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和自己賽跑的人 他們的創業故事

李念。

2015年大陸高校畢業生將達到749萬。在多數畢業生都面臨升學還是找工作的抉擇時,也有一群人選擇加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潮中。北京高校中四個今(2015)年將要畢業的創業團隊,向《新華訪談》記者說出了他們的創業故事。

一、李念:創業是一件逆流而上的事

根據新華網報導,李念是中國傳媒大學2009級廣播電視編導(電視編輯方向)的學生。原本2013年就該拿到本科畢業證的他,在大四那年選擇休學創業。最開始,他給有需求的攝製組提供無人機拍攝的服務。今年3月,他們又發布了自己的新產品——車載搖臂系統。

車載搖臂解決能夠解決李念之前利用無人機拍攝時遇到無法完成高速近距離追拍運動物體的問題,但是本科所學專業非製造類專業,也讓李念在尋找合夥人時遇到了困難。『剛開始一直想找,但是都沒有合適的。現在的研發團隊,是在想要放棄的時候聊天聊上的。』

『我可能不會糾結於工程師如何實現代碼,我需要明確的是達到的效果。與研發團隊合作兩年,加上我自己平時的一些積累,以及和團隊參與的討論,我已經非常瞭解它的系統架構,但是還需要不斷和做各個方面的人員進行溝通和改進。』李念說。

李念也會拉著昔日同學和他一起創業。李江山和容博凡分別是他的高中和大學同學。公司創立之初,幾個人自己湊了15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作為最初的天使基金,現在他們準備融500萬元的A輪資金。

『有些學科有知識體系,有的學科沒有。創業不是告訴我怎麼做就能成功的。它是一件逆流而上的事。專案、團隊都是有差異的,不可能國家政策一扶植,大家就都成功。很多人創業會失敗。學校、政府給的優惠政策對你是有幫助,但是這並不是最終的決定結果。』李念說。

傳媒大學為學生創業提供創業孵化基地,基地為創業學生辦公提供場地。李念的辦公室就在基地裡。最近因為車載搖臂的問世,常需要加班到深夜,李念乾脆在辦公室內用櫃子圍成一個角,擺上一張床,平時就睡在那。

當記者問及李念,團隊間是否存在分歧時,李念說:『分歧會有,是對事不對人。但都是同齡人,比較好溝通。2009年學校就有開很多影視公司的學生。我當時為什麼會創業,很大原因就是上學時候私活接多了。

『我把到現在能幹下去的公司都看成很不錯的結果。開了一個小公司,先穩住,再慢慢想著擴大。』『我是團隊的帶頭人,會有壓力,但我要維持下去。要肩負起這樣的責任。』李念說。

二、時艷強:不願過一眼看到頭的人生

2015年5月2日是[我想認識你]團隊從清華科技園x-lab創業孵化器搬進五道口新辦公室的第一天。早上九點,團隊CEO時艷強就和團隊核心成員在辦公室裡開當天的例會。

[我想認識你]是由清華大學及其他學校學生創辦的一個組織高校學生和畢業生的從『線上』到『線下』進行戀愛交友活動的團隊。團隊自2013年10月成立以來,組織多次活動,成長迅猛。近期他們將在首輪融資中完成近千萬元的融資規模。

創業團隊有很強的不穩定性。有人是衝著專案好,有人是玩玩,也有人一直留了下來。[我想認識你]的團隊一年多來換了6波人,記者採訪觀察發現,許多公司的創業人員在初期都會選擇睡在公司裡,一張折疊床加上枕頭和棉被,就能睡上數月甚至數年。

『我現在面臨畢業,如果要把這個約會活動做成生意,一年或許能賺個二三十萬。我去公司能拿到這樣的薪酬,能夠逐年加薪,也會有更高的平台;此外還有很多人會選擇當清華的選調生,但我不願意過這樣一眼能看到頭的生活。所以做這個專案,就不再僅僅是為錢。創業讓我無法預計十年甚至一年以後的生活。』出生與農村,大學時多次創業的時艷強說。

據時艷強介紹,[我想認識你]專案開展一年多來,參加人數達到2萬人,其中約有5、6千人找到男女朋友。記者透過詢問瞭解,[我想認識你]團隊中,很多成員都來自最初活動的參與者。他們希望透過組織高校單身男女的約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

時艷強有時作為線下活動主持人,會在現場調侃自己:『一個約會專案的組織者,最遺憾的就是早有了女朋友。』在不久前的一個活動中,時艷強向相戀三年多的女友求婚。5月2號上午,雙方父母在時艷強新的辦公室中首次見面。

三、宋一凡:我們的專案是未來的潮流和方向

由清華大學2015年本科應屆畢業生宋一凡和清華大三學生沈天翼合夥的創業團隊,清華清顯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的虛擬現實技術在去(2014)年12月獲得400萬元的天使投資。當記者問,為何投資人會從眾多專案中選擇這一專案時,清華大學汽車系應屆畢業生宋一凡認為,投資人選擇自己的專案,除了自身產品能吸引人外,虛擬現實技術也有可能成為今後科技浪潮發展的方向。根據宋一凡的描述,用戶在戴上類似於眼鏡的儀器後,隨著運動,儀器中的螢幕會發生變化,讓用戶彷彿置身虛擬世界中。

『大陸國內在這一領域做硬體的團隊較多,但我們是做軟體的。有位投資人對我們倆從技術到個人都進行了考察,認為我們的技術水準與小公司相比,算是先進。也沒有找到明顯的競爭對手。』宋一凡說。

據宋一凡介紹,公司兩位合夥人,學習數學的沈天翼和學習汽車的宋一凡在平日所學的內容與虛擬成像技術並無直接相關性。二人是在與社會團體的接觸中逐漸瞭解並掌握這項技術的。

『如果我們去做網路或則app的話,可能在宣傳和營銷上就不太有優勢。所以我們選擇去做一個技術類型的創業專案。』宋一凡這樣介紹自己創業的想法。『當然,並不是非創業不可,我們是真覺得從虛擬現實技術這件事上看到了機會,才擱置了手頭上的事開始創業。』

宋一凡認為,他們之所以能夠融到錢,其中一個原因是對資金有明確的認識。『融到的錢都是責任,希望將來能夠以10倍20倍的回報返還給投資方。名義上這筆錢屬於風險投資,沒了就沒了,但如果我們拿來亂用,沒有燒出眉目,將來如果還想找人投資,就沒有人會願意投我們了。』

四、靳美嬌/李建鋒:不能一輩子都只開夫妻店炒米粉

靳美嬌和李建鋒是北京一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夫妻。兩人三年前在旅行中認識並在一起,去年年底他們合夥在北新橋的胡同裡開了家專賣新疆炒米粉的店。靳美嬌說,大學在五家單位實習過的她,想要的也都得到了。遇上李建鋒後,就覺得『我們注定要一起創業』。現在他們準備註冊公司。靳美嬌說,『我們不能一輩子都只開夫妻店炒米粉。以後準備開連鎖店。我是學法律的,他是學包裝設計的,大學生要用所學的知識回饋社會,不能浪費社會資源。』

靳美嬌說,她來北京上學後,家人就一直對她在北京過上成功的生活抱有殷切希望,直到現在,她也沒將自己開炒米粉店的選擇告訴他們。靳美嬌認為,創業是為了過上自己希望的生活。但創業到底會過上什麼樣的生活,靳美嬌說,最開始她也不知道。『我並不是特別敏感的人,對於大的時間並不會特別細心。生活就是日子,讓自己充實些就好。』

李建鋒說,他大一就想要開店,家裡也一直支持他。大三時家中給了他一筆啟動資金,當時他把這些錢放到股市和餘額寶中。到了大四,當靳美嬌提出『不如做點什麼事』時,他就將它們拿來開了這家米粉店。

靳美嬌說,冬天飯店剛開業的第一周,沒有人來,她就利用網路,在微博上尋找想吃新疆炒米粉的用戶,在朋友圈裡宣傳自己的米粉店。一天,她心生感慨寫的文章《老公,畢業我們一起賣米粉吧》獲得數十萬的閱讀量,讓更多讀者和媒體開始關注這對小夫妻和他們的米粉店。

靳美嬌說,他們倆在學校中能夠遇見的創業的學生並不多。創業後她有意認識各類創業先鋒,走進創業圈,積累人脈。當自己的米粉店火起來後,投資人就提出對他們的小店進行投資。但二人對資本介入的時機還存在一定分歧。靳美嬌說,她更看重投資人帶來的社會資源,希望儘快讓懂餐飲的投資人來參與。李建鋒則認為,他還需要再磨練,投資的事可以再緩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