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男子遭黑作坊囚禁18年獲救 不知今夕是何年

自稱被關押的男子,說自己是贛州人,1997年16歲時被「杜某」以招工名義帶離家鄉關押幹活至今。

清遠市質監局近日接到市民投訴稱,清城區有一黑心棉作坊,執法人員23日在現場發現,黑作坊不僅製造了大量假冒高級棉產品,還在18年前就囚禁了當時16歲的童工謝石生。

根據海南日報報導,謝石生告訴記者,1997年,他隨作坊主來到清遠後,至今一直被囚禁在黑暗狹小的屋子內做工,多年來不僅三餐不飽,每天還要遭受作坊主夫妻的大罵。由於多年來未跟外界接觸,謝石生說話結巴,甚至連現在的年月份都不清楚。

當事人 黑屋囚禁18年每天都要被毒打

黑心棉作坊位於清城區鳳城街道田龍社區8隊。22日下午3時左右,接到投訴後,清遠市質監局執法人員趕到現場發現,幾間屋子內堆積著枕頭、棉被等棉產品,足有一公尺多高,『這些產品貼上廣州雅夢的標簽,全部都是假冒偽劣產品。』

在執法過程中,執法人員發現,與作坊相隔兩公尺開外,還有一間鎖上鐵門的紅磚房,打開門後,在最裡面一間黑屋子裡發現一名正在加工棉絮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稱自己名叫謝石生,江西人。在1997年,16歲的他跟隨作坊主來到清遠務工,不料一到清遠,作坊主就將謝石生囚禁起來。18年來,謝石生飽受折磨,除了要承擔繁重的工作外,每天還要經受作坊主夫妻的毒打。

『他們經常往我嘴裡灌食一些骯髒的東西,我就掙扎,一掙扎,頭上就被鐵錘砸了過來,女作坊主還時不時坐在我身上故意撒尿。』今(2015)年34歲的謝石生面容憔悴,雜亂的頭髮已經遮住了大半臉龐,說話也有些結結巴巴,多年的折磨在臉上盡顯無遺。18年來,謝石生一直被囚禁在黑屋內,從未與外界進行接觸,現在腦袋也有些混亂,連現在是什麼年月份也不清楚。

警方 作坊主已經逃逸將根據線索繼續偵查

一見到執法人員的工作牌,22日下午作坊主夫妻就衝出門逃逸而去。可是,男作坊主的身分證卻留在現場,身分證顯示男作坊主名叫杜紹榮。松崗派出所表示,現在將謝石生帶回派出所驗傷,將根據現有的線索,繼續偵查破案。

『他們來這裡快一年了,之前稱是做生意。』紅磚屋主謝先生稱,紅磚屋一共有6間,共144平方公尺,一年前以每月500元人民幣房租租給杜紹榮,『至於把紅磚房用來囚禁工人,我也確實沒有料到』。

一走進紅磚屋黑作坊,記者就聞到了刺鼻的氣息,甚是難聞。記者在現場看到,屋內到處散落著廢舊棉絮、垃圾袋和半成品枕頭,不足一平方公尺的窗戶也被封住,屋內顯得更加昏暗。謝石生稱,作坊主隔幾年又換一個地方將他囚禁,不過他一直都是被囚禁在暗無天日的黑屋子。

事實上,周邊居民對囚禁工人一事早有察覺。一謝姓居民稱,每天晚上都會聽到痛苦的叫聲,開始以為是孩子因為調皮挨打,後來才漸漸感覺黑屋子內有人,但是紅磚房的鐵門一直緊鎖著,因此又不太肯定。

『執法人員來了後,我們一直勸他離開紅磚屋,他全身發顫,稱一旦出了門就會被老闆打死。』上述居民稱,他們都是江西人,怎麼也想不到竟會下此毒手。

清遠日報同題報導:質監端掉『黑心棉』作坊 男子自述被拘禁10多年

『我餓,我想回家!』當他被村民從黑屋里拉出來時,就一直蹲坐在牆角一言不發。衣著髒舊,頭髮上沾滿棉花,他蜷縮著身子把頭埋在雙臂之間。當有人告訴他,老闆跑了,員警來了,沒人會打他,他才敢抬起頭來。

他叫謝石生(音),23日下午,市質監局稽查分局接到群眾舉報查處『黑心棉』加工窩點時,在位於清城區鳳城街田龍村八隊的一棟兩層的民房裡發現了他。

這名自稱謝石生的男子激動地說,他被人關了10多年,這些年裡每天都挨打,做夢都想回家。當天,『黑心棉』加工窩點已被質監部門依法查處,『黑心棉』老闆杜某及妻子逃離現場,清城區公安分局松崗派出所已介入調查。

現場:『黑心棉』堆滿了10多個房間和樓梯過道

『房間裡堆滿了棉花、棉胎,有些還是成品和半成品,到底有多少還要作進一步清點。』昨日下午5時,記者趕到事發地清城區鳳城街田龍村時,市質監局稽查分局執法人員正在作登記取証。據執法人員介紹,他們是4月17日接到群眾舉報線索,連日來組織執法人員進行了摸底調查,掌握証據後決定對『黑心棉』窩點進行查處,『從查處的情況看,該作坊利用廢舊棉花和劣質絮用纖維進行加工,違反了產品質量法的有關規定。』

記者在現場看到,在『黑心棉』窩點老闆杜某及其妻子居住的樓房和對面樓房的10多個房間裡堆滿了棉花及加工好的棉胎、枕芯,棉花還塞滿了樓梯間、過道。

『他應該很久沒吃飯了,一口氣吃了4個大麵包。』村民謝先生說,當執法人員打開房門時,他們才知道黑屋裡關著一個人,『聽他說餓,有人去附近商店買來了麵包。』

村民:夜晚常聽見哭喊聲,以為杜某打孩子

『基本上每天晚上或半夜都聽見那個房裡有哭喊聲,以為是別人在打自己的孩子,不敢管。』據住在隔壁的村民介紹,杜某到村裡租房近一年,平時除了杜某和妻子居住的房子偶爾開門外,對面兩層樓民房的門白天晚上都沒見開過,但經常聽見屋裡傳出哭喊聲。

房東謝先生告訴記者,自從出租房子後他只進去過一次,當時見到一名男子在加工棉花,他不清楚那名男子與杜某的關係,由於杜某每個月按時給自己交房租,也就沒有過問其他,『今天見到被查了才知道怎麼回事,以後再也不敢隨便租房給陌生人了。』

查處:開門瞬間老闆夫婦逃脫,公安機關正作進一步調查

『剛打開門,他們就跑走了。』市質監局稽查分局執法人員說,23日下午3點多鐘,當他們敲開『黑心棉』窩點老闆杜某的房門時,裡面的人似乎早有準備,在開門的一瞬間,杜某和妻子就快速逃離了現場。當他們叫來房東打開對面房門時,才發現房裡關著一名男子,『他當時坐在棉花堆裡,很害怕。』隨後趕來的派出所民警將該名男子帶走。

目前,『黑心棉』加工窩點已被質監部門依法查處。松崗派出所負責人表示,接下來將設法找到杜某本人以及聯繫上男子的家人,具體情況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直播
男子自述是贛州人,不識字,16歲被『杜某』以招工名義帶離家鄉關押幹活至今
『不聽話就挨打,不知現在是哪一年』

『我是1997年被他們帶出來打工的,那一年我16歲。』對於什麼時候離開老家,謝石生說他記得很清楚,據他講述,自己是江西贛州人,杜某也是江西人,那一年杜某找到他家人稱外面招工,他就這樣被杜某帶走,此後一直被關押,在來田龍村之前,他還在清遠的其他地方被杜某關了多年,『每天只吃一小碗,也不給我睡覺,每天凌晨睡一兩個小時就會被叫起來幹活,只要不聽話就會挨打。』

謝石生的左手上有一處疤痕,他說那是杜某的妻子用剪刀戳的,『他們還經常用鐵錘和木棍打我,在我的飯裡放月經紙,逼我吃下去,我不吃就會挨打。』

『我每天都幹活,他們從來沒給過我工資,我想逃跑被發現了就會被打,後來再也不敢跑。』對於自己到底被關了多少年,謝石生一會兒說是10年,一會兒又說10多年,當記者問他知道現在是哪一年時,他表現得一臉茫然,搖了搖頭說:『不知道。』過後,他重複說:『反正我是1997年被他帶走的,那一年我16歲,這個還記得。』

『我沒讀過書,小學都沒讀過,也不認識字。』謝石生說他記得自己的名字,『謝謝的謝,石頭的石,生死的生。』對於自己的老家,他說是江西贛州儀都縣牛豐村(音)。記者隨後上網查詢後發現,贛州下轄1個行政區、2個管轄區、2個縣級市、15個縣,並沒有儀都縣,與之讀音比較接近的為寧都縣、於都縣,無法查到他說的牛豐村。


被發現男子手上的傷疤。


執法人員對『黑心棉』窩點進行登記取證。


作坊一角。執法人員稱,該作坊利用廢舊棉花和劣質絮用纖維進行違法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