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0後車模背後 不為人知的辛酸和苦惱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

五一期間的第十七屆泉州國際汽車展上,模特兒們甜美的笑容和性感的身姿一直是視覺焦點,甚至被不少看客譽為『女神』。外表靚麗、身材火爆,一次車展能賺上幾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甚至幾萬元,聚光燈下的車模,似乎讓年輕女孩們豔羨。然而,她們在幕後的生活又是什麼樣的?她們奔走各地忙於演出,光鮮的背後有著哪些甘苦和酸楚?5月4日,剛剛參加五一車展的幾位『90後』嫩模向記者道出了自己追求夢想的道路上不為人知的辛酸和苦惱。

根據光明網報導,不少人將模特兒和高收入職業畫上等號,究竟能賺多少?因為牽涉到個人隱私,馬珊和小姐妹們沒有透露具體的數字,只是告訴記者,模特兒圈中高薪確實存在,但只是少數人。據她們介紹,模特兒的薪酬並沒有統一的標準,計算方式也不固定,『拿淘寶模特兒來說,大多數按照衣服或者鞋子之類商品的數量計算報酬,拍得多賺得多。

有時也會按小時或天數給錢』。要保持外表的靚麗,模特兒們也需要投入一些『額外成本』。馬珊說,有時因為拍攝的需求,模特兒需要化一些特殊的妝容,很容易引起皮膚過敏或其他不良反應。每次工作完都要用很多護膚品保養,儘管最多一個月能賺到5位數,但扣除購買化妝品和護膚品等開銷,一年下來也沒存下多少錢,甚至還有一個月一分錢都賺不到的時候。圖為馬珊在社區的居民樓下拍攝淘寶女裝。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

1992年出生的陳雪薇以前曾是幼稚園老師,長相甜美的她為了圓自己的明星夢,入行已經5年。社會有些人會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模特兒,幸運的是陳雪薇的家人對她做模特兒一事是贊成的。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報,去年她獲得了海峽旅遊小姐福建省季軍和國賽的單項季軍稱號。『為了演出可能會天天都要化很濃的妝,不論是多好的化妝品都或多或少會傷害到皮膚。再加上被舞台的燈光烤,簡直就是受罪。』去年比賽時連續的大濃妝讓她的皮膚都是痘痘,又紅又痛,她只能每天敷面膜來保養臉蛋,還定期去美容院調理。圖為疲憊的一天結束了,雪薇選擇泡泡浴來放鬆身心。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

『有時參加車展,我們的穿著可能比較暴露,有些人喜歡從很低的角度拍我們,我心裡很不舒服。還有些人在合影時手腳不太老實,會占我們便宜。』雪薇說,對這樣的人,不是太過分的話,她一般忍忍就算了,還得堅持擺出職業的笑容一起合影。讓她最反感的是,有的活動結束後,客戶會讓她們去陪吃飯和唱歌,『雖然都沒做什麼,但是就是不太喜歡。』陳雪薇說,有的人還會要求合影,合影的時候,有時就會遭遇『鹹豬手』,『他們會摟住我們的腰,很反感』。圖為在外拍現場換衣服的馬珊,陽光大方是她給所有人的印象,即使換衣服也很坦然。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

許妍(化名)今年24歲,是一名全職的模特兒,又是一名媽媽。她有一個可愛的兒子,已經6歲了。『我喜歡當模特兒,想做到不能做為止。』許妍說,結婚後丈夫不想讓她在外拋頭露面,家人也持反對態度。和丈夫冷戰了兩個月,最後丈夫只能答應她。『他很寵我,我喜歡做的事情他只好答應。』許妍說,有空的時候,丈夫還會來看她走秀。台下的許妍是個好媽媽,平時做完活動,她就回家陪兒子,週末更是必須陪伴著兒子過。『兒子知道我的工作,有一次我告訴他,媽媽要去車展了,他就說他也要去。看到電視上有模特兒走秀,他還會問我,媽媽有沒有在電視裡。』許妍幸福地說。圖為走秀很疲憊,好在很多時候主辦方都會提供酒店客房休息。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

張可(化名)今年25歲,也有一個2歲的兒子。和許妍一樣,婚後她的丈夫也極度反對她當模特兒,覺得這是不務正業,在她的堅持下,丈夫現在雖然不支持,但也不反對了。不過,她們都在保守已經當媽媽這個秘密。她們說,結過婚有小孩的模特兒,在業內比較不受歡迎,很多客戶不選擇有過小孩的模特兒。所以,她們都沒讓大家知道自己有小孩,在微信朋友圈內也從來不曬小孩的照片。當然,也有一些模特兒在結婚或找到男朋友之後,因為另一半的反對就淡出圈內了。圖為午休時,雪薇和雙玲在酒店客房玩自拍。

90後車模背後的辛酸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