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旅行說走就走 66歲外教老師去過62個國家

66歲的土豪duang,有時候很頑皮。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前段時間,被網友稱為『史上最具情懷的辭職信』在朋友圈走紅。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總是讓人眼羨,不過,對Pedro來說,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似乎並沒那麼糾結。

根據重慶晚報報導,今(2015)年66歲的他,會6種語言,去過62個國家。朋友常跟他開玩笑:『你能那麼灑脫,是因為你壕。』每當這時,Pedro總會急得臉紅脖子粗:『我只是中文名字叫土豪而已,旅行為什麼非要等到有錢了才可以?』

任性外教名叫土豪duang

襯衫前面印土豪,後面印duang,戴著黑框眼鏡的Pedro留著鬍渣,跟人打招呼陣仗總是很浮誇,是個十足的表情帝。他是重慶大學外國語學院外教老師,來自美國。在校園,同學們從來不叫他英文名Pedro,而是叫他土豪duang。

記者18日下午,在校園見到這位和藹的老師。他告訴記者,現在他才弄明白土豪的意思。3年前剛來重慶時,他並不清楚。『為了和同學們交流,我覺得有必要取個中文名字,後來有位學生建議叫土豪,我就答應了,也沒問什麼意思。』Pedro說,他在課堂上自我介紹時,很多學生都笑了,『我認為那是大家的熱情。』

搞明白土豪意思的Pedro感到很意外:『真的嗎?但是我喜歡。』Pedro說,學生還給他了一件印有『土豪』的襯衫,夏天他便穿著襯衫到處逛。隨著duang莫名其妙火了,同學們又給Pedro的中文名字加了個後綴,叫他土豪duang。

旅行向來就是說走就走

『雖然我現在66歲,但我仍然在旅行,我去過62個國家。』Pedro說,每次旅行,自己從不做計劃,通常說走就走。今年寒假,在哈爾濱遊玩的Pedro去了中央大街,看到不少俄羅斯風情的產品。立即決定這個暑假乘坐7天的火車去莫斯科,再搭另一趟火車去阿姆斯特丹,再去巴黎,最後飛回重慶。

Pedro不理解身邊的大陸朋友,總是說等有錢了再旅行。同學們給他解釋:『Pedro,你是土豪好嗎,你肯定很壕,我們沒那麼多錢去旅行啊。』說到這裡,Pedro總是有些生氣:『我說過很多遍了,我只是中文名叫土豪,並不是真的土豪。旅行的方式有很多種,既可以大巴、也可以飛機,還可以乘船、火車等,可以選擇最便宜的方式。』『你們願意花錢買蘋果手機,卻捨不得拿著這錢去旅行。』Pedro說,不能遵從內心的決定,其他理由都只能是藉口。

18歲拿著10美元被趕出門

身上沒有錢,旅行的確沒有什麼底。不過,18歲的時候,Pedro就體驗過這樣的人生。他回憶,18歲那年,父親給他10美元,讓他離家出走。『不成功就不要回家,期間不能與家裡聯繫。』Pedro說,他求助叔叔,叔叔只允許在他家呆1個星期。1個星期後,Pedro從報紙上得到消息可以參軍。『參軍後可以免費上大學,那幾年的吃穿住行都解決了。』

『同學們總是說,有錢了再去哪裡,我告訴他們,沒錢只是藉口。』Pedro說,大學畢業後,他身上只有500美元,他去了日本。除掉機票,到了日本只剩下350美元。『第一件事情是買報紙,找工作。』因為喜歡旅行,Pedro後來找到一份空乘的工作,也正是這份工作,Pedro去了不少國家。

人生就是一直在做選擇

『Life is making choice(人生就是在做選擇)。』這是Pedro常掛在嘴邊的話。他希望同學們跟著內心走,不要say sorry。學生遲到、上課心不在焉等,他都不在意,不過他很討厭學生因為這些事情給他道歉。『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我的學生可以不來上課,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是他們必須要為他們的選擇承擔後果。』Pedro聳聳肩。

不過,Pedro也有發飆的時候,『你尊重學生,學生就會尊重你。但是如果我發現學生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我就會把我的鞋扔出去,當然,不是扔他們,只是扔得很遠。』『在課堂上,要是哪個小夥伴上課耍手機,他會收繳,7天之後才歸還。』學生汪行告訴記者。

死後希望同學手舞足蹈慶祝

66歲的Pedro如今還是孤身一人。『我的妻子就是我的職業,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學生,並且我的孩子永遠不會老,十八九歲的年輕人。』Pedro最焦慮的是朋友們問起他婚姻狀況後的一臉詫異。

Pedro空閒時總會去磁器口、黑山谷等地旅行。來重慶3年,愛上了這裡的風景,也愛上了這裡的師生們。不過提到重慶的美食,他只嘆『horrible(可怕)』,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我並不是不喜歡辣,我愛重慶的辣,可是不喜歡吃豬肉,很多川菜特別油,你看我的腰圍。』Pedro傷心地告訴記者,來重慶時是62公斤,如今飆到72公斤了,所以在校園只好騎單車減肥,他把長胖歸結為重慶的美食。在Pedro看來,死亡沒有那麼恐懼。他說,金錢財富都會消失,而能夠證明在這個世界存在過就是有人記得你的思想。

Pedro希望他有天能死在同學們面前而不是醫院。『如果我死了,我要我的學生去慶祝,大家都要出去唱歌跳舞。』Pedro說,在『妻子』和『孩子』面前離去,是他的願望。

即便66歲,Pedro絲毫沒有退休的願望。『視力好好的,耳朵能聽見,為什麼要退休?』Pedro說,自己會一直當一名老師,直到自己教不動。

學生:他是表情帝

重慶大學外國語學院翻譯專業的學生汪行與兩個小夥伴在教學樓大廳坐著聊天。聊著聊著,其中一個小夥伴開心地哼唱起歌來。

唱得正嗨,Pedro走了進來:『Oh,你帶藥了嗎?』小夥伴一愣:『我為什麼要帶藥。』當看見Pedro哈哈大笑時,汪行回過神來,土豪duang又在開玩笑了。

『他是個十足的表情帝,表情豐富,動作浮誇。』汪行告訴記者,每次走到安裝有網路攝影機的地方,Pedro總是主動上前和網路攝影機打招呼,做怪相,扭扭屁股,唱唱歌。

汪行說,剛開始自己也難理解老師為何都66歲了還那麼頑皮,後來Pedro告訴他,因為網路攝影機監控室的工作太單調,偶爾的搞怪能給後台工作者帶去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