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爭入亞投行:仰望星空 更應腳踏實地

大陸國台辦新聞發言人馬曉光15日在例行發布會上重申:歡迎台灣方面以適當名義參與亞投行。

近日來,台灣以何適當名義加入亞投行成為兩岸焦點話題。記者15日就此議題連線採訪台灣勞動黨主席、兩岸和平發展運動召集人吳榮元以及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經濟研究室王敏博士,兩位觀察人士認為:進入到龐大的海外發展市場,對解決台灣當前的『悶經濟』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台灣要搭乘大陸經濟騰飛的順風車不僅『應仰望星空,更應腳踏實地』。當前最重要的是摒棄政治思維,彌合台灣分歧,與大陸展開務實協商,分享經濟紅利。

價值10兆美金的入場

根據台灣網報導,台灣經濟呈淺碟形特點,海外市場對台灣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台灣申請加入亞投行,用吳榮元的話說,相當於拿到了一張至少價值近10兆美金的入場券。進入到龐大的海外發展市場,對解決台灣當前的『悶經濟』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也是一個重要的平台。

王敏認為,台灣若加入亞投行,就好比在分享一塊巨大的『蛋糕』,拓展台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發展空間,為台灣經濟發展提供更大發展動力。

那麼,台灣身在其中的優勢何在?王敏指出,從具體行業看,台灣在工程建造、智慧電網等基礎設施產業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力,加之在資通訊、國際金融服務等領域有很強的優勢,這張『入場券』等於是為台灣基礎設施等相關產業參與和分享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龐大市場提供了機會,無論從短期助推台灣經濟發展,還是長期為台灣經濟轉型升級都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吳榮元同樣認為台灣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極具自身特色,況且外匯儲備名列世界前茅,開發程度與積累技術水準專業,在經濟發展進程中又形成了包括人力資源在內的軟實力,這些都是台灣參與國際市場開發時所擁有的因素和條件,再加之與大陸的合作,包括ECFA等經濟聯結,這都是台灣加入亞投行的優勢所在。

從兩岸共同體到亞洲共同體

吳榮元指出,加入亞投行的契合點關鍵就在兩岸的力量,沒有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台灣幾乎沒有什麼出路。現在,全球都在強調可持續發展,台灣作為小型經濟體,沒有理由不融入共同發展的大潮流,這不僅是亞洲共同體,也將是兩岸共同體。

『在自己家裡坐下來談,沒有比這更好的了。』吳榮元認為,加入亞投行,可以為兩岸關係新的互動帶來啟發。若在秉持『一個中國』的政治互信基礎之上來談,台灣以這樣的方式加入和參與國際組織,不僅是一個新模式,也將突破兩岸在國際空間一直無法理性對談的瓶頸,這也是大形勢發展之下,台灣必然要經歷的選擇。

王敏表示,若台灣加入亞投行,是兩岸經貿合作由過去的『存量式』的發展方式,即主要著眼於盤活兩岸經濟自身,向『增量式』的發展方式升級,即兩岸共同拓展第三地等國際市場。

他認為,兩岸經貿關係發展方式的轉變有助於減少兩岸經濟合作的障礙,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兩岸相關業者完全可利用這一新平台,發揮各自優勢,展開密切合作,共賺世界的錢。同時也可進一步深化兩岸企業間合作,促進兩岸經濟合作與兩岸共同拓展國際市場的良性循環。

政治因素或將局限台灣未來

台灣申請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未果,台灣又有不少聲音反彈,反對黨更藉機炒作。為此,台灣海基會前董事長江丙坤日前表示,無論參與的名稱是什麼、創始成員還是一般成員,台灣都應該積極爭取。如果單純因為名稱等問題就不去參加,就會失去一切。

大陸對台灣以適當名義參與亞投行公開表達歡迎,但台灣是地區經濟體,如何適當的名義和方式加入,不僅考驗兩岸政治互信,也在相當程度上影響未來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與其『國際空間』的走向。

『最大的問題可能局限於國際格局以及政治方面的因素。』吳榮元表示,雖有國際慣例,但台灣在名稱方面仍是一個需要斟酌和考量的問題。另外,台灣的政治體制包括國際資金的投資還需要在台灣立法機構有一個審議的過程。面對台灣內部政治流程的障礙,以及複雜的政治體制干擾等問題,吳榮元堪憂,因為這樣的延誤,在時間上對台灣不利,台灣已經耗不起。

『雖然台灣未能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但這不影響其未來成為普一般成員。對台灣而言,蛋糕仍在眼前。』王敏認為,台灣參與亞投行將是很重要的『試金石』,只要兩岸透過務實協商,在『一個中國』框架內對台灣參與的身份與方式作出合情合理安排,無疑將為未來兩岸經濟共同發展與亞太區域合作機制相銜接提供更多路徑與方式。

台灣要搭乘大陸經濟騰飛的順風車不僅『應仰望星空,更應腳踏實地』。王敏指出,當前台灣最重要的是彌合台灣分歧,與大陸展開務實協商。既要抓住契機,積極參與,又不可為參加而參加,或主要從政治『外交』等方面思考,而應摒棄政治的思維,從產業和經濟層面出發,將其作為推動台灣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戰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