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正式亮相 亞投行開啟行動時刻

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正式亮相。

覆蓋五大洲,囊括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15日正式亮相。亞投行的籌建工作正緊鑼密鼓地展開,一個屬於世界的戰略構想已經轉向行動時刻。

根據新華網報導, 從亞投行啟動籌建到各國紮堆申請搭乘『東方快車』,短短半年時間,亞投行的『眾籌之路』受到了域內外的廣泛追捧,這與其開放、包容的原則,肩負大國責任的使命,以及補充增益全球治理秩序的清晰定位密不可分。

眼下,亞投行的籌備工作開始邁向縱深與細節設計,股權結構公平性、運行機制透明性、貸款配置公正性和決策流程高效性等問題備受外界關注,化解這些疑慮對亞投行未來的運行和發展至關重要。

亞投行的創立是適應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發展現實的產物。加入亞投行的國家和地區所處的經濟和金融市場發展水準不同,各國利益訴求不盡相同。其中處於相對劣勢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由於基礎設施建設薄弱,發展潛力難以充分發揮,而其獲取貸款的途徑又受到限制。

亞投行的出現,反映了新型國際關係,其目標是促進各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會將注意力集中放在經濟發展上。正如大陸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所說:『亞投行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為主導的多邊開發機構,未來會更多考慮發展中國家的訴求。』

應該看到,亞投行的主要目標設置是發展,是要投資準商業性的基礎設施,實現亞洲地區的互聯互通。對於那些急需發展資金與經驗的國家和地區,亞投行希望給予的不僅是『授人以魚』,更是『授人以漁』。

作為一家新成立的多邊開發銀行和多邊發展體系的新夥伴、新成員,亞投行可在治理結構、環境和社會保障政策、債務可持續性等方面充分借鑑現有多邊開發銀行通行的經驗和好的做法,避免走同樣的彎路,與現有的多邊開發銀行共同完善相關政策、推行重大改革,尋求更好、更符合實際的標準。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黃育川說,亞投行的建立不應被視為對達到高標準構成了威脅,而應被視為一個幫助現有多邊發展機構制定正確標準的難得機會。亞投行的目標不應是降低標準,而應是制定更加合理的標準。大原則是逐漸淡化過於遵循僵化規則的法律框架,轉向一種考慮結果、更加基於風險的策略。

目前世行已與亞投行在機構標準、框架制定等方面展開合作。世行行長金墉表示,亞投行未來在籌備、啟動基礎設施專案時可能面臨融資安排、投資回報率,以及風險管控等多重挑戰。世行在基礎設施建設專案籌備和社會保障方面有70年經驗,願意為包括亞投行在內的發展銀行提供知識和解決方案。

今後亞投行將遵循開放、包容、透明、負責、公平的原則設計其治理結構和相關的運營政策,充分借鑑多邊銀行好的做法提高運營效率,降低成本,與現有的多邊銀行實現充分的合作互補。

對於亞投行的核心理念,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是這樣描述的:精幹、廉潔、綠色。亞投行將是高度精簡的機構,專業人員全球招聘,堅決杜絕機構臃腫;將對腐敗實行零容忍;將促進綠色經濟和低碳經濟的發展,實現人類和自然和諧共處。

與此同時,在某種程度上,亞投行所發揮的『鯰魚效應』將刺激現有國際機構的活力,進一步推動改革。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馬凱碩說,建立更好的多邊機構將對世界有利,全球治理機構將得到更高標準的管理。在這個過程中,亞洲人民將生活得更好,亞洲世紀也將更快到來。

為使亞投行年底前正式投入運營,各種籌備工作正在加緊進行中。1月15至16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在印度孟買舉行籌建亞投行第二次談判代表會議,各方就亞投行章程草案進行了首輪磋商。各方計劃至少再舉行兩次談判代表會議,爭取年中完成章程談判並簽署,之後經成員國批准生效。

亞投行首席談判代表會議主席、大陸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15日表示,亞投行將根據公開、透明、擇優的原則選聘行長和高層管理人員。根據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通行做法,亞投行將在正式成立後召開部長級理事會任命首任行長。

據介紹,初期亞投行將主要向主權國家的基礎設施專案提供主權貸款。今後亞投行也將考慮設立信託基金,針對不能提供主權信用擔保的專案,引入公私合作夥伴關係模式(PPP),透過亞投行和所在國政府出資,與私營部門合理分擔風險和回報,動員主權財富基金、養老金以及私營部門等更多社會資本投入亞洲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

術因道成,道以術彰。隨著成員國的增加與開放程度的不斷深入,亞投行『得道多助』的趨勢,必將沿著『利益分享、發展互贏』的方向繼續前行。大陸將和其他意向創始成員國一道,將亞投行打造成一個實現各方互利共贏和專業、高效的基礎設施投融資平台,為金融穩定與地區發展作出特有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