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一個女人竟被六個皇帝 瘋搶了60年!

南朝梁明帝蕭巋的女兒蕭氏。

她出身於南朝梁的皇室,曾是母儀天下的隋煬帝皇后,也曾做過重臣宇文化及的淑妃,更曾傷心地離別戰亂的中原——遠嫁異域,成為突厥番王的王妃。幾番波折、幾許坎坷,最終葉落歸根,以唐太宗昭容的身份逝於長安鳳輝宮。

根據頭條網報導,她不是政治上能建立顯赫功名的女人,也不是一個能夠影響歷史進程的女人,在半個多世紀的風雲中,她以她的美貌、她的聰慧、她的賢淑常伴君王側,享受著生命的無奈與可貴,譜寫著命運的無常與奇特。

她,就是南朝梁明帝蕭巋的女兒蕭氏,人們一般稱她為蕭皇后。蕭皇后是歷史上一位奇女子,歷經多次改朝換代,卻總是讓那些君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這樣的女人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蕭皇后一生共經歷了5次婚姻,隋煬帝的皇后,宇文化及的淑妃,竇建德的小妾,兩代突厥可汗的愛妃。如果李世民真的納她為昭容,就是6次,這些正史上並沒有記載。

第一次婚姻:蕭皇后當時嫁給隋煬帝的時候,隋煬帝是晉王,後來隋煬帝當了皇帝,封她為皇后。

第二次婚姻:隋煬帝被宇文化及殺死了,蕭皇后要求宇文化及按帝王的禮儀安葬隋煬帝,宇文化及滿足了她的要求,在一切妥當之後,蕭皇后無可奈何地成了宇文化及的偏房。宇文化及自己登基當皇帝,封蕭皇后為淑妃。

第三次婚姻:竇建德把宇文化及殺後被蕭皇后的美貌深深吸引,霸佔了蕭皇后,把蕭皇后納為小妾。

第四次婚姻:遠嫁給突厥可汗和親的隋煬帝的妹妹、蕭皇后的小姑義成公主,聽到李淵已在長安稱帝,又打聽到蕭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來到樂壽迎接蕭皇后。竇建德不敢與突厥人正面對抗只好乖乖地把蕭皇后及皇族的人交給來使。蕭皇后到了突厥後,突厥可汗也被蕭皇后的美貌深深的吸引,娶了她。

第五次婚姻:這個突厥可汗死後,按突厥人的風俗,老番王的妻妾——義成公主與蕭皇后姑嫂兩人又被新任番王接納,成為他的妻妾。

第六次婚姻:唐太宗貞觀四年,唐朝派大將李靖打敗突厥,要回了蕭皇后。這時蕭皇后已是48歲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才33歲。野史上有記載,李世民也被蕭皇后貌美深深吸引,納她為昭容。

女人的魅力是否可以對歲月免疫?答案是肯定的,蕭氏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她從13歲嫁為隋朝晉王妃開始,歷經楊廣、宇文化及、竇建德、突厥處羅可汗、吉利可汗和李世民等6位丈夫,雖然身上的標簽從少女、熟女、大媽一直換到大娘,但是她的魅力從未打折,直到67歲那年快快樂樂地病死在大唐的皇宮。

在蕭皇后生活的時代,連變化相對緩慢的國號都換了梁、陳、隋、唐四個,而她本人作為魅力女人的代言人身份卻能長盛不衰,古今中外幾乎無人能出其右。唐太宗深為她的明曉事理而折服,對她愈加敬重。蕭皇后在唐宮中又過了18年的皇后生涯,67歲才壽終正寢。

蕭皇后在做皇后之前的身份是公主,她的父親是南北朝末期的西梁孝明帝蕭巋。因為出生的年份是2月,根據當地的風俗認為2月出生的子女不吉利,所以蕭巋就把她交給堂弟蕭岌收養。

實際上,從後來的經歷來看,蕭皇后確實是天煞星下凡,不過她命中要克的是自個兒丈夫而不是老爹,這說明封建迷信偶爾也能撞到她之類的個把死耗子。話歸正題,養父病死之後,蕭皇后輾轉由舅父張軻收養,早年過了一段貧困的生活。在她8歲那年,命運之神對她露出了微笑。當時,隋文帝楊堅發動了對陳朝的戰爭,帶兵的是他的二兒子晉王楊廣。

楊廣

陳國君主陳舒寶本著昏庸到底的精神,對隋朝大軍視而不見,反而鼓動大臣們陪自己一起腐敗,結果被楊廣順利消滅。至此,隋朝完成了全國統一。為了表彰楊廣,楊堅除了給兒子加官晉爵外,還下詔天下名門世家,統統將家中未出嫁女兒的生辰八字呈報朝庭,以便為年方21歲的楊廣選一命理相配的王妃。誰知挑來送去,年齡相當的姑娘們這個不合,那個又相克,最終唯獨剛滿9歲的蕭皇后的的八字與楊廣的八字合在一起才是大吉,於是選定了她。因為女方年紀大小,接入宮中後並未馬上成婚,獨孤皇后對這位稚嫩可人的小媳婦十分喜歡,把她當成是自己的女兒撫養,並為她請了許多師傅,教她讀書、作文、繪畫、彈箏。聰明過人的蕭氏女學什麼像什麼,往往一點就通,四五年下來,她不但出落成一個明豔秀麗的小美人,而且知書達禮,多才多藝。

轉眼到了開皇13年,受命鎮守揚州的楊廣到長安和蕭皇后完婚。這一年,楊廣25歲,蕭皇后雖然剛滿13歲,但是作為美女她已經達標了。楊廣好色是出了名的好色,對新婚妻子自然喜歡得不得了。更讓他高興的是,早年有個水準還算湊合的大仙給蕭美眉算過一卦:母儀天下!蕭美眉既然會母儀天下,那麼作為丈夫的他不就是皇帝了嗎?

雖然現在太子是他的哥哥楊勇,但身在帝王家的他自然懷有當皇帝的志向也是很正常的,因此他把蕭美眉視為自己命中的福星,對她珍愛備至。可惜的是,他聽話只聽半句,算命先生在『母儀天下』四個字之後還有四個字——命帶桃花,意思就是說蕭美眉是當皇后在前,桃花劫在後,遲早要克死個把『採花人』。

楊廣完婚後,很快拉攏宰相楊素等人開始了奪儲行動。偏偏太子楊勇又是個天生找死的主兒,爹媽花大價錢給他娶的大老婆太子妃元氏他愛理不理,卻把心思都花在偏房雲昭儀身上。結果元氏受不了氣,上吊自殺了。楊堅和獨孤迦羅眼看自己省吃儉用攢的嫁妝錢打了水漂,一怒之下要廢掉楊勇的太子之位。

楊廣則乘虛而入,故意在母親面前極力裝出一副仁孝正派的樣子,還有意作出疏遠蕭美眉專心政務的姿態;而聰明識體的蕭美眉也一本正經地與他配合,還不時到獨孤皇后那裡哭訴楊廣只顧政務冷落了自己。他們夫妻的一唱一和終於打動了獨孤皇后的心,終於廢除楊勇太子之位,把楊廣推上了太子寶座。這時距離楊廣與蕭妃完婚已經七年了,也就是說,這對頗有心計的小夫妻,在母親獨孤皇后前面整整演了七年的苦情戲。之後,楊廣經過一番緊鑼密鼓的密謀,幹掉了幾個兄弟和老爹,提前登上了皇帝寶座。

成為皇帝的楊廣不用再裝模範丈夫了,本著家花不如野花香的色狼心理,他撇下蕭皇后,費盡心思徵選新的美女入宮。別的皇帝是三宮六院,他一口氣在西苑修了16院分別是:景明院、迎暉院、棲鸞院、晨光院、明霞院、翠華院、文安院、積珍院、影紋院、儀鳳院、仁智院、清修院、寶林院、和明院、綺陰院和降陽院。接著他從應徵而來的天下美女中,選出品端貌妍的16人,封作四品夫人,分別主持各院,並另外挑選320名美女學習吹彈歌舞,次一等的則分為10人一組,分配到各處亭台樓榭充當職役。

蕭皇后是個特皮實的人,深知這個風流的皇帝丈夫,不會像他父親那樣容易就範,自己也不具備獨孤皇后那樣的專制本事,皇帝擁有三宮六院、成群嬪妃又素有古制;因此只好放寬心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隨機識趣了。其實,不能不說蕭皇后這是明智的舉措,位極至尊的皇帝反正也管不了,不去惹他反而保全了自己。正因為蕭皇后的忍讓大度,所以沉緬於酒色的隋煬帝對她一直十分禮敬,自己享樂也不忘了蕭皇后。

宇文化及

注重了房事,自然就會疏忽國事。楊廣在位的十幾年間雖然征服了無數美女,卻沒有征服李淵等幾個美男。在他第三次遊興揚州之時,天下已經大亂。李淵、李密、竇建德等人紛紛舉兵,心灰意冷的楊廣決定遷都南京,不再回北方。

這時,窺視皇位和蕭皇后已久的宇文化及率領禁軍造反,率兵進入離宮,剛滿50歲的煬帝在寢殿西閣被縊殺。宇文化及早年曾對蕭皇后心存暗戀,幹掉楊廣之後,立即以她的兒子性命要挾,逼她做了自己的偏房。這時,在中原一帶起兵的竇建德,節節勝利,直通江都,宇文化及抵擋不及,一敗再敗,最後帶著蕭皇后退守魏縣,並自立為許帝,改稱蕭皇后為淑妃。不久,魏縣又被攻破,倉皇退往聊城,竇建德率軍一路追擊,最後攻下聊城,殺死了宇文化及。

作為勝利者的竇建德除了收繳宇文化及的金銀珠寶,還收繳了魅力不減的蕭皇后。雖說已經作了兩次寡婦,失去了兩任丈夫,但是蕭皇后的美艷姿容和高貴氣質卻從沒失去。竇建德本著不要白不要的思想,把宇文化及的淑妃變成了自己的王妃,在樂壽地方縱情於聲色之娛,幾乎忘記了自己逐鹿中原的初衷。

竇建德

幸虧竇建德有個醋缸級的原配夫人曹大嫂,她常在他們兩人黑燈瞎火『共赴巫山』的時候,突然頂著超大號燈泡冒出來撒潑發怒,弄得竇建德大失情趣。這時北方突厥人的勢力迅猛地發展起來,大有直逼中原之勢。

原來遠嫁給突厥可汗和親的隋煬帝的妹妹、蕭皇后的小姑義成公主,聽到李淵已在長安稱帝,又打聽到蕭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來到樂壽迎接蕭皇后,竇建德不敢與突厥人正面對抗,只好乖乖地把蕭皇后及皇族的人交給來使。蕭皇后在幾番轉折後,不想居然會移民到突厥。在國外,她的魅力依然是把無往不勝的利劍,一舉戳穿了突厥父子兩代元首處羅可汗和頡利可汗的心。

吉利可汗

然而,蕭皇后不是一般的紅顏禍水,而是骨灰級的紅顏禍水。十年後,也就是唐太宗貞觀四年,唐太宗派大將李靖大破突厥,作為第五任丈夫的頡利可汗也丟了飯碗,幸運的是沒丟腦袋。蕭皇后再次作為戰利品被帶到了勝利者李世民的面前。世上如果有征服男人的萬能鑰匙的話,我想蕭皇后就是了。此時的她已經48歲,而李世民才33歲,但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起,李世民就被這個雲髻高聳、腰似楊柳、臉似牡丹的老女人征服了。

隨即,此時還十分勤儉節約的李世民為她舉行了一次盛大的宴會。此次宴會到處張掛華麗的宮燈,桌上堆滿山珍海味,唐太宗以為這種場面已夠豪奢了,因此問身旁的蕭大媽:『卿以為眼前場面與隋宮相比如何?』。其實,眼下這點排場距離隋宮的豪奢情形還差得遠呢!隋宮夜宴時並不點燈,而在廊下懸掛120顆直徑數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設火焰山數十座,焚燒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晝,又有異香繞梁,如入仙境,每晚燒掉的檀香就有200多車。對此,蕭皇后不便明說,只是平靜地說道:『陛下乃開基立業的君王,何必要與亡國之君相比呢!』

李世民

太宗立即明白了她話中的含義,深為她的明曉事理和言語得體而折服,對她愈加敬重和疼愛了。蕭皇后在唐宮中度過了18年平靜的歲月,67歲時溘然而逝。李世民以后禮將蕭皇后葬於楊廣之陵,上謚湣皇后。

如此結果,是她——曾經的蕭皇后所萬萬沒想到的。她在大唐的宮殿中幸福地度過了自己的餘生。貞觀22年(648年),她臥在病榻上氣息奄奄,她夢到了許多事情,也回味了自己不同尋常的一生,最終安然地閉上了眼睛。

歲月崢嶸,往事悠悠。這個柔弱的女子走完了她不同尋常的一生。

時下有句話叫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可以在周圍幾棵樹上多死幾次。蕭皇后從楊廣、宇文化及、竇建德一直換到頡利可汗,結果這幾棵都累死了,她卻始終沒死成,正如那句廣告語說的,年齡對她只是一個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