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三處考古發現 北京故宮宮牆600年矮了90公分

北京故宮南三所外東南電力井探方發現的城牆基礎、鋪磚地面與排水溝。

北京故宮博物院即將迎來建院90華誕。您知道這個宏偉的建築群始建之初是什麼樣子嗎?您能想像從來沒有大拆大建過的宮牆600年矮了大約90公分嗎?這些資訊其實都被宮牆內的72萬平方公尺土地銘記著,今(2015)年,這座博物院將首次公開這些秘密。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下個(5)月,北京故宮西部的慈寧宮區域將首次揭開面紗,惟一的現代建築是一座古樸的棧橋,觀眾站在上面往下看,考古實況現場將一覽無餘。

從2014年6月到11月,北京故宮博物院考古研究所配合院內熱力、電力和消防等基礎設施改造工程,報國家文物局批准,對北京故宮南三所門外電力增容管線工程工地、南大庫消防管道改線工程工地、慈寧花園熱力電力管線改造工程工地等3處發現古代建築遺址的施工區域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每一處都有新看點。

北京故宮的系統考古,不僅帶來了新發現,更是理論上的一次創新。北京故宮第一次被視為一個整體,將各處考古發現的同時期夯土建築基礎進行科學記錄,為研究北京故宮建築群創建初期情況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材料。目前,北京故宮明清建築基址正在角逐2014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結果將在4月9日下午公佈。

地點一:慈寧宮花園
看點 最早宮殿地基首次露面

考古工作者在這裡找到了15層夯土,每一層都記載著一段歲月的變遷。在這個坑的最底層,考古工作者找到了7個磚砌的建築基礎,每一個都大約2.44公尺見方。這些建築基礎的學名叫做磉墩。『這些就是宮殿的地基,目前只是探明了南北方向的,東西方向的今年繼續找。之後,古建築專家可以依據這些資料推斷出當年這座大殿的具體規模。』北京故宮博物院古器物部研究員王光堯說。

在夯土層內,出土了極少的紅砂胎綠釉琉璃瓦,這種紅砂胎、施白護胎釉的琉璃瓦具有鮮明的元代特點。同層出土有一小塊青釉凸唇碗口小片,已往對景德鎮瓷器山元代窯址的發掘表明,這種造型、釉色的碗為元末明初的產品。

在考古學領域,斷代就晚不就早。因此,這些可以標識年齡的文物證明,這組夯土地基代的建築是在明初,大約有六百歲了。但是歷史變遷,這個時代的文獻大多已經遺失,現存記載中已經找不到更多的蛛絲馬跡。對於慈寧宮最早的記錄是『該區宮殿的改建始於嘉靖十五年,至十七年完工,是為慈寧宮與慈寧宮花園』。『因此,我們推斷,這組建築可能是北京故宮裡最早的建築,是永樂時期肇建紫禁城時的遺構。』

揭秘 宮殿設計定位『百年大計』

在磉墩底部,居然還有地基——兩層排木,下層南北向鋪、上層東西向鋪。根據實驗室初步分析,承台用材有雲杉、落葉松兩種。承台下部連同周圍夯築厚0.6至0.9公尺的碎磚,成為極其堅實緻密的加固層。『電鑽打上去,就是一個白點。』北京故宮考古研究所徐華峰博士介紹,在這個碎磚層上由黃土、碎磚逐層交替夯成地基。

梳理一下,建築大殿的順序是先砌築磚墩台(磉墩),再在周邊逐層交替夯築黃土與碎磚地基。不僅建造過程繁雜,而且對施工區域南部的發掘表明,該區域南、北建築地基的夯法不同,效果也不同,說明即便在同一宮殿區內,地基的處理方法也可能是因地制宜,各有不同。『這座宮殿在建築時的設計年限就是現在所謂的「百年大計」。』

存疑 地基用到了糯米汁嗎?

從已經揭露的現象來看,夯土地基的建築工藝是由碎磚、黃土交替鋪築並夯實,碎磚間可能使用黏接劑。『磚石間可以看到有一些發米黃色的黏合劑。』王光堯說,『我們也懷疑這是不是就是傳聞中的糯米漿。』拿到實驗室初測,基本排除了這個可能。不過到底是什麼?仍有待研究。

地點二:南三所
看點1 地面比明代長90公分

從北京故宮中軸線逛下來,觀眾大多會覺得欽安殿個兒太矮。其實,不是古人有意為之,而是因為這座宮殿是少見的明代建築,而三大殿均為清代遺存,朝代變更,宮廷裡的『水平面』也不一樣了。

在南三所東南電力增容管線電井工地發掘過程中,考古工作者透過發現的明代散水和被城牆包磚疊壓土襯石,確認了北京故宮東城牆牆體的原始露明部分開始於現代地面以下約0.9公尺深處。換句話說,現在北京故宮的地面比明代的時候長高了大約90公分。

經過考古發現,北京故宮牆體基礎與北京故宮內早期建築黃土與碎磚交替逐層夯築的地下基礎做法相同,厚約2.4公尺。

看點2 明代排水溝重現天日
明代的排水溝與磚墁散水也重現天日。

排水溝與城牆同方向、相距約3公尺,斷面呈長方形,用磚砌成,上蓋石板,寬0.6公尺、深1.2公尺。北京故宮考古研究所的冀洛源博士說:『城牆與排水溝之間是鋪砌規整的磚墁散水。這些遺跡表明,北京故宮建築群在始建時,從地上建築到地下排水具有統一的規劃佈局。』這也是為何北京故宮逢雨無積水的原因,雖然目前尚無宮內的古老排水溝分佈圖,但是可以想像就在磚石下大約十多公分處,縱橫的排水溝系統相互交織,數百年來發揮著作用。

揭秘 宮殿『循環利用』

早於現有南三所建築群的建築遺址與地面此次被發掘出來。從地層關係看,改建於乾隆時期、東西三路佈局的南三所建築群,是有規劃地拆除早期建築、統一平整地面之後起建的。

根據文獻、圖樣資料記錄,該區域在康熙以前是中軸對稱、中路設主殿的佈局方式。有推測認為乾隆時期的改建顯示了從設立太子到不設太子時代宮廷政治與皇子地位的變化。

這些新發現為研究明清兩代紫禁城內宮殿重建、改建的規劃方式與工程做法,以及背後所體現的宮廷歷史,提供了新的實物資料。據北京故宮博物院宮廷部王子林研究員介紹,『有文獻記載,嚴嵩曾經跟工匠說,地基很好,重修宮殿時不用動。康熙也曾有過類似的批示。如今,這些史料上的文字記錄找到了最有效的歷史證據。』看來,不少紫禁城裡的宮殿在修復過程中都是『循環再利用』的。

存疑 夯土層中赤鐵礦的用途?

在對南三所門前的地基發掘過程中,考古工作者發現每一層夯土層表面都有一層紅色的物質,很像是人工添加劑,而且經過處理非常堅硬。經過實驗室的檢測,這些物質為赤鐵礦,含量遠遠大於一般土壤的含量,應為後來添加的。但是這些物質到底起什麼作用,史料中沒有明確的記載。

地點三:南大庫
看點 嘎巴拉碗碎片再現

在庫房外地面以下墊土層中,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器殘件、玉石器碴頭,水晶料,骨蚌器殘器、硨磲料和嘎巴拉碗殘件。嘎巴拉碗內壁多有朱砂書寫的梵文和藏文咒語。這些新發現是研究清代內務府玉石器等工藝品生產情況的一手資料。

嘎巴拉碗的發現,補充了檔案對於嘎巴拉碗破損後處理方法記錄的不足。從出土情況看,它們與玉石水晶硨磲料及各種質地的殘器一起,原本應是堆在庫房內,逐漸成批次處理的。處理方法,就是在庫房區域內就地掘坑掩埋。結合以往的零星發現可以看出,這種在宮內挖坑掩埋的方式,是當時處理各種廢料以免流失出宮的主要方法之一。

揭秘 鋪路御窯坑埋抬高路面

在中國古代,房屋一般會高於路面。但是隨著時間延續,道路重修時或者一些儀式時,路面會重新鋪黃土。經年累月,路面會逐漸高過房屋地面。

在北京故宮,除了這個原因,路面長高還因為地下埋了不少東西。在南大庫消防管道改線工程工地發掘過程中,一處打破庫房室外原始地面的瓷片堆積坑就出現了。坑內集中出土大量從洪武到光緒時期的御窯瓷器殘片。

這已明確曾經由皇家使用過的瓷器在破碎後均依規矩集中掩埋,不可隨便處理,和民窯瓷器的隨便處置明顯不同,充分顯示了御用瓷器所含的皇權威嚴。這一現象,與在景德鎮禦窯遺址發現的御用瓷器落選品或廢品打碎瘞埋坑的性質相同,後者是皇帝對御用瓷器壟斷以及維護皇家特權的措施。二者相互對應,正表明御用瓷器從生產、甄選、運輸、入宮、使用、殘破銷毀的全部管理制度,即從生產初端到使用末端都處於嚴苛的管控之下,補證了相關文獻記錄的缺失。

對話

1.北京故宮考古有什麼新特點?
王光堯(北京故宮博物院古器物部研究員):北京故宮考古受制約也有創新。紫禁城是世界文化遺產、大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72萬平方公尺的面積內,動土是件大事兒。我們即使知道這片土地下肯定蘊藏了很多秘密,但不能輕易去探究。

但是紫禁城又是一座開放的博物館,是一座活動著的小城市,水電管道等都是必不可少的設施,動土又是不可避免的。任何專案動工前,都要先找考古所,提前勘探之後,才開始施工。

2.考古發掘,每次挖多深?
王光堯:按照考古學的概念,一般要挖掘到生土層。生土層是考古學術語,即從來沒有被人類活動擾動過的自然土層。但是北京故宮考古的理念是『變被動為主動』,即變被動的搶救性發掘為提前介入的文物保護與資料採集。同時,我們秉承『見面即停,對保存下來的古代遺址不造成二次破壞』。

一般是根據工程需要多深挖多深,比如要埋設一個管道,需要2公尺,一般情況下考古深度不會超過這個值。舉個例子,挖到2公尺是雍正年間的一處建築地基,但是一角已經破損嚴重,那麼從這個角可以再往下挖一部分,如果整個地基是完整的,那麼這次考古到此結束。以保證更多的歷史資訊不被打擾。

3.北京故宮考古有遠期規劃嗎?
王光堯:北京故宮考古還是要跟著專案走,不搞主動發掘。但是經年累月,這片神秘的地下區域肯定會揭開面紗,每一個年代的考古資訊將匯總在一張總圖上,形成更完備的歷史資料。


北京故宮南大庫消防管道改造搶救性考古發掘出土的瓷器殘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