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西抗戰公路上的九旬老人 追述當年修建抗戰公路的往事

91歲的修路老人劉成芝。

『他耳朵不太好,你大聲一點兒!』雅安市漢源縣永利鄉竹坪村黨支部書記劉成漢攙扶著91歲的老人劉成芝。2015海峽兩岸『重走四川抗戰大後方』的記者在劉成芝老人身邊,聽著他含糊不清的追述當年修建抗戰公路的往事。

根據台灣網報導,樂西公路是抗戰公路的重要典型,從原貌、路線等方面看,樂西公路都保存的極為完整。樂西公路連接滇緬公路、第三國際通道康印公路,是原國民政府準備從重慶遷都西昌的戰略公路,也是支持駝峰航線的重要公路補給線。而岩窩溝與蓑衣嶺又是樂西公路上最艱巨的工程。

『我那時候才14、5歲,個兒小,背著炸藥引線到蓑衣嶺……』91歲的劉成漢當年參與抗戰公路樂西公路蓑衣嶺的修築。蓑衣嶺是樂西公路的最高點,海拔2800公尺,劉老當時背著炸藥引線,扛著測繪標竿穿梭在陡峭的蓑衣嶺,因為個頭矮小,他還蹲在籮筐用繩索吊至懸崖。從道路初通、加寬到完工,儘管每天僅換得相當於現在2、3角的報酬,劉老一幹就是三年。為了提高開山效力,常常集中幾十個炮眼用黃炸藥連珠炸。溝的兩邊密密麻麻站滿了工人,幾百隻手揮舞著大錘與鋼鐱敲打,幾百個人撓巨石喊著『吭唷吭唷』粗壯的號子聲。

即將96歲的樂山雙橋村村民王國升參與了樂西公路五洞橋的修建,當年20多歲的他是家中獨子,免於征戰被征作勞役修建五洞橋達半年之久。『我當時是木工,做橋的拱形模子,很危險啊,也餓死了不少人,當時困難的很,每天給一頓飯吃就行了!』被問起70多年前的築橋往事,王老還記憶猶新。

就在這條路上,抗戰民工晝夜施工,有人墜崖死亡、有人飢餓而死、有人活活凍死、有人不幸炸死……每公里都是『血肉築成的長路』。四川當年在抗戰大後方積極『出人』、『出力』的奉獻精神將被歷史銘記、後人緬懷 !

  96歲的樂山雙橋村村民王國升參與了樂西公路五洞橋的修建。(中國臺灣網 宣玲玲 攝)
96歲的樂山雙橋村村民王國升參與了樂西公路五洞橋的修建。

  樂西公路上最艱巨的工程之一蓑衣嶺。(中國臺灣網 宣玲玲 攝 )
樂西公路上最艱巨的工程之一蓑衣嶺。

樂西公路上的五洞橋。(中國臺灣網 宣玲玲 攝)
樂西公路上的五洞橋。

  樂西公路複構四川後方外援走廊,峨眉河大橋。(中國臺灣網 宣玲玲 攝 )
樂西公路複構四川後方外援走廊,峨眉河大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