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女否認宋慶齡「第二段婚姻」:她說誰都不如孫先生

1960年,宋慶齡和孩子們在北京寓所。她抱著的是隋永清。

宋慶齡一生沒有生養自己的孩子,鮮為人知的是,花甲之年時,她卻有兩個養女:隋永清和隋永潔。這一對姐妹花從出生不久,就伴在宋慶齡身邊,陪她度過了人生最後的20多年。

根據人民網《環球人物》雜誌報導,2014年8月,在北京西城區一家老式茶樓,記者見到了隋家姐姐隋永清。她曾是一位電影演員,採訪當天穿著簡單的T恤,言行舉止無不透著大家風範。

宋慶齡已去世30多年,隋永清如今也年近花甲。但她保養得很好,皮膚白皙,聲音清脆悅耳。採訪前與隋永清簡訊聯繫時,她不失頑皮,還發來不少搞怪圖片,讓人很難想像這是57歲的老人。她說自己從小就『被宋慶齡寵膩壞了』。而在記者採訪的幾個小時裡,隋永清口中的宋慶齡,也不是大家熟知的形象,更多的是一個母親的柔軟。

一尿成了宋慶齡的女兒

1915年秋天,宋慶齡不顧家人反對,奔赴日本與大自己27歲的孫中山結婚。追隨孫中山的10年間,她曾孕育過一個生命,但在軍閥陳炯明叛亂的突圍中流產,這對宋慶齡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更加不幸的是,僅僅兩年後,孫中山也匆匆告別人世。

因為人生中的遺憾,宋慶齡特別喜歡孩子。周圍哪家嬰兒剛出生,都會找機會抱來給她看看。她還總叮囑登門的客人『下次一定要帶著孩子一起來』。

隋永清的父親隋學芳是東北人,在東北參軍,後由公安部從部隊挑選考核派到宋慶齡身邊,成為她的貼身警衛秘書。『由於工作關係,父親落戶在上海。結婚後,因為工作需要,我們一家人都曾住在宋慶齡在上海住宅的配樓裡。』

1957年年底,隋學芳的大女兒隋永清出生。知道宋慶齡喜歡小孩,隋學芳就把繈褓中的女兒抱到宋慶齡面前。跟別的孩子不同,剛出生的隋永清一點也不認生,她不哭不鬧,對著宋慶齡一直笑。宋慶齡正高興時,突然覺得一陣溫熱,原來是孩子撒尿了。周圍的人大吃一驚。大家都知道,宋慶齡是特別講衛生的人,幾雙手同時伸過來,要從宋慶齡的懷裡把孩子抱走。沒想到,宋慶齡堅決不讓別人插手,連聲說道:『別動!讓孩子尿完,不然會坐下病的。』大家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小傢伙,在一輩子講究乾淨的宋慶齡懷裡放肆地尿了個痛快。

誰都沒料到,這一笑、一尿引起了宋慶齡的憐愛之心,她覺得同這個孩子有一種親密的緣分,並提出希望收養這個女孩。至今,隋永清回憶起來,都說:『我覺得這種事情說不清楚,就是冥冥之中的感覺。我是被抱過去眾多孩子中的一個,但我是最幸運的,被宋慶齡留下了。』

這一年宋慶齡64歲,按年齡算,隋永清應是宋慶齡的孫輩,但宋慶齡不喜歡被人叫成阿婆、奶奶。隋永清叫她『媽媽太太』,這個稱謂是剛學會說話的隋永清自己創造的。

隋永清向記者回憶起了『媽媽太太』的來歷:宋慶齡上海寓所餐廳裡,掛著一張宋慶齡母親倪太夫人的畫像。有一次吃飯前,宋慶齡把她領到倪太夫人畫像前,告訴她:『這是我的媽媽。』讓她對老太太說:『婆婆吃飯了。』隋永清就大聲說:『這是太太的媽媽。』

第二天飯前,宋慶齡又領隋永清到倪太夫人像前。隋永清大概是忘了前一天宋慶齡教她的話,脫口叫道:『這是媽媽太太。』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宋慶齡卻很喜歡,她說:『這個稱呼太可愛了!以後就這麼叫我!別的小孩子也一起叫吧。』在這之後,『媽媽太太』就成了隋永清和工作人員孩子們對宋慶齡專有的稱呼。

\
宋慶齡,1893 年出生,1981 年去世。青年時代追隨孫中山,獻身革命。是愛國主義、民主主義、國際主義和共產主義戰士,已故國家名譽主席。

\
隋永清,1957 年出生。宋慶齡養女,新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家、知名藝人。

\
周恩來手牽隋永清(右)、隋永潔散步。

\
上世紀20年代,孫中山和宋慶齡的合照。

『她對我們幾乎都是放養的』

妹妹隋永潔出生後,也經常到宋慶齡的上海寓所玩,姐妹兩人給她那清幽的寓所增添了生氣。1959年,宋慶齡來到北京,隋永清和她一起隨行,相伴左右。她說宋慶齡在北京的足跡自己都沿路跟著,『剛來的時候住在北京站對面的方巾巷,然後搬到什剎海西河沿,就是現在的郭沫若故居,1963年入住後海北河沿,如今的後海宋慶齡故居。這是宋慶齡在北京最後的住地。』到了1973年,妹妹隋永潔參軍進京也住進了後海邊的這所宅子。比起妹妹,隋永清在宋慶齡身邊的日子更多。

隋永清說自己小時候很淘氣,總給周圍工作人員添亂。『他們私底下都說我調皮,太淘氣,但媽媽太太允許我調皮。她從小接受西式文化的教育,受到民主主義的洗禮,晚年對我們兩個孩子幾乎也是放養的。』隋永清說自己住在後海的時候,有一次調皮搗蛋得驚天動地。『那會兒才幾歲,我從二樓窗戶沿著屋簷爬到房頂上去了。工作人員發現後都嚇死了,生怕我一個踉蹌踏空掉下來。媽媽太太聽聞也趕了過來,她見狀也慌了,強穩著情緒跟我說,’小寶貝,千萬別動啊,你看著我就行。最後我被爸爸從窗戶拽了回去,才有驚無險。』

這事兒過了,保姆跟宋慶齡說:『您得管管了,她膽子太大了,哪裡都敢上,闖禍了怎麼辦?』宋慶齡答道:『現在跟她說這些她也不懂,小孩子這個年齡就是這樣。她爬那麼高,還站那兒唱歌,至少這孩子勇敢、不怕高。』跟記者說完這段故事,隋永清自己也樂了。

宋慶齡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女孩子要會打扮自己。物資緊張的困難歲月裡,宋慶齡自己用著明顯發舊的手絹,穿一身布衣,但對隋永清、隋永潔小時候的穿著,她下足了功夫。『那個時候的時髦料子,裙子一做就是好幾條。還有冬天的小羊羔皮大衣,我們喜歡得不得了。媽媽太太還不許我們剪頭髮,要留得長長的。每天早上起床,她幫我梳頭,要我自己攥著馬尾,給我繫上漂亮的蝴蝶結。』

姐妹倆還經常跟著宋慶齡出席外事活動,隋永清清楚地記得,與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的會面,她和妹妹都在場。『周恩來也經常來,他左右手牽著我們兩個,帶我們在花園裡散步。』

自己的愛情給了孩子最好的教育

長大之後,宋慶齡在母親角色裡帶給姐妹兩人更多的是平等和自由。隋永清告訴記者:『我們一直一起吃飯。飯後我們兩人就這樣面對面坐著聊天,像朋友一樣。』

宋慶齡給孩子的平等自由包括擇業。隋永清長大後成為一名電影演員,在上世紀80年代登上了《大眾電影》的封面,紅極一時。宋慶齡總跟孩子們說,什麼職業都好,沒有門第之說。只要成績獲得大家的讚賞與認可,她就為你高興。

但面對愛情,宋慶齡與天下所有母親一樣跟女兒苦口婆心。17、18歲的時候,隋永清早戀了。宋慶齡知道後,不時提醒她『愛是責任,是一種生活態度』。回憶這段往事,隋永清情緒低落起來,眼角也微微濕了。『當時青春期比較叛逆,我頂撞過她,說她思想封建,不符合當前的時代,還說他們當時革命只是剪辮子,不是從骨子裡追求民主。現在我也快60歲了,她的話我完全理解了,一想到這件事就覺得慚愧難過。』

隋永清重溫這些往事時,記者不禁想到宋慶齡年輕時奮不顧身的愛情。她22歲時背井離鄉嫁給孫中山,在那個年代需要巨大的勇氣。

曾有一種傳言,說宋慶齡有『第二段婚姻』。隋永清說這種話其實宋慶齡生前就聽到過,她的反應就兩個字:『不屑。』『這種謠言從孫中山先生去世就有,到現在竟然還有。我覺得是無稽之談。』

宋慶齡曾告訴隋永清,自己與孫先生在一起的10年是她人生最幸福的10年。有一次,宋慶齡拿著一張孫先生年輕時候的照片,細細打量著。隋永清打趣說:『哇!孫先生年輕時候這麼帥,換我也去追了。』宋慶齡一臉自豪地說:『那你晚了,已經被我追上了。這個男人是我的,你可追不到嘍!』

隋永清說:『每每提到孫先生,七八十歲的老太太一副小女人姿態。她向來認為誰挑的男人都不如她的,她對孫先生不僅是愛,還有敬仰。她用自己畢生的愛情給了我們最好的正面教育。』宋慶齡孤身一人半輩子,其實內心並不孤獨,因為滿滿的都是愛的回憶。

晚年生活其實很充實

還有一件事,宋慶齡從來沒有後悔過,那就是擁護共產黨。『她覺得共產黨做的一些事情是尊重了孫先生的精神的。而為什麼選擇跟蔣介石翻臉,因為她覺得他是中華民國的叛徒。孫先生說要聯俄聯共,蔣介石卻屠殺共產黨。 從這個事情上,她一直對蔣介石產生了一種憤怒, 說他違背了孫先生,不配做孫先生的學生。』

宋慶齡的晚年有一段憂心忡忡的日子。1966年『文革』爆發,江青一夥對宋慶齡放明槍,施暗箭。在那些顛倒是非的歲月,她確有不滿,但她對毛主席一直很敬重。『她曾告訴我,毛主席聽說我們家的點心好吃,特地要過來嘗嘗,她非常高興!』

『網上說她晚年都鬱鬱寡歡完全是歪曲事實。』宋慶齡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她有自己的樂趣,但這份樂趣不在於有多大動靜。她喜歡寫信和別人交流,特別是在『文革』時期,只要收到朋友寄來的信,或者聽到朋友的消息,她就會很安心。她有自己的生活圈子,經常邀請她的老友們,甚至秘書一起吃飯聊天。

隋永清說在家經常聽到大人們愉快地交談,說中文、說英文的都有。而且每次宴客宋慶齡都會精心妝扮,薄薄施一層粉,用浸濕的美術筆蘸著宣紙或者報紙燒成的灰,畫一畫眉毛。『她晚年的生活很充實。或許因為她孤身一人,又不喜好走東走西,所以才給大家留下這樣的感覺。』

1976年,『四人幫』被粉碎時,宋慶齡特別興奮。從監獄和勞動改造場所接回來的很多人,王光美、鄧小平等,都被她請到家裡做客。宋慶齡嘴上不說恭喜,但為他們終於得到公正待遇而由衷欣慰。後來改革開放了,國家的形勢越來越好,那幾年她更高興了,整個人很放鬆。『她年輕時喜歡在河邊泡腳,到老落下了關節炎的毛病。但每逢佳節,她都不顧腿病,興致勃勃地舉辦舞會,看著我和演員們表演節目。人生最後幾年,她過得很開心。』

1981年,宋慶齡病得很突然,在病榻上的日子,時而清醒,時而糊塗。不久,宋慶齡去世。隋永清回憶當年的情景:『那時,我正在福建拍戲,收到秘書發來的電報,「見報速回。』隋永清感覺到家裡出了事,立即回到北京。宋慶齡在昏迷中聽到隋永清叫『媽媽太太』,猛地睜開眼,撫摸著隋永清的臉頰,用微弱的聲音說:『我的孩子,我的小寶貝,你可回來了 。』

採訪快結束的時候,隋永清告訴記者:『宋慶齡是一個非常和藹、親切的老人,一點也不神秘,從沒給我任何需要被仰視的感覺。她曾經很感慨地跟我說,你們成長在一個好年代,正好是你們發揮才能的時候,所以在這個時代裡面,你們是幸福的。離開人世的時候,她知道孫先生的遺願正在逐漸實現,很安然也很幸福。』

\
晚年宋慶齡和長大後的隋永清。

\
上世紀70年代,晚年的宋慶齡和年輕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