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8歲開始照顧癱瘓母 女:我要帶媽媽一起出嫁

孔艷艷照顧在三輪車上生活的母親已有17年。

國道309線穿過聊城冠縣崇文街道孫畽村後,向西不遠即進入河北省境內,借著便捷的交通,近年來孫畽村內不少村民都走出村子,到大陸全國各地打工生活。

根據山東商報報導,而村內25歲的孔艷艷,她全部的生活軌跡都集中在附近5公里之內——母親鄧玉民自小患有嬰兒癱一直癱瘓在床,孔艷艷8歲起,在父親去世後,就承擔起了照顧母親的重任。持家17年後,孔艷艷村內同齡人多數已結婚生子,因為要帶著母親出嫁,當地人看來,她的婚事可能是個『大難題』。

16歲輟學只為方便照顧媽

孔艷艷回憶,她的父親在給家裡買下了一輛三輪車後不久,便因為突發心臟病去世,當時她只有8歲,剛剛上小學一年級,『父親在的時候,都是他照顧我母親,為了能讓我母親出門活動,他買了這輛三輪車。』

孔艷艷告訴記者,她的母親鄧玉民從小便患有嬰兒癱一直癱瘓在床,『買了這輛三輪車後,每天母親起床,父親都把她抱到三輪車上,有時間就會推著她走出門去看看。』孔艷艷的父親去世後,這輛已經使用了17年的三輪車從未更換過,17年來,鄧玉民一直在三輪車上吃,睡。

白天,孔艷艷會將枕頭靠在三輪車的一側,讓母親能夠坐起來。晚上她將三輪車尾部的擋板放平,三輪車便被她改造成一張可以移動的床鋪。對於讓母親一直在三輪車上生活,孔艷艷覺得十分內疚。她說,因為母親的體重原因,到現在她也沒能積攢起力氣,將母親從三輪車上抱到床上。而在鄧玉民看來,17年的持家生活中,女兒已經能夠熟練自如的處理家務瑣事,『記得當時她父親剛去世的時候,孩子做好了飯,連端下鍋來的力氣都沒有。幾乎每天做好飯後,都要叫附近的鄰居幫忙端鍋。』

在一邊照顧母親一邊學習的過程中,孔艷艷度過了自己的小學生活,『因為我母親吃飯必須要靠我餵,上學的時候也是天天往家裡跑,要不然即便把飯擺在她面前,她自己也沒法吃,只能餓著。』在讀到16歲時,初中未畢業,她不得不做出了輟學的決定,『以前的時候學校離家很近,那一年初中搬到了縣城裡。因為距離我家太遠,沒法天天中午回家照顧我母親,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不再繼續讀下去。』

365天,每天中午回家做午飯

為了補貼家用,孔艷艷隨後來到一家加油站幫忙賺取生活費,『每天的工作就是幫著車子加油,加油站當時離家也近,天天回家照顧母親也方便。』在加油站工作的過程中,孔艷艷說,老家的房子因為倒塌,她和母親搬到了加油站裡居住,『既能夠掙錢,也能把母親帶在身邊,心裡特別踏實。』

鄧玉民仍然記得,女兒掙下第一筆工資時的場景,『當時工資是一個月300塊錢人民幣,掙了錢,她一分不差的交到了我手裡。當時孩子也正是愛美的年齡,她沒捨得拿錢給自己買件衣服,也沒有買任何零食。』除了加油站的工作,孔艷艷說,這些年來,她還在附近的幾家服裝廠上過班。對於自己的工作單位,她有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必須離家近,而且能夠中午回家,『這樣下來,能夠選的單位都不多,很多廠子還是托親戚給介紹,才進去工作。』

工作以來,孔艷艷說,她上班最遠的地方離家有5公里的路程,『當時也是一家服裝廠,這是離家最遠的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找過這麼遠的廠子上班。』鄧玉民告訴記者,因為中午要回來給自己做飯,女兒要比其他員工多跑一個來回,『中午一般就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孩子下了班就趕緊往家返,在家裡等我吃了飯,她自己再匆匆吃兩口接著回單位。』

雖然每天中午回來做飯的時間很緊張,鄧玉民說,女兒基本都是回家做新鮮的飯菜,很少會在早上提前做好飯菜熱給她吃,『我有時候也告訴她,讓她早上提前做好了飯,這樣中午時間能寬鬆點。孩子是怕我吃了對腸胃不好,所以都是給我現做現吃。』

生活有了起色 希望女兒早日成家

對於自己的婚姻以及將來的生活,孔艷艷說,她並未多想,希望一切能『順其自然』。她告訴記者,自己家庭生活的變化,讓她已經能夠看到希望,『以前小的時候還會為吃飯發愁,現在我上班能掙錢,家裡人都享受最高標準的低保金,生活上已經比以前寬裕多了。』

現在,孔艷艷一家已經從以前的加油站搬到了村支書家空閒的房屋內,當地政府和熱心人士為孔艷艷一家籌款捐建的新房也正在施工中。『弟弟在聊城學習盲人按摩已經出徒,現在自己也能夠掙下生活費,不管怎麼樣,他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手藝。』

在女兒的照顧下,鄧玉民的精神狀態一直不錯,她告訴記者,自己除了血壓高,並沒有其他疾病,『每天,女兒都會給我準備好藥,讓我按時吃,血壓也能控制住。』此前,為了給母親解悶,孔艷艷省吃儉用購買了一台電視機。透過熒屏,鄧玉民也瞭解到了外面的世界。『在電視上,我才知道,有母親節這個節日,看到孩子們給媽媽過節,我看的都十分感動。』

鄧玉民說,內向的女兒從未給她說過『母親節快樂』這樣的字眼,可是女兒每天的付出,讓她感覺到,自己天天都在享受這個屬於母親的節日,『女兒在身邊天天都像過母親節,作為母親,我也希望她能夠早點成家,早日過上母親節。』

『出嫁我也要帶上媽』

從8歲起成為家裡的頂樑柱,在照顧母親的日子裡,孔艷艷已經走過了17年。原來村內同齡的同學、玩伴基本都已經成家生子,這也讓鄧玉民十分煎熬。她說自己心裡很矛盾,一方面十分希望女兒能夠儘快找到自己的幸福,另一方面她不敢想像自己沒有女兒在身邊的日子。就像當初勇敢挑起家裡的擔子一樣,孔艷艷對於婚姻的態度,再次讓附近的村民對她另眼相看。『我如果出嫁,就要帶上我母親,離開我,我母親沒法生活。沒有母親,我自己也生活得不安。』

去(2014)年被評選為冠縣的道德模範後,孔艷艷因為『孝』在全縣成了名人。附近不時有人向她來提親,對於未來的女婿,鄧玉民的標準是『靠得住』,『孩子跟著我們受了這麼多苦,必須找一個能夠靠得住的人,讓孩子別再過得這麼辛苦。』而對於自己未來的丈夫,孔艷艷則更多的希望對方能夠接受自己的家人,『我出嫁要帶著我的母親,而且我的弟弟雙目失明,以後可能也需要我照顧。』

這項硬性標準,讓不少年輕人犯了難。鄧玉民告訴記者,為此,她曾經勸說女兒,可以不用帶自己出嫁,『如果找一個離家近便的,每天中午她能抽空過來看看我就可以了,如果帶著我出嫁,能夠接受的人太少了,我害怕因為這個耽誤自己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