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艷:從反服貿運動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局限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研究員郭艷在論壇上發言。

第七屆兩岸青年學者論壇13日在三亞召開,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研究員郭艷在論壇上發言指出,2014年3月台灣爆發了主要由年輕世代主導參與的『反服貿』運動,此次運動既無法改變台灣政治體制中蘊含的統獨窠臼,又加速了台灣競爭力的下滑趨勢,更重要的是惡化了兩岸關係,整體而言並非一場積極、進步的運動。

根據台灣網報導,郭艷指出,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以『反服貿運動』領導者為代表的部分台灣年輕世代,未能處理好以下幾個問題。

首先,公民社會與『國家機制』的對立。郭艷認為,近年來台灣政治人物和社會大眾的諸多表現顯示,台灣式民主已異化為民粹主義,甚至還有衰退可能,台灣的公民社會遠未成熟。台灣『國家認同』上的差別引發藍綠二元對立,使得民眾在重大選舉中常被迫選邊,這種局面既不利於維護台灣民眾的切身福祉,也與當今時代提倡建構公民社會,關注民生議題的潮流不符,更使得台灣社會運動長期無法擺脫政黨政治的桎梏。

這在『反服貿運動』中再次得到驗證。這次運動雖然體現了相當的自主性,也不斷撇清藍綠惡鬥的標籤,事實上卻不斷在循環著藍綠惡鬥的模式。當這場運動跳脫不出藍綠鬥爭框架,就只能淪為鞏固藍綠格局的側翼,並將台灣內部的種種問題加以外部化。比方,將『反中』作為面對問題的廉價解藥。只知『反』而提不出到底『要』什麼,這才是台灣真正的『憲政危機』。

其次,如何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謀求經濟發展,並兼顧經濟增長與公平分配。郭艷表示,此次『反服貿運動』中,關於服貿乃至自由貿易的利弊問題並沒有得到充分的展開,遂有學者稱之為『不反服貿的反服貿運動』。

《兩岸服貿協定》無論是放開的產業類別,還是放開產業類別的深度,大陸對台灣的放開程度要遠高於台灣對大陸的放開程度,台灣能獲得的益處也是顯而易見的。但反服貿行動沒有將理性作為衡量正確與否的標尺,無疑會使台灣經濟雪上加霜。

年輕人未能充分理解服貿的情況下,很容易將『反服貿』與『反中』相結合,這值得檢討。『黑島青』組織曾將台當局的經濟政策視為『失控的發展主義』,問題是,如果沒有經濟增長提供財源的話,公平正義不過是口號而已。如果沒有穩定與繁榮的經濟狀態,他們孜孜以求的『小確幸』將失去根基。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客觀現實與主觀想像之間的衝突。郭艷指出,『反中』意識主導下的『反服貿運動』並非單一的偶然事件,實際上有著深厚的社會土壤。它與日本50年的殖民統治、兩岸隔絕半個多世紀有關,但更主要的是李登輝、陳水扁當局推行『獨化』政策和教育的結果。再加上美日為強化其『以台制中』戰略,不時對其推波助瀾,供給養分,使得台灣民眾以『中國』為核心的國家認同發生了明顯變化,統獨立場上的『去中趨台』趨勢日益明顯。

郭艷認為,當『反中』成為台灣政壇唯一政治正確的立場,台灣社會被『恐中』、『仇中』的情緒所籠罩。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李光耀先生所說的那樣,『李登輝當「總統」時,他發起台灣化的進程,強調該島脫離大陸。但是這不會改變最終統一的結果,這樣做只能使台灣人民在重新統一實際發生時更加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