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一日定妝照 記錄杜拜機場形色遊客

杜拜國際機場。

杜拜國際機場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每日客流量龐大,那麼問題來了,人們究竟來自何處,又將去往何方?瑞士攝影師Mathias Braschler&Monika Fische選擇在這裡待上一天,用鏡頭記錄下這些遊客的真實身份。

根據台灣網報導,沙烏地阿拉伯吉達港——大陸廣州,工作在大陸的哈利勒·穆罕默德,三個月前帶著他的妻子和女兒回訪了他們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家,如今,他們又準備回到大陸繼續工作。

杜拜——喀拉蚩,職業訓鳥師阿里·阿布達拉帶著他的三隻一級猛禽,準備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飛到巴基斯坦參賽。

一日定妝照記錄迪拜機場形色游客

廣州——尼斯,在大陸購物一番後,法國設計師斯蒂芬妮準備飛去尼斯。

曼徹斯特——德班,南非大廚安東尼準備從他的工作地回老家度假,途經杜拜轉機。

德里——紐約,印度禪師阿瓦杜特在進行他的傳教授業之旅,他表示自己的行走沒有終點,也不會停歇,希望遇到的人都能學會巴克提,一種虔誠的心靈瑜伽。

衣索比亞——模里西斯,索馬利亞律師默罕默德和他的同伴阿布迪拉赫曼,要去模里西斯參加一場涉及海盜問題的國際會議。

杜拜——莫斯科,來自菲律賓的凱特、梅琳達以及莉莎(從左向右)三人之前並不相識,她們分別就職於不同的崗位,包括工程師、會計以及高級文控專員,不過旅行將她們綁定在了一起,在飛過法國、比利時和荷蘭後,她們要前往西伯利亞感受高緯度的俄羅斯風情。

吉隆坡——科威特,來自義大利的奧雷里奧·吉拉烏多剛剛離開一場晚宴,他表示十分欣賞杜拜國際機場,這裡服務周到,能見到五湖四海的人,不論陌生不陌生,這都是一段難忘的經歷。話說回來,他是一個眼鏡收藏家,有超過六種顏色的鏡框,30多種不同搭配的眼鏡,拍照之餘,一直念叨著此事。

辛巴威——摩洛哥,五個健碩的黑人小夥,來自辛巴威的U23國家青年足球隊,準備參加一場國際邀請賽。

墨爾本——慕尼黑,瑪利亞和馬塞洛是一對來自西班牙的夫婦,他們習慣穿著這身行頭搭乘飛機,在他們的描述中我們得知,這身衣服是民航剛剛起步的專有套裝,一般人並沒有機會享有。

拉哥斯——雅加達,城市規劃師阿伊莎(左)是2013年穆斯林世界小姐,而阿德巴約則是一名電視台主持人,他們相約從奈及利亞飛往印度尼西亞,參加穆斯林世界小姐的加冕盛典。

曼谷——聖地牙哥,工作在杜拜的經濟學家安德烈前段時間去了曼谷度假,不巧的是,他因為即興買了一支水槍,而被機場警察請下了飛機,不得不搭乘其他航班前往智利,所幸天生樂觀的他並不沮喪,倒是把這經歷看的極其重要。

日本——德里,這位國際友人的曾祖父從印度移民到新加坡,而他的祖父就地扎根,開創了一家紡織公司,現如今他繼承祖父的公司並擔任總裁,這次他從日本出發前往德里參加一項談判活動,雖然旅途漫長,但看得出他還是十分淡然。

基輔——喀布爾,肖恩·科諾菲爾是一位安全培訓講師,自911恐怖襲擊後,他穿梭於不同的中東國家,向當地政府和企業傳授安全防禦的課程,而在基輔,他遇到自己的未婚妻,這也算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一大喜事。

衣索比亞——達拉斯,丹尼爾一家這趟前往美國的旅行可並不簡單,他們已經不打算回家了,對,他們在移民。

達卡——貝魯特,這五個人都是來自孟加拉國的女佣,她們已經在黎巴嫩工作三年了。

納米比亞——巴林,來自納米比亞高爾夫隊的兩位黑人小夥準備前往巴林,參加國際高爾夫錦標賽。

洛杉磯——墨爾本,兩位瑞士學生正休學一年在外旅行,年輕就是這麼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