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他們的辛苦和心路 男護士有多牛?

在手術室工作的男護士長張偉。

12日是國際護士節,近年來女護士『一統天下』的格局正在悄悄發生著變化,男護們逐步成為醫院的『香餑餑』。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護理部李國宏主任介紹,『物以稀為貴』,很多男護士護理專業一畢業,就早早被各大醫院錄取。在急危重症科、手術室和外科等科室,男護士更是一護難求。

他靠拍影片搞定丈母娘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中大醫院共有近1500名護士,其中有35名男護士,大多數是90後。手術室護士嚴波告訴記者,他在手術室工作5年了,雖開始也經歷過病人因『性別挑剔』產生的懷疑和排斥,但在他的努力之下,這種情況越來越少了。因為較其他病區的護士來說,嚴波感覺自己動作操作能力很強,這讓他特別有『優越感』。

嚴波這份自己引以為豪的職業,當年差點成了自己婚姻道路上的『攔路虎』。嚴波羞澀地說,得知自己是男護士,開始女友父母並不認可,不過後來自己拍了段影片,告訴他們自己每天的手術室工作,其實男護士的工作含金量很高,並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漸漸也得到了對方父母的認可。

他們變身科室『工程師』

現代醫學要用越來越多的儀器,男護士在使用機械儀器方面的天賦往往要好於女護士。中大醫院重症醫學科的90後男護士李海亮,特別喜歡鑽研儀器的使用,透過自我學習和上培訓課,現在科室儀器的日常維護一個人就能搞定。才工作兩年時間的他因為表現突出,工作認真,已經是護理小組組長了。

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麻醉科的護士汪衛東,也是擺弄機器的一把好手。汪衛東告訴記者,他剛開始在手術室負責手術器械的傳遞,漸漸地,器械的清洗、消毒以及日常維護也都由他來負責,『有些人還以為我是負責設備的工程師呢。』如今,手術室電刀、病床、手術燈的一些小故障,都不用『專業人士』出馬,汪衛東自己就能搞定。

中大醫院手術室科護士長王健介紹,現在該院手術室已經有10名男護了,之前有15個男護,有2個因私人原因離職了,另外3個男護因技術好被其他科室『硬挖走』。『一些特別的護理專案,病人還是希望由男護士來完成。』一名女護士告訴記者,因治療需要,一些男病人需要插尿管,非常排斥女護士的工作。這種情況下,男護士就變得非常重要。

這個男護士也很厲害
『男神』護士長如何hold住手術室

南京市第一醫院手術室的這名男護士長張偉,有著南韓『歐巴』般清新帥氣的外表,風一般幹練麻利的動作,內心卻像湖水一般沉穩細膩。在女護士紮堆的醫療一線,80後張偉是如何脫穎而出成為護士長,hold住手術室的?

絕活一:體力好技術硬

在手術室這樣特殊的地方,跟女護士比起來,體力是男護士最大的武器。護士工作難免枯燥,然而張偉總能從中找到樂趣。張偉2007年7月畢業於南京醫科大學護理學院本科,他告訴記者,手術室是醫院任務最繁重的科室。一台手術常常一做就是八九個小時,對體力是個很大的考驗。對於複雜的手術,他要親自執行或指導護士操作,保證醫療安全。

繁重的工作讓很多女護士承受不了,張偉在這裡卻如魚得水。不僅體力好,男護士在醫療儀器搬運、使用等方面都有先天優勢。

絕活二:反應快心理好

手術最考驗醫護人員的心理素質。很多手術緊張的場面下,男護士的心理素質更能穩定一些,所以反應更快、膽子更大。張偉說,越是緊張的時候他心裡越冷靜。現在,作為護士長的他,經常督促護士做好術前術後訪視。定期組織護士進行搶救技能演練,提高護理人員的應急能力。在他的帶領下,手術室的護理工作基本做到了『零差錯』。

絕活三:沉穩膽大心細

每天早上,張偉7點半就到醫院,巡視整個手術室衛生打掃及首台手術的物品準備情況。早上8點,張偉聽取夜班及前一天手術完成情況、當天手術安排及患者病情。別看他是個男生,心思細膩是多年養成的習慣。曾經剛進手術室的時候,每次手術前,他都必須清點記錄醫用紗布、手術鉗子、手術刀數量;手術中,他會密切關注手術醫生的每一個動作,以達到不需醫生提醒,都能敏捷、準確地將手術工具遞給手術醫生。

手術結束後,張偉更要清點器械用品。現在每台手術開始前,他還會走到等待區,和即將手術的患者進行一番交流,短短的話語,卻讓患者心裡多了一份放心和溫馨。

她們的意義
這個專家門診,女護士看病不開藥

掛專家號,大家印象裡看的都是醫生,但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有個特殊的專家門診——傷口護理中心。患者在這個門診掛的是『護士號』,出診『專家』是傷口護理中心的護士長蔣琪霞。這個專家門診專家不打針不開藥,但對付各類傷口有一套,讓很多醫生都犯難的壓瘡等慢性傷口,治癒率能達到90%。

蔣琪霞告訴記者,傷口護理中心看診也需要掛號,每個專家號7元人民幣,相當於副主任醫師。她這樣出專家門診的護士,在軍區總院還是獨此一個。

『最近我們就收治了一個特別的病例,33歲的女士,僅僅是做了一個闌尾炎的微創手術,小傷口卻一年多沒有癒合。』蔣琪霞說,『我們在傷口裡找到了一點線頭,懷疑是排異導致的繼發性感染。』

處理感染要用抗生素?在這裡完全不需要,蔣琪霞給患者使用紅外線照射,用上新型的敷料,透過抗感染引流等措施來解決感染問題。僅僅是三四周的時間,患者的傷口就癒合了。

截止到去(2014)年為止,該院傷口護理中心共服務了超過10萬人次,治癒了有3000多人。雖然不打針不吃藥,但壓瘡等慢性傷口的治癒率高達90%以上。


護士坐專家門診,軍區總院獨此一人。


由護士設計的各種『奇形怪狀』的手術專用枕。


截至去年底,大陸註冊護士達278.3萬,比2005年增加了143.3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