勢。有阻力就要排除,兩岸關係的發展首先絕對不能滿於現狀。一定要尊重不可逆轉性的客觀規律,兩岸關係是任何人或勢力不能將其逆轉的,一定要往前推動。目前講,兩岸絕大多數民眾都有這樣的共識,站在中國國民黨立場上,我們也是非常堅定的,站在台灣民眾利益的基礎或出發點上,對任何阻撓我們都會盡力排除。兩岸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華商報:我們還記得您在2005年提出開通兩岸觀光包機的構想,現在兩岸直航已經常態化了。
蔣孝嚴:對啊,過去兩岸包機只有春節有,2008年底兩岸空中海上直航實現,2013年兩岸直航航點就已達到64個,這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

台灣是個小島,必須依靠對外聯繫,台灣現在一周飛歐洲是150個航班,一周飛美國是460個,一周飛日本是640個,而一周飛大陸是828個航班,2014年兩岸的貿易額是1983億美金,是我們對日本、美國的貿易額總和還多,這個關係我們應當要讓更多人瞭解,持續推動,這符合兩岸的共同利益。

談反腐
大陸反腐 台灣民眾稱讚

華商報:去(2014)年2月18日,您和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先生一起應邀參加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家宴,您對習總書記的印象如何?

蔣孝嚴:他非常親和,非常有遠見,也非常體貼。他知道連先生出生於陝西,所以特別請他吃陝西菜,像biangbiang麵、泡饃啊,味道很好,所以現在我每次到陝西來,也特意吃些麵食。習總書記平易近人,我想你們的感覺也是一樣的,他到北京的包子店用餐,小店小鋪,也沒有事先清場,他是了不起的領導人。

華商報:近年來大陸方面不斷加強反腐力度,您是否關注?
蔣孝嚴:這是必須要走的一條路,也受到台灣民眾稱讚。蔣經國先生在台灣執政時也是一樣的,非常堅持反貪、反腐,事實上到台灣之前,他在上海也在堅持抓貪官汚吏。在經國先生這樣的立場之下,台灣的進步勢頭很快,經濟發展上來了。

談教子
製造特殊條件會害孩子

華商報:您有3個兒女,兒子蔣萬安從律師轉向台灣政壇,女兒蔣惠蘭和蔣惠筠都從事文化藝術行業。對於家庭教育,您有什麼樣的心得?

蔣孝嚴:也沒什麼特別的,我讓孩子們正常地成長,和一般家庭的孩子一樣努力。其實我儘量去減少他們的壓力,像我的兒子萬安,他的名字是經國先生取的,因為江西南部有個縣叫萬安縣,1942年我和胞弟在桂林出生後,只有6個多月母親就過世了,經國先生安排我們兄弟倆由外婆帶到萬安躲避,那個地方很窮困,我們一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才回到南昌。後來我的兒子出生後,經國先生取名萬安,就是讓孩子記得,你父親經歷過非常艱苦的日子。

我給萬安的,就是一般的生活,他在美國賓州大學念法律,在加州拿到律師執照,一年多前他回到台灣,問我接下來的路怎麼走,我說你自己觀察。他是直到參選登記的最後一天才去登記的。孩子選擇人生的方向和他自身的氣質一樣,父親是沒辦法幫忙做主的。萬安的妻子是他的大學同學,也不是我給介紹的。他的成長是健康的。

我的教育就是讓他們過普通人的生活,正常地思考,自己去打拼。製造特殊條件反而是害了他。就算是延續蔣家的從政煙火也很好,但做不做得成,要看他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