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周鴻禕談360手機:說秒殺蘋果都是撒謊

周鴻禕談360手機。

『這次絕對不給手機圈添堵添亂。』從做殺毒軟體再到做搜尋引擎,再到今天做手機,周鴻禕一直被視為『攪局者』,而他卻不同意這種說法,表示很多時候都被誇大和妖魔化了,在手機圈,他要改變形象。5月6日下午,周鴻禕老友會暨360新手機品牌發布會在北京召開,然而人們希望看到的新手機並沒有亮相。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周鴻禕一邊表示,目前和酷派合作的手機已經做出來了,自己比較滿意,但又稱,『做一部好手機還是需要花點時間』,現在距離奇酷手機的面市還要再等幾個月。『幾年前做手機,我最大的問題是太過急躁,恨不得三天弄出一個手機,一周就能上市。這次我吸取上次的經驗教訓,我寧可晚上市幾個月,我要把手機產品的細節真正做好,這次也不希望真正滿意,但是也不要失望。』周鴻禕說。

『一邊學蘋果,一邊砸蘋果』

雖然嘴上說『不添亂』,但在現場他還是忍不住調侃起了現在的手機行業。『我們這個行業很多潮流風起雲湧,你要不會說幾句湖北腔英語都不行。還有一個是關於彩排的問題,我們這個行業演員很多,有說相聲的,他們都排練。』

周鴻禕還總結了幾點手機發布會潛規則: 第一個規則,所有『做機人士』必穿工作裝,因為賈伯斯就一直穿工作裝。第二個潛規則就是發布會特別冗長,一般4小時起,6小時很常見,PPT做得極其瑣碎。第三個潛規則則是所有的人都在學蘋果,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以砸蘋果為樂,好像你出來不挑戰蘋果,不羞辱一下蘋果你就不是這個行業的大拿。

『但是我發現,在發布會上憤怒地拿出蘋果手機摔在地上的人,等發布會完了以後他們還是在堅持用蘋果,你看新浪微博的小尾巴,堅持不用蘋果手機的不多的。』周鴻禕說。

『我們得承認一個現實,我們今天所有做手機的人,我們做手機之前都在仔細研究蘋果。我們得承認,蘋果是我們做手機必須學習的一個榜樣。所以我不覺得我們應該叫嚷著砸蘋果,秒殺蘋果。』周鴻禕說表示,秒殺蘋果是『無知者無畏』,『不懂手機的人才這樣妄言』。

周鴻禕調侃,哪些叫嚷著秒殺蘋果的人『都是蘋果的托』,『這些公司每年到一定時間就跳出來要攻擊蘋果,秒殺蘋果,這樣全大陸的消費者就一次次地重複聽到,有人又挑戰蘋果了,原來蘋果是還是最棒的,避免了蘋果被遺忘的命運。』

但他同時坦言,世界上不能只有一個蘋果。『有人說您都要跟蘋果學了,您還造什麼手機?很簡單,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蘋果,讓消費者沒有選擇,這個世界恐怕也都是它的理念了。我們總是有更多的選擇(的情況下),這個行業才能進步。』

而談及業界同行,他一邊謙虛地表示,『蘋果、小米、華為、三星、錘子都是老師』。一邊有忍不住調侃起來。談到小米,他說:『雷總是大陸營銷第一人,他是大陸最牛的營銷大師。』談到華為,他說:『小米拼命賣插線板的時候,華為再講華為的信號好在哪裡,這家公司真的是以技術為主的公司。』談到錘子,他說:『談及小米,他說:『我們要做全金屬機身,不用買碎屏險。』『將來有一天我跟羅永浩站在台上辯論,一定不給他拿話筒的機會。』

『做手機很痛苦』

在調侃同行之餘,周鴻禕還是談了點正事。他公佈了360與酷派合資公司的全新手機品牌的名稱『奇酷』,並宣佈,會推出全新的股權眾籌模式,將新手機公司的股份和用戶分享,用戶可以投資奇酷公司成為公司股東。『透過這種方式,讓新、老朋友與我們的創業團隊一起分享成功的收益。』周鴻禕如是說。但對於眾籌的細節,他並未做過多的解釋。

現在殺入手機市場,會不會太晚?周鴻禕坦言:『我是有點任性。』他回憶幾年前做360定制機的時候,表示做手機是『一個特別痛苦的過程』。『當年做手機,我到深圳去往那一坐,跟他們講小米模式是手機裡的360免費模式,會把中華酷聯都幹掉,大批做山寨機的兄弟們把我當成救星。當時我也不懂手機,山寨機的兄弟把他們的手機拿到我跟前,我把他們的手機選回來做推廣,後來我做不下去了。』

也許因為之前的經歷,這次360手機才會一再跳票。『硬體稍微做一點點修改,整個投入的時間週期、投入的精力,比軟體的週期長很多。』他表示,奇酷手機『三個月前就已經(能夠)上市了,但是到現在也沒有做出來。因為每次把手機(樣品)拿到我這來,我坦率地說,做為一個手機是及格的,但是要超越現在市面上的一些產品,亮點我覺得還不夠,所以我還希望大家多給點時間,還多有點耐心。』

不過,唯一讓用戶們比較欣慰的是,周鴻禕表示,奇酷手機『產能充足,不搞飢餓營銷』,而且『因為我的產能充足,我保證友商再不敢搞飢餓營銷』。

以下為發布會現場十問:

問題一:您四年前做手機還算有點眼光,現在手機已經不是紅海市場,手機都是血海了,您怎麼還來湊熱鬧做手機,世界這麼大,為什麼非要做手機?

周鴻禕:按照公司公關部的版本來說,手機是未來重要的網路入口,我們要建立核心生態鏈,現在投資企業都不叫投資企業,都叫生態鏈企業了。但是我不太喜歡這樣的回答,因為這是企業自己的想法,你的想法想得再好和用戶何關?我的想法很簡單,一是手機今天的主流人群,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一定是喜新厭舊的,各位你們是喜新厭舊的嗎?所以什麼都能換,更何況手機呢?我想做手機只要做得好,永遠都不晚。

從我個人來講,我是有點任性。因為每次聽某個行業大佬說某某市場格局已定,大家不要進來了,我是第一,他是第二,沒有第三、第四了。當年有一個姓N的公司說過,一個姓M的公司說過,但是都被姓A的公司打敗了。我能不能在手機市場做點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做手機希望做一台至少讓我自己都覺得非常滿意的手機。

問題二:手機折騰了幾個月,你幸福嗎?

周鴻禕:其實做手機我覺得是一個特別痛苦的過程,當年做手機,我到深圳去往那一坐,跟他們講小米模式是手機裡的360免費模式,會把中華互聯都幹掉,中華互聯他們都不相信,但是大批做山寨機的兄弟們把我當成救星,當時我也不懂手機,山寨機的兄弟把他們的手機拿到跟前,我把他們的手機選回來做推廣,後來我做不下去了。這次做手機坦率地說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因為你要在做一個細節上要力求完美的手機真的要經歷一個過程,我覺得比懷孕生孩子還難。

大家認為我是一個產品經理,我做過很多軟體產品,做軟體產品和做硬體比起來我簡直覺得太幸福了。軟體有毛病,我們熬一個通宵就改過來,軟體用戶覺得不好用,你大不了給他升一個級就修補回來了。但是硬體你稍微做一點點修改,你發現它整個投入的時間週期,投入的經歷,我認為是比軟體的週期長很多。

我舉一個例子,做手機的時候我們談論一個問題,我們一定要用金屬機身,為什麼有人用玻璃?特別簡單,因為我不希望大家買碎東西。我做一個應用給玻璃手機的用戶用,比一比誰的手機飛得高,大家把手機裝上軟體飛起來以後,看看誰飛得高,我給他獎金,玻璃手機就很難。但是金屬手機射頻信號不好,需要做切割,但是縫割在哪個地方,我們為此糾纏一個月,找不到合適的地方,讓它既解決信號的問題,又解決美觀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做手機真的是一個很難的過程。但是我也跟同事講,你是要結果幸福,還是要過程幸福。對創業的人來說,過程幸福往往結果就幸福,過程很痛苦,往往也可能得到一點幸福的結果。

問題三:你的手機會允許卸載預裝軟體嗎?比如360手機衛士

周鴻禕:兩前年在國慶節,360第一個推出卸載手機預裝軟體功能。大家發現你買的手機,手機不屬於你,上面裝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軟體,您還卸不掉,這些軟體還不甘寂寞,每個軟體都在後台運行,自動啟動,都佔用你的手機,佔用你的流量,把你的手機弄得很熱,最早的我的手機我做主是360做的。在我的手機裝上任何的應用軟體,當然你不喜歡都可以把它卸載掉,沒有任何疑問,因為用戶永遠是我們做手機首先要考慮的。

問題四:每隔幾天就有一個聰明人站出來說秒殺蘋果,你呢?

周鴻禕:坦率說我覺得秒殺蘋果都是撒謊。我們得承認一個現實,我們今天所有做手機的人,我們做手機之前都在仔細研究蘋果,你如果真是做手機的專家,你去看看,把蘋果拆了,你看一下它的精工。前兩天我跑到江蘇的工廠裡,看看一個個車床把一個個鋁合金加工,最後加工出蘋果手機殼,我很驚嘆,手機做得這麼貴,還這麼多人用,而且你讓用慣了蘋果手機人換別的手機確實很難。

我們得承認,蘋果是我們做手機必須學習的一個榜樣。那些秒殺蘋果的人,我懷疑他們都是蘋果的托兒。他們不是蘋果的托兒,我只能說一句無知者無畏,真正不懂手機的人才這樣妄言。有人說您都要跟蘋果學了,您還造什麼手機?很簡單,每個人都看過賈伯斯的幾個廣告,最著名的1984的廣告,賈伯斯在世也同意蘋果是最棒的,但是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蘋果,讓消費者沒有選擇,這個世界恐怕也都是他的理念了,我們總是有更多的選擇,我覺得這個行業才能進步。

問題五:會不會像小米一樣賣期貨?

周鴻禕:小米賣期貨嗎?沒有,他們是產能不足,真的。我是這麼看的。我也很擔心產能不足,所以為什麼當時我去找酷派,找老郭,酷派不管怎麼說,人家一年做50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手機,我覺得有這種能力做供應鏈應該能保證我們的產能。第二個,我覺得產能不足就導致了飢餓營銷,我仔細研究了一下,確實我非常佩服,我覺得這是他們發明的一種最好的營銷模式。但是如果大家不喜歡,這點我不向他們學習了。

問題六:大家都喊著要做手機生態鏈,你怎麼看?

周鴻禕:大家買手機一定要提供一個最好的產品體驗。你的手機用戶多自然能打造你的生態鏈,你能在手機做更多的周邊,你手機都沒賣出幾台,你說手機能遙控你們家的燈泡,遙控你們家的插座,才能把手機賣得那麼多,我覺得這是忽悠很多創業者本末倒置的邏輯。我現在不談生態鏈,我只關心你拿到這台手機以後有沒有最好的體驗。

問題七:手機到底賣多少錢?

周鴻禕:我跟大家保證一點,我做了手機,不光我的手機能便宜,我保證友商的手機都能便宜。因為我的產能充足,我保證友商再不敢搞飢餓營銷。這次我做了三款手機,這不能說嗎?我一直認為手機不能用價格來代表它的尊貴,只是說你給不同的人群配置不同,但是都要把它做到最好。這次我手機是瞄著市面上5000塊錢的手機配置來做,但是我不可能賣到這個錢。我想兩個問題,有一個問題還沒想出來,就是我這次能不能把手機免費,但是我還沒想出免費的方法。但是我有第二種方法,硬體免費,我是真正按照成本價在賣。

問題八:在手機行業,誰是你的最大對手?

周鴻禕:蘋果、小米、華為、三星、錘子都是老師。小米我非常欽佩,雷總開創了網路手機這個模式,對我們每個人都有啟發,最了不起的我認為雷總是大陸營銷第一人,他是大陸最牛的營銷大師。華為我也很欽佩,原來我也在華為談過合作,華為的技術非常好,小米拼命賣插線板的時候,華為講我的信號好在哪裡,這家公司真的是以技術為主的公司,我找華為沒談攏,後來我找了酷派,酷派是更有技術驅動的公司。我從錘子身上也學到很多經驗,將來有一天我跟羅永浩站在台上辯論,我絕對不給他拿到話筒的機會。

所以少琢磨點對手,我認為琢磨對手不是沒有意義,而是你要以對手為老師,把他們的優點都學到,我們才能談我們做出更好的手機。今天我琢磨最多的是消費者的想法,而不是對手的想法。

問題九:你的新手機什麼時候上市?最大缺點?

周鴻禕:三個月前就已經上市了,但是到現在也沒有做出來。因為每次把手機拿到我這來,我覺得坦率地說,做一個手機是及格的,但是作為我們提出的目標,就只是要超越現在市面上的一些亮點我覺得還不夠,所以我還希望大家多給點時間,還多有點耐心。我聽說雞皇(小米)他們降價,再給我點耐心,他們還會降價的。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因為每個手機都有缺點,你無法做到各個方面都完美的手機,你希望電池大,續航能力強,就做5000毫安培培,就和超薄是矛盾。我希望把傳感器裝到鏡頭裡,鏡頭就會凸出來,就不太會好看,我們在不斷改進。

問題十:對360特供機老用戶,對於死忠粉有什麼表示?

周鴻禕:對於360的死忠粉,對我們的老用戶來說,我的感情特別複雜,我特別慚愧。當年沒有得到的期望和捧場,360手機一點聲音都沒有,後來我沒有把這件事堅持做下去,這是我內心很大的情節。這次我不叫360特供機,我真是要認認真真的,而不是鬆散地做一台手機。這次手機發布對原來所有買過我的360特供機的老用戶,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既然是血海市場,不放血怎麼好意思做手機,6日上午就有人已經放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