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引經據典 談「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內涵

李克強與大家進行交流。

李克強快步來到仍留在會場的中央文史館館員中間,與大家一一握手。『總理,你剛才講得很對!』北京大學資深教授、古典文學專家、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袁行霈對李克強剛剛結束的講話回應道,『中國傳統文化綿延多年,仁、義、禮,每個字都有很多不同的意義。』

根據光明日報報導,『是啊!我們從孔子之後一直是「我注六經,六經注我」。中國文化是很豐富的!』李克強與大家站著討論起來,『包括《易經》裡面說「厚德載物」,我們現在的解釋是說,要用仁厚之心來待人接物。但其實你看《易經》裡面的原話:「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其實包含著一種「大同」思想。王弼在《易經集注》裡面說,「地形不順地勢順」,地上有山山水水,人間有三教九流,怎麼對待?還是要對所有人盡可能地「厚德載物」。』

『講得好,你講得真好!』袁行霈連連點頭稱讚。這番對話發生在2月9日,春節來臨之前的中南海內。當天,李克強總理在中南海紫光閣向新聘任的國務院參事、中央文史館館員親手頒發聘書。隨後他與130餘位參事、館員及參事室特約研究員舉行了座談。座談中的文史『論道』一直持續到會後,總理主動來到文史館館員中間,大家意猶未盡地繼續討論起來。

『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也是「道德經濟」』

會場上及合影時,李克強左右兩側的『重要』位置,始終留給傅熹年、蔡明麟兩位德高望重的學者。座談開始前,總理步入會場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向前排就坐的參會者,與他們一一握手、問好。

『我很想和後面的參事、館員、特約研究員們都握下手。你們有深厚的學養、豐富的經驗,都是著名專家學者,可惜受時間和會場所限,我也走不過呀!』落座後,李克強語帶遺憾地說,『我一定要說一句:向大家問好!向大家表達敬意!』

中央文史館館員、清華大學國學院院長陳來在發言中提起,『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既寫了《國富論》,又寫了《道德情操論》。這提示我們,人不僅是『經濟人』,還是『道德人』。

『你舉了一個很有意義的例子。』李克強說,『我記得,亞當•斯密的教職就是道德哲學教授,他的揚名之作是《道德情操論》,此後10多年才寫出了《國富論》。這本身也是一個例證:社會的發展不僅需要物質基礎,還需要精神追求。』

李克強說,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一直非常重視精神生活和精神追求,在當今發展市場經濟的過程中,更要深入研究、傳承傳統文化的精髓。

『「天下」其實是每個人的「天下」,所以「天下興亡」,才會「匹夫有責」』

李克強饒有興致地談起,當天中午他剛好收到一本介紹中華傳統美德『術語』的書,裡面對仁、義、禮等字詞一一解釋,並配上了英文翻譯。

『我看到裡面有一個詞,「天下」。英文翻譯得還行,「all under heaven」(天之下),但下面的中文「訓詁」,引用的是《詩經》裡的一句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總理說,『我當時就想,這只是「天下」的一種解釋,但不是全面的。中國人講「天下」,《禮記》裡面就講了,「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這就是另一層含義。』

他隨後談到了顧炎武在《日知錄》裡引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和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有相似之處,但內涵卻演進了。《日知錄》裡面所講的「天下」,其實是每個人的「天下」,所以「天下興亡」,才會「匹夫有責」。』

李克強接著分析道,從《詩經》到《日知錄》,中華文化對於『天下』的理解是長期積累形成的。『顧頡剛提出了一個「古史層累說」,其實正面理解應當說,每代人都有積累、有發展、有豐富。』總理說,『如果後人累積和豐富的文化內涵,有利於當代社會、有利於中華民族未來發展,那我們何樂而不接受呢?』

『我們大陸人,首先要把自己的文化搞通搞透』

『大家知道,我是安徽人,受了點桐城派的影響。』李克強的這句話,引來與會專家學者會心的微笑。總理提議道:一個字、一句話,有時難免會斷章取義,能不能搞一個傳統文化的『百篇』?

『當然,這不是什麼新鮮想法。清代的時候,姚姬傳也就是姚鼐就有一個《古文辭類纂》,講求義理、考據、辭章,把經、史、子、集,很多東西都選進去了,大概700篇的樣子。後來,曾國藩搞了個《經史百家雜鈔》,內容又多一些,有幾大函。後來他還有一個簡版,也就四十多篇。』李克強說,『我們能不能集眾智搞一個「百篇」?把中國古典文化精選出來,傳諸後世。』

但他緊接著補充道:『各位參會者都造詣很深。我只是現場想到提了出來,僅供你們參考。這可不是行政命令啊!』『我中午剛好翻了這本傳統美德術語的書,剛才又聽到陳來同志舉了亞當•斯密的例子。』總理解釋說,『亞當•斯密的思想畢竟才兩三百年,中華文明呢?有典籍記載的就有兩三千年了!我們一定要把其中的精華傳承下去,在這個基礎上博采眾長、互學互鑒。』

李克強最後說:『我今天講的也算一個「發言」。因為在座的都是學問大家,我說的只供大家參考。』座談會結束後,他再次走向前排參會者,與文史館館員們握手致意。陳來接著剛才發言中的話題,與總理繼續討論起來:『孔子當年提出過,「盡己為仁」,這句話說得很好。』

『對。而且他還說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仁」也不僅僅是「克己復禮」,孟子還說「仁者愛人」,有很多種解釋。』李克強說,『就連英文的翻譯,有時候都比我們中文的解釋留了餘地。你看「天下」那個詞,他並沒有翻譯成「all under the realm」(莫非王土)嘛!』

陳來點頭贊同道:『現在有很多流行的偏見,很多人對傳統文化的理解是「偏」的。』『所以你們要深入研究啊!』總理輕拍了一下陳來的胳膊,『我覺得很可惜,我們的很多書沒有把這些術語的意思寫全,就像你剛才說的,對傳統文化理解「偏」了!』

『看得出來,總理你文史的書沒少讀啊!』陳來說。李克強笑道:『你們才是「讀書人」!我只是提個建議,也是為國家、為民族、為後代著想。我們大陸人,首先要把自己的文化搞通搞透,做到所謂「教化之流,家至人說」。』臨離開會場前,總理轉過身,特意向館員們揮手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