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0後美女網路主播月入三萬五 農忙時幹農活

許璐做直播,桌上放著為粉絲寫的歌詞本。

『網路主播』已經成為一個新職業。網民對她們的印象非常複雜:光鮮、神秘、草根、艱辛、誘惑、撈錢新貴、暗夜精靈、音樂天使、知心朋友等等。關掉網路攝影機,網路主播們在現實中的真實身份也多種多樣:護士、大學生、白領……。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24歲萌妹子許璐,就是一位網路主播。這個職業,她已經做了三個月,還將繼續做下去。和其他主播不一樣的是,農忙時,她會離開網路,回到農村家裡下地幹農活兒。

90後東北姑娘許璐,出生在吉林郊區的一個農村。高中畢業後她就在美容院打工,照顧自己的爺爺奶奶。因為長相秀美,外向活潑,歌唱得也好,後來經一位顧客推薦,開始在一家網站平台做網路主播。許璐說,自己每天直播五、六個小時,從下午2點到4點,晚上8點半到凌晨。

90後美女主播:月入六七千 農忙時幹農活
春種,許璐趕回家播種玉米。

前段時間春種,家裡人手不夠,許璐停了幾天直播,回去幫忙種玉米。『春種只有幾天,必須搶著種完,不然就誤了季節。』當然,她會提前跟粉絲打好招呼,『擔心他們來到「房間」突然看不到我會失望』。

直播做什麼?

她會唱歌。『我比較喜歡唱彭佳慧和李翊君的歌。』分享生活。『我會和粉絲分享生活裡的段子和戀愛故事。』

怎麼看待粉絲和朋友?

『現實中的朋友和網路中的朋友不同,雖然網路是虛擬的,但是他們都很真誠,會從物質和心理上去關心你,而現實的朋友很多都只是看似表面關心你。』

怎麼看待工作?

『我對這份工作很滿足,也很感恩,尤其是現在有很多關心我的人,特別知足了。』

直播時化妝嗎?

美瞳、濃妝、墨鏡、假髮一般被稱為網路主播的標配。『我不化濃妝,但我覺得要修飾自己,畢竟帶妝是一種禮貌,比較莊重,其實真實的自己最重要。』

穿什麼服裝?

許璐為直播準備了不同的服裝,有的可愛,有的性感,有的清純。她嘗試過各種風格,因為以前曾在影樓當過模特兒拍樣片,所以有嫻熟的搭配技巧。『女孩子就要打扮自己,穿得好看心情也不一樣,別人看我開心他們也會跟著開心。』

有多少粉絲?

儘管做主播才三個月,許璐已經吸引了6000多名粉絲,但並非所有粉絲都是友善的。『做什麼都要心態好一點,任何工作都有壓力,有壓力才會有動力;也要感謝「黑粉」,有他們黑我才會有更多人喜歡我。』

要多大投入?

許璐起初花了一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購置聲卡、麥克風、影片和兩個燈,結果由於音效不好,她的嗓子唱壞了,不少粉絲也因為影片經常卡機而離開。第二個月拿到收入後,許璐換了一套好些的設備,但她覺得這與其他主播價格上萬的麥克風還相差很遠。

收入有多高?

許璐現在月入六七千相對輕鬆,『接觸到這個工作後感覺其實蠻好的,能交到很多朋友,還能有一份不錯的收入。』

會誘惑粉絲嗎?

『有的主播撩起大長腿讓粉絲看,她吸引的是某一類群體,我吸引的群體可能不同;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覺得真正喜歡你的粉絲,是長久陪伴你的粉絲。』

會投入真情嗎?

許璐會持續關注每天送花、送禮物的人。『有一次我情緒低落,每天給我送花的那個粉絲馬上就出現了。他們一直默默陪伴著我,並希望看到真實的我。』

收過昂貴的禮物嗎?

在網路直播秀場,粉絲透過購買鮮花等虛擬禮物來表達對主播的喜愛,粉絲贈送禮物花錢越多,主播收入就越高。網路主播平台上經常有一些『金主』或者『國王』給喜歡的主播們刷禮物,價格甚至上萬,許璐表示自己也曾收過上千元的禮物。

會被不尊重嗎?

『開始的時候得罪了一些粉絲,被罵,現在挺欣慰的,還有很多一直陪伴我的人。』許璐很感謝這個工作,特別是這份收入。『每個主播風格不一樣,我真心結交每個粉絲,不想失去每一個人。』

粉絲為什麼願意花錢?

『我覺得有三方面因素,首先很多粉絲生活壓力比較大,希望在網路中釋放壓力;其次,現實中無人傾訴,在網路上卻能講出心裡話;還有就是,人們越來越率性,喜歡誰就給她花錢,我願意。』

怎麼看待金錢?

八歲的時候,許璐的父母離婚,並各自組建新家庭,她跟著爺爺奶奶長大,『小時候採羊肚蘑賺錢,這種蘑菇特別值錢,但一年中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能採到,我和姑姑上山採羊肚蘑,一天能賣200塊錢,當時覺得能賺錢很有成就感很幸福。』

高中快畢業,家裡鬧分家,奶奶被爸爸氣壞了身體,許璐覺得自己要扛起來。她告訴奶奶:『別看我小,我可以養你。』於是高中一畢業許璐就到城市打工。現在,許璐做網路主播,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奶奶,『奶奶醫藥費很高,我賺錢給奶奶買藥,就能多陪她幾年。』

幸福是什麼?

許璐說,有些單親家庭成長的朋友不像她那樣樂觀,心裡更多的是壓抑和叛逆,『我在農村長大,小時候比較苦,所以現在只要有收獲就會很知足,覺得很幸福。』

家人知道嗎?

至今,家人還不知道許璐在做網路主播,『他們思想比較傳統,會覺得這是虛幻的,會誤解我,認為這不是正經工作,不是正經的事。』

這個工作累嗎?

『其實這個工作也挺累的,坐的時間久,打光的燈和電腦對身體都有很多輻射。』許璐坦言,網路主播的工作根本不像外界想的那樣輕鬆,但她願意一直做下去。

網路主播打算做多久?

儘管對網路主播心有所執,但許璐也認為這不是一輩子的職業,『女孩的青春就這麼幾年,用這幾年去拼搏,我才能實現未來的理想。』許璐寄希望於老本行——30歲以後自己開美容店,她覺得這才是有保障的職業。

每時每刻,都有很多像許璐一樣的女孩正在螢幕前直播,唱著歌跳著舞,或者僅僅是聊天,甚至不說話,只是坐在螢幕前,接收著各種虛擬禮物,有免費的,也有成百上千的,她們年輕也成熟,她們神秘也真實,她們虛幻也現實。

90後美女主播:月入六七千 農忙時幹農活
老家農田,許璐的姑姑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