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黃飛鴻、葉問、霍元甲 誰的武功高?

民國武林泰斗合影,左四為孫祿堂。

香港電影有超過百部關於黃飛鴻的題材,創下了同一題材的電影世界紀錄。關於葉問 、霍元甲的電影也很多,但是他們的功夫到底怎麼樣,拋棄拳法類別是否有個比較?

根據頭條網報導,中國有句俗話,叫做:『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照字面意思理解則是指比武定勝負容易,拳腳之下見功夫,而以文會友則難分高下了。我們這裡討論黃飛鴻、霍元甲以及葉問的武功高下,似乎有關公戰秦瓊的意味,但是若在歷史的縫隙中尋找線索,似乎還是能找到一些端倪的……

不過,這三個人不能直接去比較和評價,他們不是孤立的個體,其實他們三人背後就是整個清末民國武林的狀態,所以說他們三個之前,首先要說一說那個時代的宗師們。

晚清十大高手排名中,黃飛鴻高於霍元甲

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關於晚清十大高手的排名,當然這個排名也照顧了各個門派的利益平衡,分別是下面這些人:董海川、王正誼、黃飛鴻、霍元甲、王子平、杜心武、韓慕俠、燕子李三、孫祿堂、郭雲深。透過排名可以看出,黃飛鴻與霍元甲均榜上有名,黃飛鴻排在霍元甲之前,然而榜上卻無葉問,因為此時的葉問,剛剛隨梁壁學完詠春拳,才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人。

先說大宗師孫祿堂,他在十大高手中排名比較靠後,因為這個名單不單純是武力值的排名,還照顧到了這些武林人士的後世影響和門派地位。為什麼要說孫祿堂是『大』宗師?因為近現代中國武林,孫祿堂如果稱第二,那麼無人敢稱第一。其實按理來講他應該算清末宗師,然而他的主要事跡還是在民國以後。孫祿堂集形意、八卦、太極三技於一身,獨創孫氏太極,武功高深難測,登峰造極。當時武林公認他是中國三百年來無人能及的真正高手。形意、八卦名家張兆東晚年對友人曰:『以餘一生所識,武功堪稱神明至聖登峰造極者,惟孫祿堂一人耳。』

可惜的是,老孫頭一輩子生不逢時。年輕的時候四下找人切磋武功,結果錯過了拳打洋人大力士的揚名立萬流芳千古的時機。到後來,跟著徐世昌沉浮起落,也就是當了十幾年保安隊長,直到年近半百時,一輩子不得志的老孫頭才撈到一點歷史資本,什麼資本?古稀之年一舉擊敗日本5名技術高手的聯合挑戰。一代武林總宗師,百年不遇的武學奇才,就這樣生不逢時,碌碌一生。混到現在,連個電視劇都沒混上。

隱秘的八極拳宗師的江湖生涯

說到拳法,出招狠辣的是什麼拳?很多人會說泰拳,沒錯。但是國產的八極拳,善用膝肘,出招穩準狠,勝似泰拳十倍。彼時有個八極拳宗師李書文,河北滄州人,擅長八極拳、劈掛拳、六合大槍,人稱『六合神槍』李書文,是中國武術史上記載的外家絕頂高手。

李書文跟孫祿堂一樣,一輩子喜歡跟人比武,但是他出手狠辣,鮮有敗績。武林人士對此頗為忌憚,既恨又怕。馮國璋就曾經請他去手下當武術教練,李書文在擔任武術教練期間,與袁世凱衛隊日本教官比武,大槍連挑四人。1910年,年近半百的李書文又在北京大敗俄國拳王馬洛托夫,後被張作霖聘為三軍武術總教練。不過能夠在軍隊裡當教練,給當權者者當保鏢靠吹是不行的,那都是玩命的買賣。李書文在教徒弟這點上,要比孫祿堂強不少,李書文的大弟子霍殿閣做過溥儀的武術教師和警衛官。關門弟子劉雲樵當過蔣介石侍衛隊教官和警衛,也是國民黨著名的暗殺高手,最後將八極拳帶到了台灣並且發揚光大。《一代宗師》中張震扮演的角色『一線天』原型就有一部分劉雲樵的影子。


李書文(左)和弟子劉雲樵(右)。

但是李書文比起上文的孫祿堂,似乎還是差了一個檔次。民國另一位武林高手李文亭在《拳術初階》中有過這樣的記載:『世人言近日善者,拳術以孫祿堂先生為絕,劍術以李景林將軍為絕,槍術以李書文先生為絕。余與孫、李、李三位先生皆相識,時相過從。餘雖不才,研究國術亦數十年矣,深知拳術為各門法術之基。孫、李、李三位先生之武藝於近代各占一絕,然究其根底,尤以孫祿堂先生為最。昔日余嘗見孫先生徒手破彼之劍,破彼之槍,神勇絕倫。全賴拳術根基深厚耳。』孫祿堂能空手破李書文的神槍,可見武功之高。

八卦門裡英雄多,創建中華武士會

上面說到了《一代宗師》,就得說說裡面的主角宮寶田,這也是個宗師級別的人物,因為他的一身功夫得自於八卦掌創始人董海川。宮寶田是真正的大內高手,曾經任清廷內宮護衛首領,加封四品帶刀侍衛,先後任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近身侍衛,清廷最後一任大內侍衛總管。1922年宮寶田應張作霖之邀擔任東三省巡閱使兼奉軍總教練。宮寶田有個徒弟叫王壯飛,不甚有名,但是王壯飛有個不記名弟子,叫張春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就大大的有名了。

1912年宮寶田的同門師兄李存義和葉雲表受霍元甲精武體育會的啟發,創辦中華武士會,一任名譽會長即使後來任民國總統的馮國璋。中華武士會號召北方武術界人士為民國效力,進一步可以登堂入室,封妻蔭子,武人也可博一個出身,退一步的話,愛國救民的名聲也能占上,日後開個鏢局武館,不愁無人登門。上文中出現的孫祿堂、李文亭等武林人士均執教於中華武士會。自此,『南有精武會,北有武士會』的格局開始形成,天津的中華武士會與上海的精武體育會遙相呼應,是當時最為著名的兩大民間武術組織。

後來中華武士會日漸壯大,李存義的弟子韓幕俠也執教於武士會,韓幕俠這個人,相信很多70後和80後應該熟悉的,小時候看過一部武打片叫《武林志》,裡面東方旭大戰俄國大力士達德洛夫讓人印象深刻。這個東方旭的原型就是韓幕俠,他就曾在1918年在北京與設擂叫囂的俄國大力士康泰爾比武,韓幕俠用八卦掌直接將康泰爾打飛。捎帶說一句,韓幕俠後來在南開中學收過一個徒弟,叫周恩來。


韓慕俠及其弟子合影,左五個高者韓慕俠,左六為周恩來。

廣州精武會,黃飛鴻指點過霍元甲之子

1910年,霍元甲最初創辦了精武體育會的目的是『習武強國』,聘請各地名師,公開教習武術。精武體育會最初作為南北武術交流的平台,開始為南方武林人士所熟知。最早的部分南派武林人士北上參加精武體育會,拉開了第一次南北武術交流的序幕。1919廣東精武體育會成立,霍東閣(霍元甲之子)南下廣州,與黃飛鴻等南派武師共聚一堂,並邀黃飛鴻表演了飛鉈、林世榮表演雙軟鞭,堪稱盛況空前。


霍元甲(左圖)及霍東閣(右圖右一)。

這應該是歷史上黃飛鴻與霍元甲唯一能扯得上關係的地方,黃飛鴻見到了霍元甲的兒子,並且以長輩為其捧場,並沒有任何拳腳方面的比試。此後精武體育會便在廣東開花結果,遍設分會。

說黃飛鴻是集洪拳之大成者,並不為過,因為他精通鐵線拳、工字伏虎拳、虎鶴雙形拳和五郎八卦棍。據《洪家拳虎鶴派傳承表》記載, 黃飛鴻的拳術第一部分來自其父黃麒英,另一部分則是來自廣東十虎之一鐵橋三梁坤的徒弟林福成,(這一段師徒關係被演繹成了電影《鐵馬騮》)。

黃飛鴻先後被提督吳全美、黑旗軍首領劉永福等聘為軍中技擊教練,並且曾與劉永福駐守台灣,與日軍交鋒。縱觀他的一生,有記載的就有與人交手五次,除第一次交手是以四象標龍棍勝武師鄭大雄左手釣魚棍法,得『少年英雄』之名以外,均是以一敵多,不過打的是都是歹徒無賴之流。然而他戰績最顯赫的一次卻是一招擊斃洋人的惡犬,名震香江。

黃飛鴻年少成名之時,霍元甲還是個半大小子,直到24歲的時候擊敗了一位外鄉武師。而且霍元甲所習練的燕青拳,講究的是腰腿功,步伐靈活多變,腿法要求勁足力滿,霍元甲在藥棧期間,因為力大無比,一直被身邊的人稱為霍力士,於是他結合特點,對燕青拳加以改進,使拳法中花哨的套路變得更加實用,但並未與人交手,直至其去世前,才與日本武士有過一次正式交手,並將其臂骨磕斷,此後沒過多久,霍元甲就與世長辭。

若論對敵戰績和武功修為,黃飛鴻和霍元甲照上面那幾位可就相去甚遠了,黃飛鴻的洪拳一直是以身調氣、以氣催力,氣勢雄壯,剛勁猛烈。霍元甲的改良後稱為迷蹤拳的拳法,套路精練,一招一式常有出乎意料的變化,尤其注重攻防效果,雖是過於實用,卻似乎缺了氣勢。


黃飛鴻。

據傳葉問的師父曾經教訓過黃飛鴻

葉問一輩子都與霍元甲和黃飛鴻沒有有過什麼交集,更遑論武功上分高下了。然而在19世紀末的廣東佛山,黃飛鴻卻是葉問師傅陳華順的平輩,根據陳華順後人陳國基講他們陳家的家史,據說黃飛鴻是葉問師傅的手下敗將,由於沒有任何佐證,說法頗為可疑。而葉問本人於別人交手的紀錄也是寥寥無幾,無非是在街上與同伴拗斷巡警的一把槍,抗日時期與日本武士交手也是點到為止。

1928年,南京中央國術館成立,武術被稱為『國術』,為官辦性質。中華武士會一批骨幹自天津南下,參與中央國術館的籌建。當時廣東省主席李濟深在南京觀看了由中央國術館組織的第一屆武術國考後,深感提倡武術對中華民族的必要,回到廣州後提議籌建兩廣國術館,而此時的葉問還在國民政府的花捐局(向妓院收稅)工作,所以他會出現在後面的金樓之戰中。

李濟深創辦兩廣國術館,最得意的事件就是『五虎下江南』,這『五虎』,包括自然門杜心五的徒弟萬籟聲,也是個國共兩黨通吃的人物。這次的『五虎下江南』,無論是報紙報導還是民間口述,北方拳師橫掃南拳界,南拳的橋馬功夫,還是適合於船戰或者水田狹窄的空間,跟不上北派拳法和腿法的速度和變化。李濟深組建兩廣國術館其實是和當時廣州分治有著密切的關係的。

但是當時廣州本地武術家面對政府背景的兩廣國術館的建立則是另一個意見,此時的廣州本地武術家基本被精武體育會收編,於是便懷疑這是北方武師強龍壓境、裹脅收編南方武林搶地盤的的一個策略,就像當時南京政府之覬覦廣東政權的一個試探。

但是好景不長,一開始依靠國民政府某些高層資助的兩廣國術館,注定了難以擺脫政治的漩渦。兩個月後,國民黨內部紛爭,撥給武館的經費突然中斷,失去了經濟支持的兩廣國術館被迫解散。

兩廣國術館雖然解散,但是八卦掌、形意拳等北派拳師在廣東紮下根來,民間的武館蓬勃發展(可以參考電影《葉問》中的閉門切磋一段)。幾乎就在同時,五十多家武館掛起了招牌,前來習武的人越來越多,北派搶了南派的生意,故而有了金樓之戰,金樓之戰打的招牌是南拳北傳,實際上還是南北武術的較量。作為花捐局的工作人員,當時南派武術界公推的人物,葉問在這時候不出手就不合適了,但是高手介入的戰局,都是轉瞬之間定輸贏,後來怎麼過招,沒留下紀錄。不過由此可知,葉問的介入給南派武師掙回了面子,而中華武士會,似乎就從此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了。


葉問和李小龍。

香港電影創造了『黃飛鴻』的黃金時代

黃飛鴻對後世的影響主要體現在電影方面,他的徒弟林世榮教出了個徒弟叫劉湛,那麼劉湛的兒子叫劉家良。劉家良15歲時,劉湛帶全家赴香港開設武館授徒,次年劉家良投身電影,出演路人甲之類的龍套角色。武館裡的人湊錢拍攝了『黃飛鴻』系列電影的前4部,功夫少年劉家良跟著父親,一腳踏進香港功夫電影最初的江湖。當然他不是演黃飛鴻,而是擔任龍虎武師及替身,偶爾會演一些反派角色。這時候的黃飛鴻的表演者是關德興,劉家良就一直這樣重複著他祖輩的故事。

直到1992年,徐克執導的新派武俠電影《黃飛鴻》邀請劉家良去做武術指導,劉家良看到李連杰連南拳北腿都搞不清楚,面對吊著威牙飛來飛去的黃飛鴻,劉家良憤憤的說:『非叫我十萬洪拳弟子笑掉大牙不可!』於是辭職不幹。後來《黃飛鴻》公映,徐克特地送了他和關德興兩張電影票,面對電影院裡山呼海嘯的掌聲,劉家良看著關德興,兩人默默無言。


關德興和成龍扮演的黃飛鴻。


李連杰與趙文卓扮演的黃飛鴻。


彭于晏(黃飛鴻之英雄有夢)飾演的黃飛鴻。


劉家良和他導演的電影《洪熙官》(這個鏡頭恰好表現了洪拳對詠春)。


娶老婆千萬別娶練過詠春的,除非你練過虎鶴雙形。

劉家良不但是洪拳大師,而且對詠春拳也有很深的研究,電影《葉問》上映的時候。劉家良就說,不是真的詠春,詠春不是這樣打的。詠春拳創始人嚴詠春是女人,拳不能打太猛,那樣的話很會難看的。所以詠春的馬步,不是以攻為主,是以防為主。劉家良曾經拍過一部電影叫《洪熙官》,裡面才拍出了詠春拳的精髓。

其實現在來看,詠春宗師葉問代表的並非是清末民國的時代,他代表的是民國之後的新舊文化的交替的時代。香港有個彌頓道,路邊掛著好幾個詠春拳武館的招牌,沿著彌敦道一直走下去,走到太子,左手邊就是大南街,當年葉問來到香港,就在在大南街上的港九飯店職工總會開始教習詠春的,他正式註冊成立的第一個組織叫做「葉問國術總會」,就在尖沙咀的美麗都大廈,想來這些詠春武館都是葉問弟子所開。

但是讓詠春走向世界的,卻是1956年葉問收的一個叫李小龍的徒弟。如果沒有李小龍,試問有幾人知道葉問和詠春?李小龍在武術這條路上走的比葉問更遠,他的創立的截拳道主要來自詠春,但其中融合了各種武術的優點,不僅中國武術,而是世界各國武術。而李小龍,最終讓『功夫』這個詞跨越了種族文化和語言,真正傳到了全世界。隨著截拳道和『功夫』的流行,詠春拳也在全球開枝散葉,大概是練習者最多的中國功夫。

少年子弟江湖老,到底誰是真宗師

清末民初,那個英雄輩出的傳奇年代,有許多外國拳師本著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主義精神,為了中國的武術事業,不遠萬里的來到中國,並被中國武術家反覆擊敗。不過根據記載,這些中外武師交手記錄雖然有些值得商榷,但是有些紀錄,還是值得一看的。

韓慕俠在1918年以八卦掌勝俄國人康泰爾;王子平在1919年以查拳勝美人阿拉曼、德人柯芝麥;孫祿堂在1921年以形意拳勝日本人板垣一雄,1930年又在上海一次打勝6名日本武士;佟忠義在1925年以六合拳勝日人山井一郎;王薌齋在1940年以意拳勝日人八田一郎、澤井健一;蔡龍雲分別在1943年和1946年於上海兩次打敗俄國人馬沙洛夫和美國人魯索爾。


上圖即蔡龍雲擊敗馬沙洛夫。

再來看霍元甲,與他同時期的武林宗師都有著顯赫的擂台戰績,他卻沒有什麼太值得書寫的戰績,因為那個洋人聽見霍元甲的名字就嚇跑了。他創建的精武體育會後來停止活動,近幾年出於利益的目的,又重新開張,無非也是借了霍元甲一個名頭。表現霍元甲的電影或者電視劇,總也是距離真實的霍元甲相去甚遠,甚至連基礎的燕青拳都沒有表現出來,實在是令人失望。

我們現在討論他們三人武功的高低,其實討論的還是整個清末和民國的武林,討論的還是在那個大時代下這些武林人士身世浮沉。論陣前廝殺和擂台高下,霍元甲和葉問並不一定敵得過黃飛鴻,甚至霍元甲也不一定能敵得過比他小許多的葉問;若是論及愛國救民,怕是黃、葉二人又比不過霍元甲;但是論及設館收徒、功夫傳播,怕是誰也及不上葉問。其實我們這裡討論誰的武功高低,那些消逝在歷史長河裡的武林宗師們,他們經歷的那些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又豈能僅僅憑藉技擊之術,被後人一言定高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