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男子棄國企荒野鑄劍 國企中層變隱居俠士

男子棄國企荒野鑄劍。

河南省鄭州市古滎鎮東北角一處麥田邊緣,2015年4月10日,80後賈懷進放棄國企的工作荒野鑄造刀劍。在28歲之前,他開過汽修廠,承包過魚塘,賣過高爾夫用品,也曾借『漁』會友,而且還當過國企的中層領導。在28歲之後,他定居在古滎的一處麥田中,刨銼、打磨、雕刻、淬火……鑄著劍。

豪情

根據新華網報導, 13日春光明媚,在古滎鎮的一處麥田和樹林的交界處,一座普普通通的院子,映入了記者的眼簾。院子的大門敞開著,三隻籠子中的兇猛藏獒,在七八隻土狗的『提醒』下,發出凶殘的叫聲。就是在這一陣陣犬吠中,記者見到了這裡的主人賈懷進。

魁梧的身材配上一身漢代的素服,頭髮箍起來『扔在』腦後,脖子上還掛著一大串珠子,初識賈懷進,頗具江湖氣息。偌大的院內,到處都是刀劍,小的,大的,打磨好的,待打磨的。視野範圍內,沒有看不到劍的地方,就連屋內喝茶的台子上,也堆放著刀劍。這些,都是賈懷進的作品。

拿起一把略生鏽的刀,賈懷進說:『這是我上初中時,15塊錢人民幣買的,一直陪著我,到現在也有20多年了。』賈懷進笑著把我們帶到了後院,20多隻同樣凶殘的藏獒,讓記者一行只能『倉皇而逃』。有人曾向賈懷進求購過藏獒,賈懷進都一一拒絕。『藏獒就跟媳婦一樣,不是誰想牽走就能牽走的。』他說。

真情

在這個破舊的小院裡,賈懷進已經度過了1500多個日日夜夜。這只是他的第二段故事,第二種人生。孩提時期,賈懷進就開始『把弄』祖輩留下來的清朝時期的匕首、槍頭。『最喜歡做的事兒,就是跟夥伴們拿著一把釘子,放到鐵軌上,等著火車壓成把刀。』他說。

刀劍對於男人來說,就是一種割捨不掉的情懷。他開過汽修廠、高爾夫專賣店、漁具店,後來還在一家國企當車間主任,拿著一個月六七千塊(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高額工資,他仍然覺得生命中總有欠缺。

不願意過受制於人的生活,再加上使命的召喚,2010年,他辭職回到古滎,在荒野中,蓋起幾間小屋,在院子裡壘起打鐵的火爐,搭好棚子,擺上風箱,搬來了鑄劍需要的,從鍛打、刨銼、打磨到雕刻、淬火等一切流程的設備,然後祭拜天地,開始了鑄劍生涯。鑽研、摸索……為了找到鑄劍的精髓,他還特意拜訪了龍泉寶劍協會的掌門人。

柔情

中午,賈懷進喊上媳婦,帶著記者,一起到古滎鎮上吃飯。這頓飯吃起來很輕鬆,也很有意思,賈懷進總會習慣性地為媳婦夾菜。紙巾放在記者面前,賈懷進也總是直起他魁梧的身子,幫媳婦拿紙巾。

賈懷進的媳婦說:『他一天得兩包煙,一瓶酒。』聽到這些,賈懷進略顯自豪地大笑起來。『遇到這樣一個媳婦,甘願跟你守在農村的荒郊野地,支持著你的夢想,誰都會好好對她。』賈懷進說。

劍情

賈懷進從不肯承認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刀劍愛好者,因為心中常常會有一把隨時出鞘的寶劍,以前他稱之為勇氣,現在他希望那是責任。他認為,刀劍精神,就是一種情懷,更勝似生命。當賈懷進拿著鑄造好的寶劍時,明顯感覺到一股人劍合一的銳氣。

被封為『馮池』寶劍傳承人的賈懷進做的刀劍剛柔並濟,他用自己鑄造的刀劍砍油桶,一砍一個洞。而3公分的鋼板,一下就能砍斷。就連身上的汗毛,輕輕就可刮下。正是因為賦予了更多的歷史價值和手工研磨價值,賈懷進所製作的刀劍一把可售賣到十萬至二十萬元。

如今他也成為大陸國內刀友圈裡的知名人物,甚至有加拿大等國外友人不遠萬里來找他鑄劍。而在鄭州市古滎漢代冶鐵遺址博物館內,也專門為他的刀劍設置了一個展廳。他最大的夢想,是要復原漢劍,在潛心研究載有先人智慧的刀劍上,把老祖先的傳統技藝很好地保留下來。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看著賈懷進的刀劍,有武俠情結的人都不免浮想聯翩,仿佛看到那個鐵馬兵戈入夢來的年代。

喜歡喝酒喜歡煙,喜歡藏獒喜歡劍,這是媳婦對賈懷進的評價。日升日落,四季輪替,命運之輪年復一年轉動,在古滎的荒野中,總能看到他鑄劍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