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國真病逝最後詩作獻廈門 讚集美文化環境氛圍好

汪國真。

斯人已逝,詩夢猶在!26日凌晨2點10分,詩人汪國真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去世,享年59歲。對於汪國真,許多人並不陌生,尤其是對廈門人而言,祖籍福建廈門的汪國真讓人感覺格外親切。這位『20世紀大陸最後一個輝煌的詩人』,生前曾創作多首歌頌鼓浪嶼、集美的詩歌。

最後的詩歌獻給廈門

根據海西晨報報導,汪國真祖籍廈門集美,1956年生於北京,畢業於暨南大學中文系,是當代著名詩人、書畫家、作曲家。上世紀90年代,大陸曾掀起一股『汪國真熱』,其代表詩句有『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等。2013年APEC上,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引用其詩句:『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使得汪國真的詩作更廣為人知。

汪國真與廈門有不解之緣。今(2015)年年初,汪國真應邀參加集美區委宣傳部主辦的『人文集美•廈門名家開春試筆』活動。寫下詩歌《回憶》之後,他便離開現場。隨後,記者向其助理瞭解,才知道汪國真身體抱恙的消息。今年2月26日,這也是汪國真詩作的最後一次公開發表。

『上周,我接到汪國真妹妹打來的電話,說哥哥正在北京住院治療,看到我的手機記錄,專門請她回電,問我有什麼事。就在3月底,我跟汪國真老師聯繫過,邀請他來參加人文集美廈門名家作品朗誦會,但他的手機一直處在關機狀態。聽到汪國真逝世的消息,作為家鄉人,我們感到非常震驚、悲痛。』集美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賴朝暉26日接受採訪時說,他和汪國真前幾年就認識,印象中,汪國真『平易近人,平和,謙虛,沒有一點名人的架子』。即便在病重治療過程中,汪國真對家鄉的事也十分關心、重視。

自稱是『地道的集美人』

在集美後溪英村,有的村民沒讀過汪國真的詩,也沒見過汪國真,卻牢牢記住了汪國真的名字。談起汪國真,淳樸的村民難以融入其詩歌的討論,但他們會一臉認真地說,他是我們村的。

『汪國真我知道啊!是個文化人,是我們村的驕傲!』村裡的老人說。汪國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為自己的祖籍地『正名』,稱自己為『地道的集美人』。對故土,汪國真愛得深沉。

『所以,集美有活動我必須得來!』2014年10月23日,在陳嘉庚先生誕辰140周年之際,汪國真回到家鄉集美,應邀參加首屆集美學村文化藝術節。

集美舉辦首屆學村文化藝術節,在籌備階段,賴朝暉專門打電話邀請汪國真前來參加開幕式以及作為藝術節組成部分的『人文集美 詩意校園』詩歌朗誦比賽,『他接到我的邀請後,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賴朝暉回憶,開幕式當天,汪國真本來在外地錄製節目,為了應約,他抽空擠出時間趕回集美,並且在開幕式現場深情朗誦了一首專為家鄉創作的詞《臨江仙•集美》,獻給家鄉的父老鄉親。

『有人說汪國真是北京人,有人說是上海人,甚至有人說是台灣人,其實我父親是集美英村人,我是地道的集美人。』汪國真的一番話令現場沸騰。

讚集美文化環境氛圍好

『那次活動後,我帶他去參觀集美新城,他興致很高。我們還商討要在集美建汪國真藝術館的事,一方面能夠展示他的詩歌、書畫、音樂作品,同時能舉辦小型的音樂朗誦會。』賴朝暉透露,為緬懷追思這位家鄉的詩人,集美區委宣傳部正在策劃汪國真作品朗誦會,讓人們再一次回味他的經典之作。

據介紹,回到家鄉集美,汪國真備感親切,在接受採訪時他說:『集美學村已形成規模,是很有文化氣息的地方。有這麼多高等院校在一塊,有助於學生們互相學習、互相交流。』他稱讚集美是一個大學城,環境氛圍好,適合詩歌創作。他說,他也是在上大學的時候開始詩歌創作。

『當時之所以沒有選擇報告文學、散文、小說,是因為字寫不好。散文、小說篇幅長,會使得編輯很厭煩。』汪國真坦陳,詩歌短小精悍,他在寫詩中養成了『沒有佳句不寫詩』的習慣。

一年創作不止365首詩

三十而立卻一事無成,34歲突然成名,但如同曇花一現,之後又歸於寂靜。這是汪國真前半生的人生軌跡。汪國真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寫詩,他喜歡把思緒與想像直白地表達出來。工作後的幾年裡,汪國真依舊給各家雜誌寄去詩歌,熱情不減。於是周圍總是傳來不同版本的嘲笑聲,汪國真回憶:『當時有很多異樣的聲音,說我根本不是這塊材料,詩寫得太爛了。』

對此,汪國真的回答很簡單———每天下班早早回家,埋頭寫作。『創作的速度很快、量很多,一年肯定不止寫365首。』1984年,28歲的汪國真經常捧著寫滿詩歌的本子,從一家編輯部跑到另一家,但沒人注意他,甚至連一些不知名的文學刊物都拒絕刊登他的作品。

巨大的挫敗感,讓汪國真品嘗著煩惱與苦悶的滋味。在1984年的《熱愛生命》裡,汪國真寫下:『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這三句,描繪的正是他當時的心情。

這首可視為汪國真代表作的詩,4年裡,在北京、四川兩家期刊轉了一圈,都沒人願意發表,最後只能被汪國真默默收存起來。那時的他,從暨南大學中文系畢業兩年,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工作,只能『繼續堅持下去,無論生活以什麼方式回敬我』。

直到1990年,第一本詩集《年輕的潮》出版,汪國真這個名字被推向大陸全國。『詩集出版,把讀者潛在的熱情一下給表面化了。』汪國真沒想到,詩歌的手抄本幾乎一夜之間風靡大陸全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