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鄭愁予:以文化為橋 讓大陸台灣民眾心靈相通

鄭愁予。

『橋,架下的岸邊沒有對立,不存在水土的消長;橋,是結構的緣、是金石的婚姻,讓今生通往來世……』這首名為《橋》的詩,是台灣著名詩人鄭愁予2006年在台灣金門寫下的。9年後的今天,同樣是在金門,參加2015兩岸筆會的鄭愁予10日上午向記者道出了『橋』的含義:以金門為橋,促進兩岸和平交流;以文化為橋,讓大陸和台灣的民眾心靈相通。

根據中新社報導,鄭愁予的現代詩洋溢著中文特有的優美,貫穿著婉約與豪放兩種不同的氣質神韻。上世紀80年代,鄭愁予曾多次入選台灣各類『最受歡迎作家』榜單。《鄭愁予詩集》在1999年以高票當選為『台灣文學經典』詩歌類的第一名,被列為『影響台灣三十年的三十本書』之一。

出身軍人世家的鄭愁予,是鄭成功第十一代孫,自小便跟隨父親走遍大陸大江南北。他為世人熟知,正是源於這首篇幅短小而美麗動人的《錯誤》。1954年,《錯誤》在台灣首次發表,一時間整個台灣都在傳誦『達達的馬蹄』之聲。韶光劃過半個多世紀,這首被譽為『台灣現代抒情詩的絕唱』的詩觸動了一位又一位讀者的心弦。

『不管哪一次關於詩的交流對話,我總會被問到《錯誤》。』83歲的鄭愁予笑起來顯得更加和藹,『一首詩傳唱五六十年還受歡迎,我很榮幸也很高興。』

1933年,鄭愁予出生在濟南。抗戰初期,正住在南京。鄭愁予的父親從陸軍大學受訓畢業後派到湖北抗戰前線,他則跟隨母親開始了一段顛沛流離、躲避戰火的逃難生活,『從南京到山東再到河北。』

『我親眼目睹大陸的苦難,人民流離不安的生活,我把這些寫進詩裡。』鄭愁予的詩大都以旅人為抒情主人公,因此又被稱為『浪子詩人』。

1949年,鄭愁予隨父親到台灣,1956年參與創立現代派詩社。從台灣中興大學畢業後他應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的『國際寫作計劃』,並獲得英文系美藝碩士學位(M.F.A),後在愛荷華大學、耶魯大學等校任教。

在海外漂泊40年後,鄭愁予把戶籍落在了與廈門隔水相望的金門。1988年他曾和一位攝影家朋友到過福建,去了很多海港,看到很多金門的漁民與福建的漁民早已在交往,『這種往來就是民心民意和民利,是擋不住的。』

鄭愁予說,他寫《橋》是希望金門先成為一座兩岸交流的橋樑。『而文學交流是走在前面的,它比較敏銳,提醒大家感情的融洽,或是美在哪個地方,詩人的使命感也在於此。』

2005年,鄭愁予受聘金門大學的講座教授,目前他還是中國海洋大學的駐校作家。從祖籍的渤海灣畔的寧河,到台灣、耶魯大學,再到金門,以及青島,詩人說,自己始終沒有離開過海。

響徹了半世紀的『達達的馬蹄』,越過了海峽,繼續在兩岸傳誦。如今,鄭愁予正潛心以漢字的解構和新的音律以及天生性靈,開拓新的『詩歌板塊』。這位耕筆60餘載的詩人,今(2015)年還將出版詩集《無常觀自在》。

談及當下詩歌的沒落,鄭愁予堅定地表示,詩歌永遠不會消失。他的觀點也如詩一般:有些人是為『詩』而生的,有這種天性就會傳承性靈,性靈代代之間都會存在,你不知道它是多麼神妙的一種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