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披露專訪李克強幕後 同意談話不作修改全文發表

訪談現場。

大陸國家統計局4月15日發布了一季度經濟資料,GDP增幅7%,6年最低;各地還像此前一樣發布著官員因貪腐被查的消息;當天,北京遭遇沙塵暴,13年來最強。

根據中國政府網報導,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選擇這一天,發布了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見該報總編萊昂內爾•巴伯的消息,顯然另有深意,雖然會見已經過去半個月。

《金融時報》文章的開頭,與當天發生在大陸的多件事情呼應:

『曾經動力十足的大陸經濟正以25年來最慢的速度增長,而且增速預計將進一步放緩;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正在展開大規模的反腐整肅;與此同時,大陸領導人正在努力清理幾十年來極為嚴重的工業污染。』

李克強會見巴伯的地點,位於北京天安門廣場西側的人民大會堂。這是李克強首次接受西方媒體機構採訪。除總編巴伯外,《金融時報》亞洲主編戴維•皮林和北京分社社長吉密歐也參加了訪談。

在《金融時報》的記者眼中,在長達一小時的問答過程中,李克強神情放鬆、談笑風生、應對自如。《金融時報》文章稱,這位大陸二號實權人物,似乎對上述所有問題都抱著泰然處之的態度。

大陸在亞投行上吸引了眾多國家的加入,連美國高官也形容為北京方面一個令人驚嘆的外交勝利。但在這次接受採訪時,李克強自始至終沒有表現出哪怕是一點點的得意。他多次堅稱,大陸無意打造新的國際秩序。

李克強甚至對美國主導的亞太貿易倡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表現出了謹慎的熱情。由於刻意將大陸排除在外,TPP已被許多人視為一個『唯獨禁止大陸入內的俱樂部』。

《金融時報》指出,大陸領導人在言談中喜歡使用比喻。李克強在闡述他對量化寬鬆政策和美聯儲(Fed)結束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擔憂時,措辭極其形象。

『實施量寬政策是比較容易的,無非是印票子,』他說。『在推動量寬政策的時候可能是魚龍混雜,什麼都能夠在汪洋大海中生存下來,現在還很難預測一旦量寬政策退出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李克強還把世界經濟比作一個『先得給他打點滴,打抗生素』的病人,暫時無法靠自身免疫系統來使肌體正常恢復。

《金融時報》同時披露,與不少對大陸高級領導人的採訪不同,李克強在這次採訪中沒用底稿,問題也未事先提交給李克強或他手下的工作人員。儘管這次會談內容原定不記錄在案,但李克強後來同意發表談話的全部內容,前提是不對他的話作任何修改,這一點讓《金融時報》感到非同尋常,『尤其在大陸的大環境下』。

李克強還稱讚《金融時報》派到大陸的記者中文水準很高,如果不見面,很難分辨出來是外國人在說中國話,他讚巴伯『有連珠炮發問的能力』。

文章認為,這次採訪是在人民大會堂香港廳進行的,選擇這個場所接見一家英國報紙的總編,極具象徵意義。《金融時報》記者甚至還注意到富麗堂皇的會談場所,以及端上熱毛巾、軟飲料和大量茶水的發式考究的服務員。

《金融時報》總編巴伯在採訪日記中形容:『在人民大會堂的香港廳,李克強總理像老朋友一樣接見了我。他低聲用英語說了幾句話,二十幾名記者的照相機立刻閃成一片。私下採訪這位大陸第二號領導人物是我夢寐以求的,但如此多記者到場讓私下採訪的願望泡湯。我的這次原定不見報的採訪登上了大陸中央電視台(CCTV)黃金時段的《新聞聯播》,是當天新聞的第五條。每天有1.35億人收看《新聞聯播》。此次會面原定不記錄在案,但經李克強總理現場首肯,改為專訪形式。』

巴伯寫道:雖然比起西方的名言名句,大陸領導人本能地喜歡使用成語,但他們在回答提問時已不再像十年前的領導人那樣長篇大論。不過仍需細細甄別,才能察覺出新的或是重要的資訊。

『我對李克強的印象是堅毅、博學,而且能夠臨場即興發揮。他對美國利率、非常規貨幣政策以及中日關係(目前兩國關係較之前略好,但仍然脆弱)等問題侃侃而談。不過在此次訪談中,李克強的中心思想是,改革已走上正軌,7%左右的官方增長目標雖不易,但還是能實現的。可以將之稱為經濟治理的「鯰魚學派」。』這位曾於2009年專訪過李克強前任——溫家寶的西方知名媒體總編如此總結。

據英國《金融時報》披露,在長達一個小時的採訪中,面對大陸面臨的諸多挑戰時,李克強態度是『泰然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