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地下飆車調查 警車追不過跑車

地下飆車調查。

大屯路藍寶堅尼和法拉利因超速發生嚴重交通事故,儘管目前仍未定性,但兩名駕駛者已經被刑事拘留。繼2013年東壩地下飆車被曝光之後,北京的地下飆車族再次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根據騰訊新聞網報導,飆車的一定是有錢人嗎?也未必如此。『開好車的有有錢人的飆法,沒錢人有沒錢人的飆法。』這一直是北京地下飆車的一個公認的行規。那麼,地下飆車究竟在北京有多盛行?

取締!飆車聖地終難逃的命運

此次藍寶堅尼和法拉利相撞的路段其實對於飆車族來說並不是理想的聖地,大屯路隧道總共只有不到一公里長,在隧道的入口就有明顯的限速60的標識,即便再好的車在裡面也只能享受短暫的駕駛快感。只是駛入隧道的感覺,有點酷似電影裡畫面。跟它平行的還有一條慧忠路隧道,限速50,長短差不多。都不是最理想的飆車聖地。

在地下飆車圈曾經有兩個地方是每週末大家都會聚集的地方,一個是鳥巢往北的天辰西路,另外一個就是兩年前被曝光的東壩。週五晚上8點天辰西路,週六晚上9點東壩,地下飆車圈裡每週都有這樣兩個集結的時間和地點。

天辰西路周邊沒有住宅,只有一家五星級酒店,東側就是奧林匹克公園,西側是一些室外五人制足球場,整條路南北向雙向四車道,全程兩公里,只有兩個紅綠燈,看看都像極了飆車電影的取景地。早些年鳥巢周邊配套設施還不完善,所以東西向車流很少,加上周圍沒有高層建築,這裡是地下飆車族最愛的一條直行『賽道』。知名,也就意味著這裡早就在海澱交通大隊『掛號』。為了防止再次發生飆車事件,海澱區在幾年前就在這里加設了減速帶,幾乎每200米就有一條。如今每一個經過這條路的車不僅不能飆車,連每公里60的速度都開不起來。在這之後,這裡就難以再看到飆車族了。

東壩這條路原本也是一條剛剛建好沒有完全被開放使用的路,全程3公里,天上就是開往首都機場的航線,路兩邊沒有任何住宅,也是理想的飆車路段。據瞭解,這條路因為臨近很多改車場,不少車都是改裝之後選擇在這條路試車,之後就開始被飆車族利用,在每週末開始進行公開的飆車活動。據稱當年這裡最壯觀的時候,晚上能夠聚集500多人站在路邊觀看飆車,來晚了甚至都沒有位置。

『當時也是奇怪,這周圍一公里都沒什麼住戶,位置這麼偏,怎麼一到週末就能出現那麼多人?』幾年前,小劉幾乎每週末都會跑去看這兩個飆車聖地的比賽,但近些年因為這兩條路都被取締了,所以也不再有機會能看到了。不過,在地下飆車圈不僅僅是飆車者本人,就是那些愛好看飆車的人都很遵守圈內的規矩:絕不會跟媒體透露飆車地點。『兩年前就是因為媒體曝光了東壩,之後,那里加了減速帶,再沒有機會去看了。現在只要一讓媒體知道,肯定還是被取締。』小劉對於目前飆車圈經常聚集的地方守口如瓶,不過他也承認這些年在北京市區內能夠飆車的地方已經不多了,有些人則開始選擇在郊區一些沒有開放的路上繼續飆車。

【深度】地下飆車調查:警車追不過跑車
天辰西路已不是飆車天堂。

監管難!警車追不上跑車

據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相關負責人透露,除了這兩塊已經被取締的路段,亦莊、大興黃村和房山有幾條剛剛開通的路,因為知道的司機不多,所以成為了飆車族喜歡聚集的地方。

在好萊塢大片裡,我們經常能夠看到飆車族和警車上演一幕幕刺激的『貓鼠大戰』。很多人也在質疑,大陸的交警為什麼不能利用這樣的方式去管理?

聽到這樣的問題,海澱交通大隊相關負責人李警官(因公安系統只有官方發言人才能接受採訪,所以隱去名字)也顯得很無奈:『最現實的問題是車況問題。那些飆車族都是開的什麼車?動輒上百萬,我們的警車想追也追不上啊!』

另外李警官透露,在法律上之前也有律師專門提到過員警追捕飆車族的一些建議:『從法律上,其實是不建議我們去追的。因為一旦在追的過程中出現事故,責任很難分清。所以追並不是最好的辦法。』

李警官告訴記者,因為飆車跟超速很難劃分區別,所以在交通管理局內並沒有特別明確的飆車案例統計,而對於這些飆車族,他們通用的方式就是透過道路上的網路攝影機記錄,或者在他們可能作為終點的路段去堵截。『但這些效率其實都並不高,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那些高發的路段加設減速帶和網路攝影機,但並不是所有的路都通用這種方法。』李警官告訴記者。

很多開豪車的人都會加盟一些俱樂部,而不少地下飆車族都是來自於這些俱樂部,如果從俱樂部下手根治是不是更加有效?李警官說這種方法也不可行:『很多俱樂部都是組織大家到正規賽車場開賽道的,儘管可能有些地下飆車的人是這些俱樂部的,但大有可能都是個人行為,我們也不能一竿打死,把正規合法的俱樂部取締。』從交警方面,要想徹底杜絕飆車,也存在很多現實問題無法解決。

【深度】地下飆車調查:警車追不過跑車
警匪追逐飆車一般在大片和遊戲中出現。

回歸賽道!二環十三郎的老生常談

提到地下飆車,在北京最出名的莫過於7年前的『二環十三郎』。當年被很多飆車族看作是偶像的『二環十三郎』陳震,如今再回想起當年的一幕也慶幸『員警及時把自己抓了』。

『其實,比賽比跑街更刺激、更安全,在正規的賽道,做好防護,傷害的可能性被減小。合理合法地去比賽,還能拿到獎杯,這不好嗎?』在陳震看來,馬路上飆車的人都『很傻』,是不值得一提的『反面教材』。

陳震說他原來喜歡刺激、現在也喜歡,所以他選擇了賽車場。『在大陸,一年有很多賽車比賽,參加的門檻也並不高,根本不愁沒有比賽跑。』由於早已不參加地下的飆車,陳震說他並不瞭解現在的那個圈子,但是在正規賽道上馳騁,他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也很開心。

如今陳震回想起自己那段『光輝歲月』只感覺到後怕和愚蠢。『公路飆車跟酒後駕駛一樣,很愚蠢。』作為過來人,陳震認為公路飆車根本沒有技術可言,只有兩點,一是膽子夠大,二是夠幸運,『路上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的,你想超過前面的車,完全靠猜,猜他下一步是走怎樣的路線。』被稱為『二環十三郎』的陳震,一共在二環上飆車十一次,直到他最後一次被員警攔下。多年過去了,陳震終於可以袒露心扉,他說他也曾經恐懼過,跑(飆車)到中間的時候不想再跑,因為曾與死神擦肩而過,因為危險是那麼的不可控。

陳震說他甚至慶幸那一次被員警抓到,『真的,那時候因為面子不得不跑,如果不被員警抓到,那麼無非有兩個結果,一是輸,當然面子也沒了;二是發生車禍,那後果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陳震認為自己是幸運的,現在仍能在賽場上找到馳騁的快樂。

『其實,在賽道上跑比在馬路上更刺激,在馬路上折騰的都是不敢上賽道的膽小鬼,賽道上需要克服的恐懼更多,是不斷挑戰自己極限的快樂。』現在,陳震自己在路上開車,從不超速,不做任何違章駕駛的事情。

【深度】地下飆車調查:警車追不過跑車
『二環十三郎』如今只選擇在專業賽車場追求速度與激情。

賽道昂貴!價格門檻催生玩命跑山族

在記者的調查中,發現玩車的圈子裡其實真正的地下飆車族並不多,大部分都是玩改裝車,很少有人在馬路上用自己的生命當賭注。

而在飆車圈內,遵循『二環十三郎』的建議改跑賽道的人也不在少數。此次大屯路隧道撞車事件中,有網友爆料了這兩個豪車車主是來自北京一家知名的超跑俱樂部,而該俱樂部負責人張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不僅澄清了該事件跟俱樂部無關,還透露了SCC超跑俱樂部的一些情況。該俱樂部入會章程裡面明確要求,會員要有一輛以上跑車,而且會員要有5000萬以上的個人資產,但後面這條目前還在調整試行中,尚未正式公佈。

當然,俱樂部的規定也很嚴格:『俱樂部一直致力於安全駕駛,引導會員去賽道,不遺餘力杜絕酒駕、超速駕駛等違章行為,俱樂部章程中明確規定,如有此類行為,直接除名。』據張寬介紹,俱樂部的年齡構成是20-40歲喜歡玩車的人為主,至於職業沒有做具體的調查,但是以自主創業的為主。

俱樂部的主要活動地點就是北京金港賽道,以俱樂部和場地的合作為主。金港會有賽道開放日,在開放日按照小節收費。對於散車,2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20分鐘/小節的價格享受的是在賽道可容納的範圍內,和其他的車共用賽道;買斷的話,是1000元/半小時。也有熟客表示1200元可以跑一天。

北京另一家比較著名的賽道是銳思,這裡的賽道相對較小,收費標準為200元/半小時/小節。對於普通收入的人來說,一個月要拿出1000元甚至更多用來在賽道飆車,的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仍有一些飆車族不相信飆車是貴族遊戲。於是,在北京的地下飆車圈也有著一個比飆公路更加危險的飆車族,圈內叫做『跑山』。簡單地說,他們就是像《頭文字D》裡一樣,選擇在山路飆車。

【深度】地下飆車調查:警車追不過跑車
高崖口跑山的規模壯觀。

據瞭解,這些『跑山』的人每個月大概會安排兩次活動,大部分選擇的飆車地點在門頭溝109國道上,一路拉車隊到十渡的山裡,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買不起豪車、交不起高昂賽道租用費的普通人,車輛都以改裝車為主。據稱,『跑山』的頭車甚至還有夏利。行走山路,彎多坡多,速度肯定受影響,但在有些路段肯定是超速行駛的。這樣的『跑山』是否違法很難下定論,他們也會拍攝一些飆車的影片放在網路上。他們用這樣的方式享受著飆車帶來的快感。

結語

曾經有很多媒體報導北京的正規賽道生意不好,與之相對的,是地下飆車的盛行。大屯路隧道兩輛豪車發生的交通事故,在飆車圈內其實一直很受鄙視。因為圈內都知道,現在開得起豪車的都已經回歸賽道,因為動輒上千元的場租費對於開得起百萬豪車的人來說算不了什麼。然而,這些人畢竟只是少數人,大部分普通工薪階層上不起賽道。這部分酷愛飆車的人要麼只能因為擔心生命安全而扼殺掉這個念頭,要麼就選擇用生命去『跑山』。北京的賽道經營,仍存在巨大的需求空間。

【深度】地下飆車調查:警車追不過跑車
山道彎多坡陡,飆車容易出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