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前衛」古董藝術 北京故宮賣萌石獅萌翻網友

護襠萌獅。

北京故宮博物院今(2015)年將迎來90歲生日。18項新展覽將聯手一批現有展覽組成『千寶宴』、后妃區將首次開放……除了這些『官方』消息外,一些非開放區的萌物也頗為吸引眼球。最近,一隻『藏』在北京故宮非開放區的『護襠萌獅』就受到網友追捧。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已經開放的北京故宮武英殿東側,有一片未開放區,裡面有座斷虹橋。藏而不露的橋卻比開放了10年的宮殿名氣還大,因為橋望柱上雕有神態各異的石獅。

橋東,從南開始數,第四隻獅子的形態最為奇特。它一爪摸著後腦勺,一爪護在襠部,嘴巴微張。雖然經過日久風吹,多少有些面目模糊,但它一副抓耳撓腮、欲說還休的『憋屈』樣依然萌態十足。

不少網友轉載這幅照片時,都會配上一段無從考證的『野史』:道光長子奕緯曾被寄予厚望。不過他卻不愛讀書,偏愛頂撞師父。一次,師傅實在受不了,規勸他:『你不好好讀書,將來怎麼做皇帝啊!』奕緯一聽,當場怒道:『我要是做了皇帝,第一個就先殺了你!』師傅被噎得說不出話,趕緊掉頭去找道光皇帝請罪。

道光勃然大怒,命人把奕緯找來。結果,兒子還沒跪下,道光上去就是一腳。沒想到正巧踹到了奕緯的襠部,直接把他踹死了。後來有一天,道光從斷虹橋路過,突然發現第四個石獅子一爪護在雙腿之間,表情痛苦,這讓他聯想起自己的兒子,下令用紅布把那個石獅子蓋住。後來,宮裡人紛紛傳言,奕緯其實是石獅子轉世,因為這石橋是元代就留下的。

北京故宮裡為何會有如此生動有趣的石獅子呢?眾所周知,獅子算是舶來品。雖然《前漢書》中就有記載,自張騫通西域後,獅子作為貢品運至長安。但是這種數量極少的貢品,只有皇帝和少數王公大臣才能見到。作為社會底層的工匠們,只能透過『道聽途說』加上主觀想像,再結合貓、虎等動物的特徵來創作石獅子,形象上難免不那麼『寫實』。

還有一個原因是,隨著歷史變遷,人們的審美觀也在發生改變。以北京故宮裡的斷虹橋為例,建造年代尚無定論,有的專家說建於明初,也有專家說建於元朝。不過專家一致認為,該橋用料考究、裝飾華麗、雕刻精美。石刻專家劉衛東說:『有些元代的石刻顯得很生動,獅子頭大腰細,看上去像是青蛙,我管它們叫「前衛」古董藝術。』

還有一個原因,明建立了漢民族政權後,為了強化自己的正統地位,強化中央集權的統治,對於傳統儒家思想進行了全面的弘揚和發展。在藝術領域,創造性也開始明顯減弱。相對而言,獅子的表情和狀態也逐漸形成了固定格式,統一成現在大家常見的威嚴冷酷的樣貌,不再齜牙咧嘴地嘻笑。而規矩蹲坐的樣子表現出對主人的恭順,體現著封建統治中的尊卑觀念。『目前明清遺存相對較多,人們見的多是這樣的石刻,偶爾見到個別造型別致的石獅子,肯定會覺得很萌。』

在北京,其實還有不少類似的『萌獅子』。比如在白塔寺文物保管所院內,就有一對兒『懶獅子』。這在專家眼裡,卻堪稱元代的典範之作。說『懶』,是因為獅子不是昂首挺胸地蹲踞在石基上,而是脊彎背曲,它的學名叫『塌腰獅子』。

還有一些『萌獅子』不愛梳頭。大多數情況下,石獅子都是梳著整齊的『卷花頭』,這個卷稱為『螺髻』,代表著身份等級。比如,一品官員府可以擺『十三太保』,就是石獅頭上有十三個卷。之後,每低一級,獅子頭上的卷就要減少一個。您不用擔心會出現禿頭獅子,因為七品以下官員的門前就不能再擺獅子了。而碧雲寺石牌坊坊心有一隻『披頭散髮』的母獅,獅子前爪有一隻小獅子,正仰頭與母獅子玩耍。另一隻淘氣的小獅子乾脆悄悄爬上母獅子的背,探出一個小臉兒,同樣是披散著頭髮。

記者手記
文物的終極價值是被認可

在採訪過程中,有些專家不願意多談『萌』物,主要是擔心網友們不求甚解而用慣常的思維去猜測,有時候與文物的本義相差甚遠,甚至會背道而馳。其實換個思路,如果把擔心變成疏導,越來越多的人會願意親近『萌萌噠博物館』。畢竟,讓人走進博物館的第一步是提起大家的興趣。如果都是一句『它們本來就是這樣的』解釋,未免顯得太過高冷。

新聞追訪
萌文物難覓蹤跡

其實,不僅是形態各異的『萌獅子』,最近幾年,畫著『貓眼妝』、戴著網帽的漢代石人;看上去像是『落枕』的清代石獅;酷似憤怒的小鳥的青銅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批萌文物走紅網路。不過,專家對於這些熱議文物卻大多避而不談,多以『當年就是這個風格』作答。

最近記者回訪發現,這些萌物多已銷聲匿跡,文物部門也沒有為其設立指示牌說明『萌』因。在各大博物館和公園舉辦的展覽中,往往也沒有它們的身影,只有遊客會拿著網路上的照片找上門來『尋寶』,倒是一些與之相關的野史段子流傳甚廣。不僅如此,這些造型在博物館和景點開發的紀念品裡也鮮少露臉。

難道萌物不受歡迎?記者隨機詢問了47位市民,32位表示願意購買一些獨特的紀念品。北京故宮已經開始試水。戴上『老佛爺專用』的仿蜜蠟朝珠耳機,在書包上掛著『奉旨旅行』和『如朕親臨』的行李牌……這些『萌』物在北京故宮官方淘寶店上經常賣斷貨。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表示,北京故宮研發的特色文化產品已經有6700餘種,北京故宮一直在努力嘗試,希望『讓收藏在宮廷的文物活起來』。

市民王先生算是北京故宮萌品的收藏愛好者。他說,吸引到觀眾是第一步,如果人都不來怎麼能瞭解文物背後的故事?『如果板著臉,端著架子,誰心裡也不舒服。』

市民唐先生是一位旅遊達人,他建議,文物古建單位應該放下架子,將這些萌物變成代言人,只有觀眾有興趣了,才會關注文物保護,單純依靠文言文似的講解很難吸引觀眾。


『披頭散髮』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