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裴柏村 出過千名高官的中國人才第一村

中國人才第一村。

山西省聞喜縣禮元鎮裴柏村有中國『宰相村』之稱,這個村子的裴氏家族堪稱史上第一望族。裴氏家族自秦漢,歷魏晉,至隋唐而極盛,五代以後,餘芳猶存。其家族人物之盛、德業文章之隆,在中外歷史上極為罕見。據清代編修的《裴氏世譜》統計,裴氏家族在歷史上曾先後出過宰相59人,大將軍59人,中書侍郎14人,尚書55人,侍郎44人,常侍11人,御史10人,節度使、觀察使、防御使 25人,刺史211人,太守77人;封爵者公89人,侯33人,伯11人,子18人,男13人;與皇室聯姻者皇后3人,太子妃4人,王妃2人,駙馬21人,公主20人等。

根據頭條網報導,世代裴氏家族中,僅正史立傳與載列者,就有六百多人。僅三品以上官員就出過千餘人,七品以上官員,更是多達三千多人。

裴氏家族人才輩出,燦若群星不勝枚舉。不僅有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而且有哲學家、史學家、法學家、地圖學家、詩人等。且看——

西晉政治家裴秀一生的主要活動是在政治方面,卻以中國歷史上最傑出的地圖學家名世。他所創的『製圖六體』,奠定了中國古代製圖學的理論基礎,使古老的製圖學具備了數學的科學依據。這一理論在他之後一直運用了1400多年,直到明朝末年。他所著《禹貢地域圖》18篇,是中國第一部關於地圖學說的專著。英國科技史學家李約瑟教授稱他為『中國製圖學之父』,與歐洲學者托勒密並稱為古代地圖史上東西相輝映的兩顆燦爛明星。

裴秀之子裴頠著《崇有論》,獨樹一幟地提出『無不能生有』,『有』是萬物存在變化之基礎等樸素的唯物主義觀點,從而使他成為西晉時期與玄學分庭抗禮的唯物主義哲學思想家。

南朝史學家裴松之注《三國志》,三倍於原著,並開創了史注的新體例,宋文帝覽後讚曰:『此為不朽矣!』其子裴駰補注《史記》,著《史記集解》八十卷,是《史記》問世後第一家大型綜合性的注本,與唐代司馬貞的《史記索隱》、張守節的《史記正義》,合稱為《史記三家注》。裴松之曾孫裴子野撰《宋略》二十卷,《宋書》的作者沈約見而嘆曰:『吾弗逮也!』唐代劉知幾說:『世之言宋史者,以裴《略》為上,沈《書》次之。』裴松之、裴駟、裴子野,被稱為『史學三裴』。

名臣裴矩是供職於周、隋、唐的三朝元老,為政廉謹,頗負清名。他先後任民部侍郎、內史侍郎、尚書左丞、史部尚書等職。隋煬帝時,裴矩受命赴張掖(今甘肅)主管與西域各國開展貿易之事。在與各國商人接觸中,他獲得了有關西域各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等大量寶貴資料,編撰成《西域圖記》3卷。書中不但以大量的文字介紹了西域各國的國情,還繪製了許多地圖,標出了從敦煌到達地中海的3條大道,其中中道和南道,即為歷史上有名的『絲綢之路』。《西域圖記》對研究中國隋唐時期西北社會狀況有重要價值。

隋代名臣裴政,是著名的法律學家。據《隋書》記載,裴政在斷獄時,『用法寬平,無有冤濫』,深得民心。又因敢於直言進諫,多所匡正,享譽朝堂內外。隋文帝繼位後,裴政等人受命制定隋朝新律《開皇律》。裴政博採魏、晉、齊、梁等南北朝時各家刑典,取其可用之處,廢除了前世的梟首、鞭笞等酷刑,把刑訊時慣用的大棒、毒杖、車輻壓踝等酷刑全部革除,並規定民有冤屈,縣不受理時,可依次上訴郡、州、省,仍不理者,可直接向刑部申訴。

《開皇律》無論從內容到形式,比歷代任何律令都顯得格外開明,是一部劃時代的古代刑典,為後世立法奠定了規範格式。《唐律》、《宋刑統》皆出其源。明代大思想家王夫之高度評價道:『今之律,其大略皆隋裴政之所也』,足見其影響深遠。

隋煬帝十分信任的政治家裴蘊治國有方,推行『貌閱法』,檢括戶口,控制人口,增加財稅,使隋朝『資儲遍於天下』,為前代所罕見。

隋朝文林郎裴世清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代表國家,率領訪日友好使團出訪日本的外交大臣,開中日邦交之先河。隋大業三年(607年),日本國派遣使者訪隋,次年3月到達長安。裴世清受隋煬帝詔命,率隋朝使團一行13人回訪日本,並晉見了日本天皇,獻上了文物及國書。他攜帶的這份國書在日本的《日本書記》太籍中被保存下來,成為永久的歷史見證。

唐開國元勛裴寂,在隋末群雄並起、天下大亂之際,鼎助李淵起兵,建立唐朝。高祖李淵曾對裴寂說:『使吾至此者,公之力也。』他對裴寂言無不從,稱其為『裴監』而不呼名,貴震當世。

裴行儉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數次平定突厥,是唐初著名軍事家。同時,他還是一位書法家,工於草隸,他曾說:『禇遂良非精筆佳墨未嘗輒書,不擇筆墨而研捷者,余與虞世南耳。』

裴垍慧眼識人,先後薦舉過李絳、崔群、韋貫之、裴度、李夷簡,這些人後來都相繼成為宰相,聲名卓著。史曰:『裴公鑒裁,朝無屈人。』

唐宰相裴耀卿致力於整頓漕運,保證了南糧北調的水道暢通,解決了唐王朝沿續了幾十年的關口糧荒問題,開元年間傳為佳話。

一代賢相裴度,更是世代傳頌,名垂青史。在唐代政治家中,裴度的名字完全可以與唐初的名相魏徵等人相提並論。其一生的最大功績就是竭盡畢生精力去一次次地削平藩鎮割據勢力,特別是在平定淮西藩鎮吳元濟叛亂中,立場堅定,力挽狂瀾,功績卓著,使唐朝又一度取得了統一,出現了『元和中興』的政治局面。淮西之亂平定之後,唐憲宗封裴度為上國柱並晉國公。後來由於奸臣構陷,裴度三起三落,幾度入相,幾度出藩。裴度歷任憲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宰相,身系國家安危二十餘年,史稱『中興賢相』。白居易稱讚他『中台一品高,勛業過蕭曹。』文宗也賜詩曰:『注想待元老,識君恨不早。我家柱石衰,憂來學丘禱。』

唐代小說家裴啟作《語林》、裴鉶撰《傳奇》,分別是中國最早出現的志人小說和將小說定名為文體的作品。《語林》還被稱為『裴氏學』。歷仕東魏、北齊兩朝,官至中書舍人的裴讓之,是名滿天下的大詩人,時稱『能賦詩,裴讓之。』

裴興奴是大唐玄宗時期的琵琶演奏家,與曹綱齊名。曹綱善運撥,聲若風雨,不事彈弦。興奴善攏撚,不撥稍軟。時人贊道:『曹綱有右手,興奴有左手。』

裴旻善劍舞,唐文宗曾下詔以李白的詩歌、裴旻的劍舞、張旭的草書為『三絕』。流傳千古的戲劇《遊西湖》、《李惠娘》、《裴恆遇仙記》、《白蛇傳》等,演的都是與裴家有關的事。名劇《白蛇傳》裡的法海,是唐初政治家、書法家裴休的兒子。歷史上的法海,本來是正面人物,是明清小說將其醜化為反面人物的。

裴氏家族故裡的裴氏宗祠始建於唐貞觀三年(西元629年),其規模宏大、氣勢磅礡,歷代不斷重修,現僅存前殿、後殿、狀元坊等建築遺跡。裴氏碑廊,幾乎是中華書法石刻的百科全書,原有古碑數十通,在史學和書法藝術上都有很高的價值,著名的有『裴鴻碑』(鐫刻于北周武帝天和三年即西元568年)、『裴鏡民碑』(唐初史學家李白藥撰文、書法家殷令名書寫)、『裴光庭神道碑』(張九齡撰文、唐玄宗書寫)和『平淮西碑』(唐文學家韓愈撰文、清軍機大臣祁雋藻書寫)。這些珍貴的石碑在流傳了千百年後遭遇劫難,僅存『平淮西碑』實在令人扼腕。

裴氏的家族譜牒,從裴松之所著《裴氏家記》開始,歷代均有人撰修。清嘉慶版《裴氏世譜》是迄今為止最完整最系統的一部。這部世譜是由裴氏62世裔孫裴率度與其子裴宗賜、其孫裴正文祖孫三代,父死子繼,子死孫承,嘔心瀝血,鍥而不舍,歷經將近一個世紀方成書問世。所幸的是,東眷裴氏第76代孫、當時的族長裴富仁在文革浩劫中,冒著生命危險,把全部六卷《裴氏世譜》用油紙包起,偷偷地藏於村中大槐樹的樹洞中,才使之倖免於難,完整地保存下來了。正是這些寶貴的文字資料,使我們得以瞭解裴氏家族無比輝煌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