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最美家庭的故事 70後嫂子改嫁80後小叔子

圖為孫萬龍背著羅紅的孩子回家,一家人其樂融融。

70後的羅紅在丈夫病逝後,獨自撫養患有肌無力的兒子。丈夫的堂弟、80後小叔子孫萬龍向她射出丘比特之箭,融化了她決定塵封的心,這是發生在興山南陽鎮陽泉村的真實故事,如今他們營造了一個溫馨幸福的家庭。

荊楚網據三峽晚報報導,『70後』的她是典型的農村婦女,丈夫病逝後,獨自撫養患有『肌無力』的兒子,還有年邁的公公婆婆需要照顧。忠貞的性格,似乎定格了她的人生軌跡——下半輩子守寡終老。然而,丈夫的堂弟、『80後』小叔子孫萬龍射出丘比特之箭,融化了她決定塵封的心。這是發生在興山縣南陽鎮陽泉村的真實故事,如今他們營造了一個溫馨幸福的家庭。

記者5月9日獲悉,在第21個『國際家庭日』來臨之際,當地村委會推送羅紅、孫萬龍家庭參與興山縣第二屆『最美家庭』評選活動。

特殊夫妻:妻子曾是丈夫『二嫂』

這裡是興山縣南陽鎮陽泉村,青山環繞,滿目翠綠。9日中午,一家辦婚宴的庭院裡格外熱鬧,清脆的鞭炮聲在大山裡回蕩。羅紅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她在為鄰居的婚宴忙碌著。

羅紅1975年10月出生,已步入不惑之年,她身材消瘦,典型的農村婦女裝扮,讓她顯得要比實際年紀大一些。忙完婚宴,羅紅與現任丈夫孫萬龍,接受了記者採訪。孫萬龍魁梧結實,皮膚黝黑,比羅紅要高半個頭,娃娃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出生於1985年元月的他,陽光率真又不失穩重。看上去,他們在一起恩愛有加。

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距離。這對夫妻,妻子比丈夫要年長9歲多,更為特殊的是,妻子曾是丈夫的『二嫂』。羅紅開始一直埋著頭,不願多提這段特殊的婚姻。孫萬龍倒不介意,他覺得,經過9個月的磨合,與妻子生活得很和諧、幸福,『只要我們把日子過好了,比什麼都重要。』孫萬龍一手拉著妻子的手,一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肩背,在他的鼓勵下,採訪時的尷尬氣氛被打破。

坎坷家境:兒子丈夫同年病倒

家住南陽鎮陽泉村1組的羅紅,1997年嫁給了2組的孫萬寶,如今他們的兒子孫世紀已經16歲。這是個普通的農村家庭,羅紅嫁入孫家之初,住的是半山腰的土屋,距離集鎮較遠,出行很不方便,尤其是兒子漸漸長大,上學還要過一條小河,接送很是麻煩。勤勞的夫妻倆試圖用雙手改變這個現實。『那時候家裡窮,我們一門心思掙錢,他就這樣把身體累垮了。』說起丈夫孫萬寶,羅紅心裡很不是滋味。

當時,夫妻倆耕種著幾畝薄田,200多棵柑橘樹是主要收入來源,為能多賺點錢,把房子建到集鎮上來,丈夫長年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做苦力活,而她在家種地、打臨工,兼照顧兒子和父母。沒出幾年,他們在集鎮附近建起了2層的磚木結構房子,雖然距離學校近了,孩子上學不用每天接送,但接下來的命運卻給羅紅更多的考驗。

2007年的暑假,在武漢打工的丈夫接兒子過來玩,不料兒子被查出患肌肉萎縮症。聽丈夫在電話中講述兒子的病情,羅紅頓時懵了。後來,到武漢同濟、上海等大醫院治療,被確診為『進行性肌營養不良』。醫生告訴他們,這種病幾乎無法治癒,只能維持、減緩惡化。

而就在同一年,孫萬寶也病倒了,支氣管方面的,連走幾步路都喘。『生活要過下去,我只有硬撐著。』父子倆相繼病倒,堅強的羅紅獨自撐起這個家,既要賺錢養家,又要每天背著兒子上學並照顧患病的丈夫。說起那段經歷,辛酸只有羅紅心裡最清楚,『我辛苦點都沒事,就盼望著他們父子能好起來。』

家庭變故:她選擇了不離不棄

兒子病了,無法行動,生活不能自理,但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這也是羅紅幫兒子完成學業的動力,『他腦子很好用,學習上的事從不用我操心。』

小學畢業後,孫世紀要去興山縣城古夫中學上初中,羅紅照顧兒子的擔子更重了。經南陽鎮政府幫助,她在學校食堂找了份工作,方便照顧兒子。拋開工作的辛苦不說,體重只有40多公斤的她,每天要背著45多公斤的兒子從出租屋到教室裡,『初二、初三的教室都在5樓,我背得很吃力都沒事,倒是兒子不願麻煩同學,初中那3年他沒在學校上過廁所。』

那些年,為給丈夫和兒子治病,儘管家裡已無任何積蓄,但羅紅樂觀面對生活,從來沒動搖過,操持家務任勞任怨。2013年3月,孫萬寶病情加重,經搶救無效病故。丈夫的去世,給羅紅莫大的打擊,『他病了六七年,雖然做不了什麼,起碼還是個完整的家。』

家有病兒,加上有年邁的公公婆婆,落在羅紅肩上的擔子將會越來越重。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曾有一段時間,不少親友上門做羅紅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趁年輕改嫁。

孫萬寶只有兄弟倆,大哥早年過世,大嫂已改嫁,羅紅認為,兒子和公婆都需要她,改嫁只會給他們帶來傷害。『我只想把兒子和老人照顧好,不想再嫁了。』

再續姻緣:小叔子射出丘比特之箭

如果沒有意外,我們不難想像,羅紅的下半輩子將為了兒子和二老,守寡直到終老。然而,有一個人卻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為她再次打開幸福之門。

孫萬龍是孫萬寶的堂弟,上面有兩個已出嫁的姐姐。『我們雖是堂兄弟,平時處得像親兄弟一樣。』孫萬龍說,大哥、二哥相繼去世,孫家就他一個壯勞力了,尤其是侄子孫世紀從小到大跟他非常親熱。二哥走後,看到二嫂經常被說親的纏著,孫萬龍拋開世俗的眼光,決定拯救二嫂、拯救這個家庭。

要說,孫萬龍是見過世面的人。高中畢業後即出門打工,在廣州的華碩電腦公司工作,從最初打雜,到後來成為負責珠海、中山兩個市的區域銷售經理,月薪近萬元人民幣,2012年因業務遭遇瓶頸辭職回鄉。期間,他談過兩次馬拉松式的戀愛,最終以分手告終,一直未婚。『是我主動提出我倆在一起的,不是一時間頭腦發熱,我考慮了半年多。』孫萬龍說,二哥和侄兒都生病,那些年羅紅獨自撐起一個家,家裡家外打理得井井有條,把兩位老人也安頓得很好。他看在眼裡,記在心間,平時也會盡自己能力幫點忙。『我看重她為人善良、孝順老人的品質,也不想讓她再受那麼多苦。』

2014年5月,孫萬龍大膽向羅紅表白,雖遭拒卻未放棄。他先後做通雙方父母的工作,又請親友開導羅紅。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年8月,兩人領取了結婚證。

說起小叔子當初的求婚,羅紅滿臉羞澀。『我一直把他當小弟,誰知道他會來這一出。』羅紅說,當初嫁到孫家時,堂弟孫萬龍還在上小學,可以說是看著他長大的,壓根就沒想過這檔子事。『侄子就是我的兒子,大爹大媽也是親爹媽,我不會不管。』小叔子的表白和求婚,羅紅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不過小叔子所表現出的那份家庭責任感和擔當讓她感動,但畢竟兩人年紀懸殊太大,她顧慮重重。『他還年輕,有很多的選擇,我怎麼勸他,他都不聽,腦子一根筋似的。』最終,在孫萬龍發動的排山倒海式的愛情、親情攻勢下,融化了羅紅塵封的心。

幸福綻放:親情迸出愛情火花

再次步入婚姻殿堂,對羅紅來說是那麼的意外,幸福與煩惱同時糾纏著她。婚後,孫萬龍將羅紅母子接到自己家裡住,孫萬龍的父母待她如親女兒,丈夫對她也愛護有加,一家五口處得和和睦睦。而外面卻有些流言蜚語,讓她很不自在。羅紅坦言,背有很重的思想包袱,走到哪裡總感覺背後有人說三道四,『畢竟是在農村,不像城裡那麼開放。』面對閒言碎語,丈夫經常開導她,心與心的交融,讓她已漸漸走出世俗的陰影。

去(2014 )年夏天,懂事的兒子考上高中,不願讓媽媽再背他上學受苦,堅決不去上學,呆在家裡整天情緒低落,與電視為伴。為此,孫萬龍在集鎮上盤下個店面,讓母子倆守店,銷售手機、辦理聯通業務。他每天用麵包車送母子倆到店裡,然後自己出去跑面的。『兒子有事做,覺得活著有價值心情好了許多。』羅紅說,很感激丈夫對她和兒子所做的一切,尤其是無旁人時,總會『老婆長、老婆短』逗她開心。

對於媽媽和叔叔的婚姻,孫世紀並不反對。『我真心希望他們過得幸福。』孫世紀說,因為生活習慣不一樣,他們有時候會為瑣碎的小事吵上幾句,『比如,我媽習慣了早睡早起,就看不慣麼爹玩電腦、手機到很晚,第二天又睡懶覺。多數情況下,他們吵幾句都是爹讓著我媽。』

在孫萬龍看來,這樁婚姻最初是因為親情,也是自己選擇的生活,生活中為瑣事吵幾句,也是感情的碰撞,不是誰要改變誰,『現在我們找到了愛情的感覺,會好好經營下去,幸福生活是我們共同的願望。』如今,羅紅和孫萬龍在徵求兒子意見後,準備再要個小孩。

『我們鄉下民風純樸,但接受新鮮事物就不只慢半拍。』對羅紅與孫萬龍的婚事,最初陽泉村村委會書記許開虎很驚訝。他說,剛開始在村裡炸開了鍋,很多人都不看好,現在他們家庭處得很和睦,生活過得紅紅火火,生病的兒子有了依靠,還很孝順兩邊的老人,原先一些說閒話的村民也轉變了看法,他們的婚姻愛情,在當地漸漸傳為美談。


羅紅和孫萬龍。


羅紅的兒子患肌無力,孫萬龍每天都背著45多公斤的他上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