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網路新詞/高考加工廠 製造高考狀元為目的的學校

高考加工廠。

高考加工廠,是社會上對一些以追求高升學率、製造高考狀元為目的的超級學校的稱呼,是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名詞。高考加工廠的管理模式類似工廠,學校到處掛滿宣傳標語的設施類似流水線,而學生就是這所加工廠的產品,而他們成功的標準,就是高升學率。由於高考加工廠管理嚴苛、氣氛緊張,備受社會各界的詬病。

簡介

根據互動百科解釋,高考加工廠,是指以製造高考狀元、追求高升學率為特點的學校。一般來說,教育界內部會把那些『高考成績十分優秀』、『高分學生集中』、『考入名校人數較多』的學校稱為超級中學,而高考加工廠正是這樣的超級學校。此外,在管理模式上,高考加工廠也一切以升學率為目的,氣氛壓抑緊張,學生幾乎沒有任何自由,整個教學樓形同『監獄』,配合著密密麻麻衝刺高考的口號,壓抑氣息撲面而來。

但自從『衡中模式』在大陸全國得到宣傳後,許多學校紛紛效仿,朝著『高考加工廠』的方向建設。在一所『一切為了高考』的學校裡,似乎早已沒有時間對學生進行深度的心理輔導,也不可能大幅改變已被高考成績證明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那麼裝上護欄、封閉教學樓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能夠快速有效地實現保障學生在校園內安全的初衷,被付諸實踐也在預料之中了。

存在原因

有觀點認為,只要高考仍是作為高中教育唯一的指揮棒而存在,那麼這種極端的現象還會出現。恐怕問題並不這麼簡單。高考未變,但不少中學早已不再片面強調苦讀,仍然能獲得不俗的成績。

『高考加工廠』之所以存在,跟教育公平的議題息息相關。當前,教師、學生、政策等優質教育資源日益向發達地區的名校傾斜,而所謂高考『神校』也大多在經濟欠發達地區。這也導致了教育起跑線的傾斜,掌握優質資源的學校,教學理念、質量、設施都更優越,還享有諸如保送、自主招生等優惠政策,學生不再依賴於苦讀。

而處於欠發達地區的高考『神校』,學生在諸多不利的條件下,只能靠苦讀這一條路,何況這些地區也多是高考招生的窪地,區域內名校少,高校招生向本地區傾斜的現狀,更抬高了落後地區的高考難度。因此,教育公平傾斜得越嚴重,『神校模式』只怕也會越來越多。

管理模式
立體無縫管理

批量生產、加工流程模式化製造,靠的是管理。用毛坦廠中學分管教學的副校長李振華的話說,『毛中製造』一點不神秘,核心就是『全方位立體式無縫管理方式』。

所謂無縫,意即學生一天24小時會被一張作息表嚴絲合縫地分解掉:早上6點10分早讀,直到晚上10點50分下晚自習,休息時間只有午飯、晚飯各半小時,午休1小時——午休本是兩小時,但學生被要求到教室睡覺,順便再勻出1小時自習。並且,學生不能遲到,不能早退,不能有手機,不能上網,否則就會被要求檢討,嚴重者將被開除。

除了作息制度的嚴苛,因為這座『工廠』人數龐大,有的班主任甚至還要求『統一上廁所』,『以免進進出出影響別人休息』。不僅如此,為應對標準化的考試,學生需要大量和重複的訓練,『1年要完成過去3年才可能做完的習題和考試卷』。

企業文化滲透

而更重要的是『企業文化』滲透。在這座『高考工廠』裡,學校花壇裡豎立著『肯吃苦才能代代成才,守規矩方可日日進步』的宣傳牌,教室牆壁上寫著『為了大學,拼命吧』的勵志標語。教師們的口頭禪則是:『兩橫一豎,幹!』競爭的氛圍因此被炒得很熱。高三年級幾乎每週都要考試,每次考試都要排名,班級排,學校排,甚至每個人進步或退步了多少名都要張榜公佈,『每次還要根據成績模擬發榜,一本二本三本,將你歸在對應的榜單下』。

軟硬體設施

『工廠』軟硬體設施也不可忽視。地處大別山小山坳裡的毛中,其整體規模和環境甚至優於一座省級高等院校。田徑館和游泳館正在修建,操場上還立起一塊巨大的LED電子螢幕,據毛中教師說,『這是華東地區最大的一塊電子螢幕』。而在招聘教師時,毛中明碼標價『年收入6~10萬元人民幣』——這意味著大部分毛中教師可以在六安甚至合肥買房,還可以開上私家車,因此吸引了大量優秀師資。但與此同時,對教師們來說,『工廠』的生存法則同樣殘酷——每學期根據考試成績,實行『末位淘汰制』,由學校選聘的班主任可以炒掉任課教師,等等。

換句話說,無論學生還是教師,都會在這裡被磨去棱角,這就是毛中的『核心競爭力』。毛中就像一台精密的高考機器,學生被送到這台機器上加工,加工流程模式化,因此才有11222人參加高考,9312人達線的『產品合格率』。

發展狀況

即使有存在的土壤,『高考加工廠』的生存也並不樂觀。近期媒體集中報導的湖北黃岡中學,由於教育資源被周邊地區掏空,已呈『沒落』之勢。當地政府的解決之道是用下指標的行政命令,要求重振黃岡中學。但是,若要真正改變『高考加工廠』的現狀,還是得從均衡教育資源、實現教育公平的大文章著手。

各地高考加工廠
安徽毛坦廠中學

每年有近萬名復讀生及應屆高三學生在毛坦廠中學進行『鍛造』,在高考的檢驗下過關後,輸往全國各地的大學。毛坦廠中學及其復讀中學金安中學每年參加高考人數約一萬,每年高考前,『萬人送考』成為聞名遐邇的『高考景觀』。2013年,安徽約有10.5萬名復讀生參加高考,毛坦廠中學就占了近8辦公大樓。2004年以來的近10年來,毛坦廠中學的本科升學率每年都在80辦公大樓以上,並且還在不斷地刷新著自身紀錄。

衡水中學

衡水中學也有著『高考超級工廠』的稱號,這所學校曾有104人考入清華北大,二本上線率高達98.2辦公大樓。同樣,衡水二中採取的也是『學生苦讀、老師苦教、家長苦幫』的模式,軍事化的管理和高強度的訓練已經被不少人批評為極端的做法。到2015年,衡水二中將學校建造得如『監獄』一般,更是在網上引發了一輪吐槽,有網友稱這和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馳。類似衡水二中這樣的做法確實有些極端,有違學生的天性,也不夠尊重教育規律,榨乾了學習的樂趣,給學生施加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鄲城一高

近年來,鄲城一高也開始以新的『高考神話』聞名大陸全國。2012年開始,鄲城一高成為透過高考錄取到清華北大人數最多的河南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