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而立之年的「京二代」 一些人在「啃老」

而立之年的「京二代」畫幅像

在北京,他們已經成為同齡常住人口中的少數。他們從小有條件接受大陸最優質的教育,眼界較寬,情商好,整體素質較高,在居住生活條件以及人際資源等方面有著相對優勢。但到了大學和工作階段,他們面臨著來自大陸青年精英的激烈競爭,這是一種不進則退的社會處境,一旦表現不佳,就容易產生挫折感,有的還會出現過度『啃老』的現象。這些問題,不只發生在現在的『京二代』身上,也可能會發生在『京三代』等身上,也會發生在其他大城市的『二代』、『三代』身上。

定義
孤單的『少數人』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什麼是北京土著青年或『80後』、『90後』『京二代』呢?也許可以定義為那些生來就具有北京戶籍的『80後』、『90後』青年人。這個定義可能不全,但暫時先這麼討論吧。可以說,他們生活得很孤單。

首先,和其他城市的『80後』、『90後』一樣,這些人出生在計劃生育時代,大多數都是獨生子女。北京人特別是北京城裡人生育水準很低,近20年來的總和生育率始終在1左右,這意味著『90後』、『京二代』絕大多數是獨生子女,在家庭裡面屬於被照顧、寵愛的少數,他們生活得很孤單。隨著爺爺奶奶以及父母的變老,養老的壓力逐漸爬上肩頭,他們會進一步感受到這種孤單與無援。

其次,他們在常住北京的同齡人口中已經屬於少數。北京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人口流入規模很大,大陸全國乃至世界的精英特別是青年精英都向這裡匯集。在上中小學的時候,他們還覺得自己是這個城市的主人,等到上大學、特別是參加工作的時候,馬上發現自己成了少數。同齡的外地孩子很多小時候還沒來北京,但大了就會與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要不是上幾代人從人口結構上支撐著,青年『京二代』實際上已經是北京常住人口中的少數,未來占比將進一步下降。而且,若分區域、行業更是如此,例如中關村地區的重點高校、網路行業,『京二代』的比例就更小。

再次,『京二代』需要與來自全球的青年精英競爭。從2009年起,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資料中心由馮仕政、吳曉剛教授發起,對北京地區15所高校2006級和2008級共4771名本科生進行了持續多年跟蹤調查,其中有1332個樣本是『京二代』或『京三代』等。調查的資料顯示,在北京上學的『京二代』中80%以上都就讀於北京市屬高校,其中來自農村的孩子就讀市屬高校的比例更大,達90.1%;相反,外地來的大學生更多地集中在部屬高校尤其是部屬名校,80%集中在部屬211高校。只要看看這些青年的學校和學歷出身,可以預判『80後』、『90後』『京二代』所面臨的競爭和挑戰將是怎樣的巨大。

四類不同的面孔

在上述大環境中,『京二代』們究竟生活得怎樣呢?我們經常在各類報導以及親身經歷中見到過有些北京年輕人,學習工作不努力,買房、買車、深造學習等不僅主要依靠長輩,要求還高,甚至『啃老』啃得心安理得。但這些人應該不占多數。我認為,如果從家庭背景和個人能力好壞兩個方面綜合考慮,可以將『京二代』分為四類。

第一類:擁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同時自身能力較強者。這部分人的父母多為精英階層,身處體制內或者高收入的行業職業,而他們自身又有良好的品行習性,能夠在已經很好的家庭環境基礎上繼續努力奮鬥,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比如我們的研究對象中就有一些精英家庭的子女本科畢業的時候能夠保送北大、清華,甚至申請到國外名牌大學的全額獎學金。我遇到過的老師前輩中就有不少子女綜合素質很好,透過自己努力考上北大、清華、人大,甚至申請到國外一流大學,發展得也很好的。他們中有的還依照自己的興趣選擇了哲學、天文學、數學這樣在很多人看起來無用實際有著大用的專業。

第二類:雖然家庭環境優越,但自身能力不強。這一部分人從家庭條件上來講,真的不錯,但可能因為成長環境的影響,相對缺乏追求。小時候不好好念書,可能家裡想盡各種辦法,上最好的學校,請各種家教,也作用不大。長大了,需要靠家庭幫助找工作,做生意。有的甚至不努力工作,或把生意做砸。更有少數張口閉口問家裡要大票子、好車子、大房子,以彌補個人能力難以支撐起來的面子與自尊,『啃老』對其中少數人來講不僅不可恥,還引以為豪。我在生活中就遇到過這樣的『京二代』,父母有很好的工作,大學畢業了既不上班也不上學,在家閒著。同齡人上班的時候,他們在小區裡悠閒地遛狗;一到下午就開始呼朋喚友,約人晚上出去折騰。

第三類:家庭環境一般甚至較差,但是自身能力較強者。這部分人父母沒有很好的職業,很多來自北京郊區、農村以及普通工薪家庭,但父母努力給他們創造了很好的教育條件,並且培養了他們很好的性格,自己又很努力,上了較好的大學。我們調查中那些來自北京普通家庭,但考上重點學校的學生很多屬於這種類型,他們很多畢業出路不錯。也有一些即使學習成績不好,沒有考上好大學,但學習之外能力強的,勤奮努力有追求的,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第四類:家庭環境一般甚至較差,同時自身能力一般及較差者。這些人的家庭基本上處於社會中下層甚至底層,很多人的父母可能就是普通職員、工人、郊區的農民,甚至在國企改革期間成為下崗職工。自己又未能考上特好的大學,缺乏出眾的能力,因而在找工作的時候處處遭遇強勁的外地競爭者。其中多數最終不得不在那些願意或因為政府要求招些本地人的單位留下來。其中有些人多次求職都未能找到理想工作,甚至放棄了找工作的念頭,寧願整日與父母蝸居在狹小的房子裡,也不願意出去工作。我在調研中就曾遇到過這樣一個男生,大學畢業後不出去找工作,整日在家玩電腦,睡覺。他的母親對此非常憂慮,卻也無可奈何。她告訴我,兒子不出去工作的原因是覺得『朝八晚五,一年四季,那點工資對不住自己,還不如老太太退休金多』!

一些人在『啃老』

『京二代』的特點表面印象是話裡帶著京味,有點兒『貧』。他們接受與大陸全國青年類似的中小學和大學教育,獨具北京特色的群體文化和習性正變得越來越弱,但還是有一些共性特點。

第一類:『京二代』中不少人情商很高,綜合素質好,很自信。他們中很多人從小免於匱乏,坐享相對優質的教育資源,高考競爭不像其他地方那麼激烈,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資源發展學習之外的能力和興趣。在首都環境的薰陶下,見多識廣,處事能力強。我們經常發現北京年輕人雖然業務技術一般,但他們對北京以及各種事情很熟,從不怕生,很少有讓他們覺得驚奇的事情,他們能夠很理直氣壯、舒服又很直白地拒絕別人的要求或請別人幫忙。單位領導要想讓『京二代』加班,是件很需要技巧的事情。

第二類:這是一個分化很嚴重的群體。他們的家庭背景差異極大,有的位高權重,生活富裕,有的只是普通的工人、農民,甚至貧困家庭。而且家庭背景在他們身上的作用更大。接受調查的大學生中,北京孩子的家庭背景對他們大學畢業出路的影響比外地學生更為明顯,外地孩子更多比拼的是學習成績和在校表現。經過多年的分化,『京二代』如果回首去看自己同學和玩伴,會發現他們已經天差地別。我們調查的北京籍大學生中有超過12%的人出國留學,其中將近80%是沒有拿到獎學金都出去了的,有些卻連工作都沒有找到。

第三類:一般人在這樣一種高度分化的朋輩群體中維持自尊和面子是很難的,而且在大學期間,他們更傾向於維持與初高中同學的友誼,對發展與外地同學之間的關係不重視,加上他們經常回家不在學校住宿,對發展新朋友也有所影響。這導致他們不少人的朋友圈局限在北京的『發小』當中,缺乏新的朋友圈。

有的父母為了子女有更好的發展,甚至會阻止他們與外地青年談戀愛。一些女性甚至因此錯過戀愛結婚的機會,成為大齡『剩女』。但他們努力維持的圈子到了而立之年時通常已經高度分化了。這些高度分化的人中難免會有喜歡張揚的人,並經常有意無意地展示自己能夠輕鬆享受美好生活,以從同伴那裡獲得滿足感,並引發了另一些人的失衡,甚至產生盲目攀比,使他們買車買房時非好車不要,非大房不買,將壓力轉嫁到父母親人身上。

第四類:一部分年輕的『京二代』由於住房的壓力相對小一些,多數也算生活無憂。少數自己收入不高、甚至沒有收入卻希冀高消費的人,很容易『啃老』。當看到身邊有人買了好車,購置了房產,他們那種好面子的虛榮心隨時作祟,然而能力又不足以滿足虛榮心,這時候,父母、親人便成了索取的對象。

摒棄盲目的優越感

雖然很多『京二代』有優秀的父母,在北京有房產,但在這個飛速發展、快速老齡化的社會,他們面臨的競爭壓力和生活壓力也會越來越大,這是人口結構和社會結構變化共同催生的結果,已經無法回避。家庭根基、現有保護性制度、北京的相對優勢能給他們提供的有限保護將越來越微弱。那麼,『京二代』怎樣才能適應社會呢?在此有些建議也許可以參考。

首先,一定要破除『等靠要』的思想,充分變北京的地區優勢和家庭的地位優勢為自身能力優勢。高效合理地利用這裡的教育文化資源以及家庭積累的物質財富,將自己對於北京的瞭解,多年累積形成的社會資本、知識與能力應用到相關的行業和領域中去,揚長避短。合理合法地將自己的優勢轉化為更多的精神與物質財富,支援家庭與社會的發展。

其次,理性看待自己的優勢,不要形成盲目的優越感。生於北京並不必然帶來個人的優勢,父母親人積累財富和社會地位優勢,只有在自己勤奮努力並有能力的基礎上才能得到最好的繼承和發揚。盲目的優越感將導致青年人缺乏進步的動力和前進的方向。應該充分認識到,北京已經並非某些人的北京,而是一個極具包容性的國際大都市。

未來這裡仍將快速發展,並匯集各行各業的精英。要想繼續工作生活在這裡,必將遭遇到更為強勁的競爭對手。沒有十足的準備,光靠父母打下的基礎和生於北京的幸運是遠遠不夠的。也應該看到,北京之外還有更為廣闊的大陸與世界,將自己和子女培養成一個中國人、地球人,擁抱更為廣闊的世界,拓展在全國乃至全球的生活空間。以更加開放的心態結交全國各地、世界各國的朋友。

最後,提倡進行有限度的社會比較,尊重多元價值與追求,鼓勵青年一代樹立物質財富之外更為多元而崇高的人生目標,培育更高尚的情操和素養。繼承勤奮努力的傳統,正確認識自己在大陸社會結構中的位置,找到自身價值基礎,避免盲目世俗的社會比較,看到食利安閒之外還有更好的追求。利用較好的家庭背景與北京較好的成長環境提高自己增進國家與人類福祉的能力,將個人發展與人類發展統一起來。

案例
只求不被命運改變

我們的一生都與年少時的家庭環境息息相關。作為一個生長在北京的『京二代』,我能深深地感受到家庭環境在我身上的烙印。儘管從父母那兒繼承下來一些『闖勁兒』,讓我在讀書期間,比大多數『老北京』的同齡人表現得更加出色。但是,在與來自外地的同齡人的競爭中,又往往顯得力不從心。

雖然不似大多數『京二代』在大學沒畢業時就擁有黃金地段的房子和豪華汽車,但對我來說,至少該有的都有了,只是房子的地段和質量、車子的品牌和檔次要差一些。相比那些畢業之後要獨自留京打拼、家裡能給予的幫助又不多的外地夥伴來說,我的生活又算得上奢侈。

總體上來講,人的潛力是客觀環境激發出來的。如果生在窮鄉僻壤,如果不想出頭,就只能一生疾苦而且世代傳承。那種渴望改變命運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對我來說,其實從來沒有過『改變命運』這樣偉大的想法,最多是希望能夠讓自己以及父母和家人的生活可以過得更好一些。

所以,對於已經生活在首都的『京二代』的我來說,沒有必要再去拼命改變自己的命運,只求自己的命運不被輕易改變。北京這座城市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它能夠讓你內心平靜的湖水泛起漣漪,也能夠讓你內心翻滾的大海歸於寧靜。總而言之,我覺得年輕人無論出生在哪兒、生活在哪兒,都應該勇於創新、勤於拼搏,但同時也都要遵紀守法、安分守己。


趙宇晨 公司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