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因辭職信走紅女教師首站到成都 謝絕代言贊助

顧少強在成都街頭的自拍照片,低調的她不願說出此地具體為何處。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近日,河南省實驗中學心理學課程老師顧少強寫出這封簡短的辭職信,瞬間走紅網路,這封信也被網友封為『史上最有情懷辭職信』,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據河南省實驗中學網站介紹,2004年,顧少強從河南師範大學教育系心理學專業畢業,進入河南省實驗中學,並成為學校的骨幹教師。這則簡介還提及,顧少強從2006年到2012年的獲獎經歷,以及她的人生格言:唯有將工作變成事業,才能發自內心去熱愛。

顧少強表示,辭職只是想體驗一下另一種生活,而行走是全家的夢想。這一路上,她會邊旅行邊掙錢,不會接受任何贊助。目前,她已辭職一周,並已行走在路上,而第一站就來到了成都。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史上最有情懷辭職信』的主角———顧少強老師如願辭職後,開始了她『看看世界』的旅程,而她的第一站就來到了成都。

記者21日連線已離開成都的顧少強,她對成都的印象,第一句話就是:『首站是成都,已經感受到成都人民的熱情了。』對於成都之旅,她說,16日到的成都,17日就離開了,『過了一天當地人喝茶的「慢生活」,吃了頓地道的火鍋。』

成都之旅
沒去武侯祠杜甫草堂
喝茶吃火鍋 享受一天『慢生活』

顧少強4月16日,獨自一人悄悄啟程,踏上飛往成都的飛機。約3小時後,抵達成都。『以前沒有來過四川,想來看看。而且好吃的東西比較多,經常聽曾經在四川上大學的好朋友提起,所以就來了。』她告訴記者,到達成都後,自己並未去武侯祠、杜甫草堂等外地遊客光顧的著名旅遊景點,而是過了一天她渴望已久的成都人喝茶的慢生活,同時,吃了頓地道的火鍋。17日,她就離開成都,『現在找了個僻靜些的地方,不想被打擾。』

在記者電話採訪顧少強時,她稱家人在給她打電話,於是匆匆掛斷。『一些特別有誠意的記者,每天堅持不懈發簡訊。我真的覺得,你們是沒有惡意的,我現在就有選擇地接一些電話,但出鏡的話,我還沒有考慮好。希望大家好好去寫,不要往我的生活中去挖,只就這件事談一談,我不希望影響到我的家人。』顧少強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我父母對這件事始料未及,覺得怎麼網路這麼快,能把一件事炒這麼大。』

她認為,辭職只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想去看看世界也是內心真實想法。無論如何,她都會初心不改。『我就是一個特別平凡的人,只是希望按照最初的想法走下去,不因為這件事改變最初的想法。』

談辭職
『並非因為討厭體制,很愛自己的職業』

為什麼要辭職?顧少強說,她並不是因為討厭這個職業、討厭單位的體制而選擇辭職的。『我很愛我的職業,很愛我的學生,尤其是我的心理學專業,能用我所學帶給身邊人一些好的東西。選擇離開,是因為想要體驗一下另一種生活,也許哪天體驗夠了,我還是會回去的。』

談旅程
並未做過計劃,邊走邊想

關於未來的『看世界』計劃,顧少強給記者發來簡訊稱:其實,這次旅行並未做過計劃,邊走邊想。 她解釋,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對於旅行,『我會選擇不同的交通方式去體驗。』同時,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顧少強總在強調一個詞:『體驗』。

『我不太喜歡繁華的地方,我喜歡的地方,比較閉塞,甚至我希望我生活的地方,沒有電,沒有網路、甚至連信號都沒有,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並沒有說在哪個地方一定要到老,也許哪一天我心情變了,就會去另一個地方,換一個職業,去做循規蹈矩的事。一輩子就走下去,我沒有這樣想。』她說。

談自我
拒絕贊助退回記者幫充的話費

『我有很多次獨自行走的經歷,我能夠養活自己,所以我不需要資助,我很感謝關注我的人。』顧少強稱。21日下午,多次致電顧少強,一度無法接通,以為是其手機欠費,於是給她的手機充值了50元,但當她知曉後發來簡訊:我不喜歡這種被拜託的感覺,話費我會充還給你的,真的不要這樣做。果然,7分鐘後,記者收到繳納話費50元的簡訊通知。

她稱,找上門來的商家、旅行社、景區,甚至政府部門都很多,她拒絕了全部代言邀請,『我不希望自己成為某座城市的代言人,也不想被打擾。再說,我說成都哪兒不好,你們不會報吧?』 她說,自己就是一個很平凡的人,那麼多的好事她接不住。

走紅之後
不忘初心

面對突然的走紅,自稱平常很文藝、喜歡越劇的顧少強卻很清醒……

●我希望自己能沉澱下來,不能盲目,也許過一段時間我就像很多曇花一現的紅人一樣,沒有人再來關注我,我做好了這種準備,要有平常心。我能做到,自食其力地往前走。

●我不需要資助,我很感謝關注我的人。希望自己一直記住一句話,不因走得太遠而忘了為何出發,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先等風頭過去,我會到一個地方,像當地人那樣生活,而不是走馬觀花地去看景區,我覺得體驗生活方式、生活態度才是最主要的。

●其實,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態度,還有現實的一些東西,沒必要效仿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不出去也挺好的。循規蹈矩、安穩的生活,對很多人是很好的。 

特別視角
顧老師的辭職信

根據顧少強的學生回憶,作為心理教師,她雖然工作盡責,卻沒機會詳細瞭解每一個同學,因為鮮有人光顧心理諮詢室,令她感覺失去了非常重要的東西———與學生的互動與反饋。長此以往,便失去了作為教師的樂趣與寄託。因此,她寫出『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的辭職信,決定辭掉工作,尋找新的精神家園;

山西鄉村教師楊懷栓從1986年開始到偏遠艱苦的草莊凹寄宿制小學教書,29年如一日,期間強直性脊柱炎發作,關節變形,卻從未放棄。雖然學校被大山環繞,出行不便,他卻未感囚困之苦。他說自己習慣了教書育人的生活,會永遠留在這裡。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他並不在乎。在小小的山坳裡,有了學生作為心靈寄託,他的心便是自由的。

兩位老師雖然身處環境不同,卻有著類似的心理狀況。他們很清楚自己想要走的路到底在哪裡,因此即使放棄優厚的待遇、舒適的環境,也在所不惜。他們唯獨在意的,只有心中的目標和信念。心靈能夠走在實現理想的道路上,才是真正的自由。

反觀當下,平日裡網路上一波波關於『自由』的宣講,有意將自由和旅遊聯繫在一起,給『自由』二字貼上『文藝青年』、『雲南酒吧』等一系列標簽。網路重塑了『受眾』的定義,在資訊的反覆灌輸之下,受眾不斷自我暗示,竟也認定這種人人吹捧的旅行就是自由的全部含義,而與之相悖的,就是不幸福、不自由的生活———辦公室隔間是囚禁夢想的牢籠,只有高原的湛藍天空才能蕩滌靈魂;兩點一線是枯燥乏味的軌跡,環遊世界才是不羈的象徵。

顧少強老師說要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可能只是想衝破原有體制的桎梏,尋找更美好的精神寄託。但是,這直接被大多數網友曲解為要去『環遊世界』,緊接著聯想到經濟狀況。對於自由,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旅遊、揮霍,認為滿足肉體和眼球的享受,就是自由的全部意義了。

從看世界聯想到旅行,再想到經濟狀況,一系列聯想中唯獨少了精神層面的探討。如果要追隨自由,就要有拋下一切的勇氣和魄力;如果要挑起重擔,就要有任勞任怨的擔當和毅力。不論哪一種人,他們的兩眼都是緊緊盯著前方,看著自己的目標,而非因別人的路有著旖旎風光,就迷失了心智。

另類辭職
『太累,沒有力氣想辭職的理由』

俄羅斯人的幽默無處不在,他們的辭職信總帶有戲謔的味道。在俄羅斯論壇中有一個最佳辭職信排行榜,得票最多的辭職信也只有一句話,『太累,沒有力氣想辭職的理由』,一句話道出了上班族的辛酸淚。

單位女同事太多,害怕會影響自己的性格』

重慶時代廣場一家房屋仲介公司的HR黃銳說,有一封辭職信讓她印象深刻,信上羅列的理由中有一條是,『單位女同事太多,害怕會影響自己的性格。』辭職的是一位剛畢業的男員工。最終,她同意了該同事的辭職。

『回老家送條祖傳染色體!』

寧波一家網路公司曾收到過一封有意思的辭職信。一個小夥子在辭職理由中寫著:『回老家送條祖傳染色體!』原來,他回台州老家結婚了,上個月還給原公司寄來了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