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大陸在巴砸重金的三大原因 能源戰略大於經濟利益

4月20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伊斯蘭瑪巴德 同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舉行會談。

傳說中的的『一帶一路』終於要開工了,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本週一(20日)去巴基斯坦帶上了一份『厚禮』價值46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協定,這將是史上大陸最大的對外投資,也是美國在巴基斯坦投資的十倍。

根據鳳凰網報導,大陸GDP總額已經排到了世界第二,經濟上『豐衣足食』後,大陸也開始『深耕』南亞、東南亞,促進區域共同發展,而不是追求『一枝獨秀』。

大陸在巴基斯坦的投入是『世界首富』–美國在此區域投入的10倍,這背後是幾十年的友情,更是未來十幾年大陸在南亞的深刻佈局。

世界那麼大,為何大陸選擇巴基斯坦?面對這個問題,很多中老年朋友或許會不屑一顧:『因為巴鐵嘛,因為大陸和巴基斯坦是真正的鐵哥們。』而對年輕一代來說,『巴鐵』是一個陌生名詞,巴基斯坦在國際舞台上也不是一個聲名顯赫的強國。然而綜合各方考慮,巴基斯坦還真是大陸最好的投資對象。或者說,在核心戰略上,大陸除了巴基斯坦別無選擇。

首先,中巴友誼是真正的鐵哥們,雙方的友情久經考驗。用大陸人的話來說就是『巴鐵』『全天候的朋友』,隨著習近平主席的出訪,中巴更是升級為『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已經大陸外交級別裡面的最高級。

對中巴關係,美國不可能坐視不管。美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斯莫爾則撰寫著作,稱中巴關係為『大陸-巴基斯坦軸心』。中巴關係可謂是『患難見真情』:

1965年第二次印巴戰爭:大陸為『巴鐵』上戰場

大陸向巴方提供了一大批武器裝備,有殲六戰鬥機數十架、59式坦克近300輛等,由於生產時間不夠,基本上都是從我軍正使用或庫存的裝備中直接抽調的,而且是先供貨不收錢,價格留待戰後再談。在形勢最緊張時,大陸甚至還派出參謀人員加入巴方總參謀部,實際上是直接指揮了部分戰鬥行動。並擬派兵進行援助。

1971年7月9日季辛吉訪華:巴方總統為大陸說謊

北京南苑機場,12時15分,一架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波音707客機載著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秘密抵達大陸,中美關係由此破冰。這架飛機是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的專機,季辛吉是在7月8日抵達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瑪巴德的。為了秘密訪華,他在8日的晚宴上偽裝肚子痛,葉海亞•汗總統特別高聲宣佈,伊斯蘭瑪巴德天氣太熱,影響季辛吉的健康,請他去80公里外的納蒂亞加利山總統別墅休養。在巴基斯坦方面的悉心安排下,季辛吉在9日凌晨4時半得以搭乘專機直飛北京。在此前的一年多時間裡,在美國總統尼克森與大陸打破外交僵局的過程中,葉海亞•汗一直充當了聯絡人角色。

巴基斯坦有大陸在海外面積最大的大使館,甚至還有世界獨一無二的『破壞中巴友誼罪』。雖然後來有巴基斯坦的網友解釋這不是刑法罪名,只是巴方議會為了推廣中巴友好而設立的罪名,但此舉已經表示了足夠的誠意。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對巴基斯坦這樣一個動亂頻繁的國家,幾乎所有不同的政治派系上台後都與大陸保持密切的關係,老布托總統,齊亞哈克總統,居內九總統,穆沙拉夫總統都是大陸人民的老朋友,巴基斯坦的整整一代人都對大陸有美好的印象,將兩國友情說成『比天還高,比海還深,比蜜還甜』,大陸也說巴基斯坦是大陸『全天候的朋友』,西方國家則說我們兩國是長期盟友。

其次,巴基斯坦有著非常重要的地緣位置,是能源運輸的咽喉要道。大陸與巴基斯坦最核心的合作位於巴基斯坦西南部的瓜達爾港,此港位於波斯灣的出口,可以通向能源大國阿富汗、伊朗等。此條通道也避過了受歐美勢力控制的馬六甲海峽領域,和受印度控制的印度洋海域。

如果大陸需要開闢除馬六甲海峽以外的第二條能源運輸通道,起始於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終止於大陸西北的『中巴經濟走廊』將是非常好的選擇。據華爾街日報披露,『中巴經濟走廊』包括沿途的公路、鐵路、石油管道建設。此舉似乎說明,『中巴經濟走廊』不僅止於經濟利益,更多是能源戰略和地緣政治。畢竟如果是經濟投資,大陸有太多地方可以選擇,而一旦涉及到能源戰略,忠實可靠的夥伴比經濟利潤更為重要。所以說與其叫做『中巴經濟走廊』,不如說是『中巴能源走廊』。

再次,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中巴有共同的對手–印度。中巴固然是一起打過仗的『鐵哥們』,但在國家層面上,邱吉爾的名言:『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幾乎是真理。中巴友誼之後的真諦是:大陸和巴基斯坦有共同的對手–印度。

印度與巴基斯坦的『愛恨糾葛』是一個跨越幾個時代的故事,一言難盡。作為局外人,我們只需要知道印度之於巴基斯坦一如日本之於大陸,而且印巴每隔6到8年就發生一次戰爭,從40年代到70年代,不到30年已經打了三次大戰(1947、1965、1971)。

印巴之間不僅是『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的戰爭仇,還有複雜的矛盾死結–克什米爾領土爭端,這些問題至今仍然沒有解決,而巴基斯坦與印度也視對方為仇敵。然而讓印巴關係更複雜則是中美兩大國。華爾街日報對此有精確的描述:『大陸用巴基斯坦制衡印度,美國用印度制衡大陸。』

大陸與印度雖然沒有深仇大恨,但也不太愉快。除去中印之間的領土爭端,印度背後站著『虎視眈眈』的美國。美國近年『重返亞太』戰略中,印度是非常重要的一顆棋子,因為他是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即有可以匹敵大陸的龐大的人口市場,又有西方推崇的意識形態。

今(2015)年,隨著印度新總理莫迪上台後推出的一系列經濟開放政策,印度經濟似乎走上了發展快車道。與此同時,大陸隨著『新常態』的出台,經濟增長增速慢了下來。西方媒體自然而然的將中印兩個人口大國作比較,而結論無外乎是:『大陸的時代已經過去,下個世紀是印度的時代。』如今西方強硬背書印度、唱衰大陸,正如美國在南亞選了印度作為棋子,大陸在『亞太棋局』中押寶巴基斯坦。

與其說『中巴經濟走廊』敲響了『一帶一路計劃』的序曲,不如說中巴合作開啟了大陸在亞太區的『盟友之路』。大陸已經選好了南亞的第一個盟友–巴基斯坦,而其後的巨額投資、能源計劃或許會幫助巴方飛速發展,也給其他鄰國一個榜樣:『跟著大陸走,有肉吃。』

草蛇伏線,灰延千里。大陸在巴基斯坦必然有足夠的利益,才對得起這筆跨度達15年、額度超美國10倍的史上海外最大規模投資。至於後續發展,我們相信中巴友誼源遠流長,在最艱難的時候中巴可以共患難,在經濟發展上,中巴兩國更可以同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