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工資比不上夫繳的稅 30歲女碩士副局長辭職

5月12日,長沙市韶山南路,湖北秭歸縣人社局副局長黃艷。工作5年後,她目前打算辭職去找工作。

25歲碩士畢業,入職便擔任縣人社局副局長,5年的公務員生活,『黃局長』黃艷改變了很多,包括她腳上那越來越陡的高跟鞋。連日來,提交了辭職報告的黃艷穿梭於長沙的大街小巷,連續投出四份簡歷後,她已正式開始轉型。

根據瀟湘晨報報導,日前,湖南發文允許黨政機關人員辭職創業。5月12日,黃艷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辭職經歷。在她看來,公務員與廚子、理髮師、維修工一樣,其本質屬性都是職業,與其埋怨工作環境,不如自行走出這個圈子,她願意當個轉型的樣本。

初出茅廬
25歲碩士擔任副局長

1985年出生的黃艷是常德桃源人。2010年,她從雲南大學碩士畢業。當時,湖北宜昌市從研究生中公開招聘科級幹部,黃艷參與了考試。3000人參與選拔,最終200人上崗。經過一輪輪篩選,黃艷最終到宜昌市秭歸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任副局長。

記者5月12日查詢秭歸縣人社局官方網站,其領導班子成員及工作分工一欄,仍有黃艷的名字。網站顯示,黃艷任黨組成員、副局長,主要協助黨組書記、局長抓好全面工作,具體從事錄用調配、軍轉幹部安置工作。

記者聯繫同在宜昌市秭歸縣人社局任副局長的周險峰時,對方表示,黃艷工作突出,為人處事都很有技巧,起點高,有前途。他說,黃艷已經提交了辭職報告,相關領導還專門做了挽留工作,但最終還是決定尊重其選擇。

黃艷回憶,2010年底剛上任時,她才25歲,連人社局的具體職能都不太明晰,會上不敢發言,與人交流時談吐羞澀,『極不熟悉官場生態』。

她舉了一個例子。剛上任那會兒,與人社局下屬的一個事業單位負責人見面,對方笑臉相迎,黃艷直呼對方名字,準備握手。未想,對方臉上一變,把手收了回去,『呵呵』道:『這個名字叫得好』。周邊的人也都尷尬一笑。

在後面的工作中,她才意識到,行政工作很講究『論資排輩』,吃飯時,坐在哪,說什麼話,都有講究。她說,這個負責人年紀大,在下屬單位是一把手,直管業務,在人多時,身為副局長的黃艷確實級別更高,但在私底下,對方是管實際業務的,而且更加年長,黃艷則應該謙卑一些,『很多有職位的公務員都不喜歡別人直呼名字』。

察言觀色
開會時要辨別呼吸輕重

『你覺得現在適應公務員的生活了麼?』『算是吧。』5月12日,在與記者聊天時,黃艷很少給出肯定的回答。她承認這是長久來的職業習慣,『不輕易表露自己的立場』。

當了5年的『副局長』,黃艷在氣場上有了蛻變。著裝職業而利索,出門必穿8公分以上的高跟鞋。採訪過程中,她常常對比其年輕的記者稱『您』,而且肢體動作較大,攤手、擺手的動作特別多,正如其在大會發言時的情況一樣。

黃艷說,在八項規定出台前,她偶爾要負責接待工作,而這也是一個有技巧的過程。黃艷說,很多細節,甚至包括與來賓的距離,什麼場合該離得近一些,大概多遠的距離合適,哪位領導應該離來賓近一些,這都是有講究的。

而且察言觀色尤為重要,比如在開會表達意見時,都要特別注意辨別周邊人呼吸聲的輕重,以此甄別其意見,『有時候呼吸聲比發言本身還要真實』。黃艷說,對於某一項決定,各個負責人要先後表態,前面的人在表態時,可能剩下的人會有異議,甚至會影響情緒,有時聽那粗重的呼吸聲就能知道。

她承認,在日常生活中,自己會處於一種『端著』的狀態。『但這並不是缺點。』黃艷說,說白了就是一種職業習慣,本身並不存在問題。反而她覺得這種政治場,讓她的感知更為敏銳,更能瞭解身邊人的需求,也讓她有了更好的控制力。

為什麼要辭職
每月工資2000多人民幣,想實現自我轉型

這樣一個基本適應了環境的副局長為何要選擇辭職?黃艷將其歸納為『自我的一次轉型』。她說,基層公務員待遇低,晉升途徑狹窄,這是普遍存在的問題。

對於收入,黃艷給出了一個大概的資料,一個月的工資是2000多(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算上各種福利,每年拿到手的錢大概是五到六萬,『沒有隱性福利』。她說,自己的工資,與從事IT行業的丈夫相差甚遠,甚至比不上他繳的稅。然後必須提到的是應酬。黃艷說,在八項規定出台之前,她曾經一周外出應酬多次,有時半夜回家,吐得昏天暗地。

黃艷說,最近一段時間,圈內很多公務員對工作環境表示不滿,但真正離職的卻很少。『他們只想著得到的少了,卻沒想過自己到底創造了多少效益。』她說。

『既然不滿足,想創造,幹嗎不出來,自我轉型?』黃艷說,公務員本身就是一種職業,完全可以辭職,選擇更合適的。雖然還沒有辦完離職手續,黃艷已經有了從頭做起的打算,今(2015)年4月,她還抽假期到北京參加了近1個月的家居軟裝設計培訓。在多方權衡後,她將目標定為在一些企業的行政管理職位。截至目前,她已經遞出了第四份簡歷,暫時還沒收到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