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卡清算市場6月起開放 銀聯壟斷12年局面終結

符合要求的機構可申請「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證」;分析稱為第三方支付開了正門。

厲兵秣馬30載,VISA、MASTERCARD等國際卡組織巨頭迎來了大陸清算市場的開放。4月22日,中國政府網發布《國務院關於實施銀行卡清算機構準入管理的決定》,從2015年6月1日,符合要求的機構可申請『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證』,在大陸境內從事銀行卡清算。這意味著在大陸清算市場一家獨大12年的局面被打破,中國銀聯將告別壟斷時代。

『5年經驗』卡住一大批機構

根據新京報報導,根據規定,申請成為銀行卡清算機構需要註冊資本不低於10億元人民幣;至少具有符合規定條件的持股20%以上的單一主要出資人,或者符合規定條件的合計持股25%以上的多個主要出資人;且提出申請前應當連續從事銀行、支付或者清算等業務5年以上。

央行表示,銀行卡清算業務包含持卡人、商戶、收單機構和發卡機構的大量金融資訊,涉及重大公共利益,關係到銀行間清算秩序,因此,對銀行卡清算機構實施準入管理。

『門檻還是比較高的,5年業務經驗,就是說2010年5月以後從事支付業務的都沒有資格,這就刷走了一大批。還有連續3年盈利的要求,目前看銀行、以及支付寶、騰訊這些第一批大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應該問題不大。』一支付機構人士對記者表示。

但國際卡組織要做的準備更多。央行要求在大陸境內要有能夠獨立完成銀行卡清算業務的基礎設施和異地災備系統,這對於大陸國內的協力廠商支付企業並不是問題,但對於國際卡組織確是個難題。『在其他國家地區還沒有這個先例,如果要真正建立這樣一個基礎設施和系統估計至少也得一年半載。』一熟知國際卡組織人士表示。

對於境外機構而言,大陸清算市場開放這一消息等了近30年。上個世紀90年代,國際卡組織進入大陸市場。1988年,萬事達成立北京代表處,5年後VISA也來到大陸設立代表處,多年來,大陸的銀行卡清算市場始終未能開放,國際卡組織只能分享大陸人境外消費的部分市場。

2010年6月,VISA與銀聯『反目』,VISA封堵中國銀聯部分境外通道,最終WTO定案:銀聯在大陸市場並沒有壟斷行為,但需要儘快開放境內支付清算市場。大陸支付清算市場開放提速。去(2014)年10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進一步放開銀行卡清算市場,符合條件的內外資企業,均可申請在大陸境內設立銀行卡清算機構。

據瞭解,央行將在近期發布細則,將明確線上和線下跨行交易清算規則、發卡標準、帳戶管理標準等,以及申請成立卡組織的準入門檻等。

銀聯壟斷清算市場12年

成立於2002年的銀聯,是目前大陸境內唯一的支付清算組織,在大陸國內從事支付業務必須透過銀聯管道。按照相關規定,大陸國內每刷一次卡,提供刷卡機的商戶都需要支付一筆手續費,發卡銀行拿走70%,提供POS機的銀行或銀聯的子公司『銀聯商務』拿走20%,銀聯拿走10%。坐收政策之利,銀聯一直備受壟斷指責。

清算市場開放後,衝擊最大的就是銀聯。銀聯總裁時文朝曾表示:『銀聯就此將要「裸泳」了。』面對已經擺在眼前的競爭,中國銀聯22日表示,將與其他銀行卡清算機構在同樣的監管條件下,依法合規開展平等的市場競爭。

事實上,銀聯對此次市場開放早有準備,去年底就提出『二次創業』的概念,目前正逐漸退居機構客戶身後,扮演起平台服務角色。一位協力廠商支付人士表示,這兩年來銀聯市場化程度明顯提高,也不那麼『官僚』了,一直在尋求創新發展,但由於原來的國企體制機制原因,有些想法執行不到位,轉型並不那麼容易。記者 蘇曼麗

對話專家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楊濤
清算放開為協力廠商支付開正門

針對銀行卡清算市場開放,4月22日,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楊濤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作為協力廠商支付企業,想加入清算組織,有了開正門的途徑。

註冊資本10億門檻是必要的

新京報:銀行卡清算機構不低於10億元人民幣的註冊資本,門檻是否高?
楊濤:不低於10億元人民幣門檻是可以的,在大陸門檻的設置是有必要的。

銀行卡的清算組織從全球來說都是金融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基礎設施需要有一定的綜合實力才能適度的控制風險,才能滿足在清算過程中清算的需要。所以,有一定層次的準入和門檻是為了實現市場開放競爭效率及金融風險可控之間的平衡。

新京報:銀聯的壟斷地位是否會得到威脅?
楊濤:從市場份額來說,短期內肯定是有一定影響的,但是銀聯從2014年以來開始著手二次創業和轉型,從整個國內零售支付、清算市場及銀行卡產業來說,份額是越來越大的。在整體蛋糕越做越大的情況下,適度競爭不是一件壞事,對於銀聯轉型也是一件好事。

重新做一個品牌難度很大

新京報:新組織可能從哪些方面突破?
楊濤:細則沒有出來之前很具體的條例不太好說,但是不管怎樣未來的發展過程中,卡的品牌上銀聯的標識具有突出優勢,其他機構重新做一個品牌來競爭,難度和壓力很大。

新的清算組織要想突破,一是在網路大背景下從新的支付清算方式上突破;二是在提供更有效的新服務上拓展文章。

新京報:外資及大陸國內協力廠商支付各自有何優勢?
楊濤:對於外資機構來說在國際市場上有很多年的競爭經驗,和境內的清算組織形成互補。

而作為協力廠商支付企業,想要加入新的清算組織,尤其是以前已經從事跨行清算功能的,有了開正門的途徑。原來無有效規範下做的一些事情,現在走到陽光下。

熱點問題
誰會是第二個銀聯?
清算市場開放後誰會是第二個銀聯?

老牌國際卡組織苦心經營30年後志在必得。『VISA將對新頒布的決定予以研究,並且期待相關監管機構能夠頒布進一步的實施細則。』VISA大陸22日表示。

雖然在大陸蟄伏30年,但外資卡組織一直只能做大陸持卡人的境外業務,他們最期待的是透過在境內發行人民幣信用卡占領市場,從而帶動這些持卡人在境外的刷卡消費。但是外資機構之前一直做雙幣卡,重新開始做人民幣卡,短期內不太可能威脅到銀聯。

在大陸國內支付機構中,目前主攻線上的支付寶與擁有最大線下收單的工商銀行參與清算市場呼聲最高。就在22日,記者從螞蟻金服證實,支付寶的註冊位址已變更為浦東新區陸家嘴軟體園,註冊資金恰為10億元人民幣。『註冊地變更為上海是為了國際化發展。』螞蟻金服公關部人士稱。而在此之前,支付寶會做『線上銀聯』的聲音最多。

但也有對這個市場不是特別感冒的『大腕』。拉卡拉總裁孫陶然對記者表示,不會申請支付清算牌照,他認為『中國銀聯已經把跨行轉接的體系建起來了,在這個基礎上做管道和用戶就可以了。』

對消費者有何影響?

銀行卡清算市場向外資開放以後,單一帶有VISA、萬事達等卡組織標識的銀行卡在境內POS機上無法受理的局面將成為歷史。未來,VISA、萬事達、美國運通、JCB等,都可能透過其會員銀行在大陸境內發行人民幣信用卡。也就是說,除了消費者已經使用多年的銀聯卡,以後將有更多品牌的銀行卡可供選擇。

市場中有了更多競爭者,商戶得到的收單服務也將更加完善。有業內人士猜測,目前收單市場中發卡行、收單機構和銀聯『7:2:1』的分成比例可能會有調整,商戶的經營成本有望進一步降低,並可能更多地讓利給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