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中國古代10大寶馬神駒 第一的就是牠!

天馬西來。

10、天馬西來

這是清末民初時的故事了,話說清末,法國曾贈舞馬與老佛爺,作為國禮。後此馬被賜予當時北洋大臣袁世凱。入民國後,袁項城為籠絡人心,把此馬轉贈於當時的共和元勛黃興,黃興當場欣然接受,並且說了一段此馬正好留待日後指揮作戰的昏話,在袁的心中留下了疑慮的種子。

根據頭條網報導,二次革命以後,南京大亂,此馬流落到了上海跑馬廳,後為西人購得,正逢洪憲登基大典,預備作為獻禮送上京師,完璧歸趙。不想還沒啟程,風雲又變,最後此馬為桂系將領馬濟所購得。直到北伐軍興,馬濟兵敗,逃到大青山,被當地紅槍會襲擊,馬濟死於斯役,這匹名馬也結束了牠傳奇的一生。

9、飛越峰

明代《一統志》:『貴州養龍坑有靈物藏其下。當春初伊人立柳坑畔,擇牝馬系之,已而雲霧晦冥,類有物與接,其產必有龍駒。洪武四年,於此荻正白色馬為獻,首高九尺,長丈餘,不可控馭。詔典牧者囊沙使複行苑中,乃馴。時行夕月禮於清涼山,乘之如躡雲,一塵不動。贈名飛越峰且命繪成形藏焉』。既然說到明代,不妨談談養馬技巧。據記載,自東晉以來,凡養馬必在馬廄中養猴,認為這可以使馬不得瘟疫。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中也有『馬廄蓄母猴避馬瘟疫』之說。由此看來《西遊記》中孫悟空官封弼馬溫,也不是沒有出典的。更何況,西遊的主旨就是講述『心猿意馬』的道理,佛家有雲,以心猿制意馬,方能得道。《紅樓夢》裡,同樣也有記載,薛蟠和寶玉、馮紫英,還有歌妓雲兒等人聚在一起喝酒,以女兒『悲』、『愁』、『喜』、『樂』為題行酒令,輪到薛蟠時;說道:『女兒愁——』繡房鑽出個大馬猴』也是此意。

8、照夜白

唐玄宗的御馬。杜甫《畫馬圖歌》:曾觀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現有唐代名畫家韓幹所畫《照夜白》圖傳世,畫中『照夜白』系一木樁上,昂首嘶鳴,四蹄騰驤,似欲掙脫繮索。其實依小熊看法,白馬觀賞騎乘尚可,戰場上目標太大,古語有雲;『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要是夜戰,一片黑色之中,您那好一匹照夜白,那不被射成蜂窩才怪。《水滸》那批讓晁蓋魂牽夢繞的照夜玉獅子大概就屬此類。

7、忽雷駁

《酉陽雜俎.語資》;『唐秦叔寶所乘馬號忽雷駁,常飲於酒。每月於中試,能豎越三領地黑氈。及胡國公卒,嘶鳴不食而死』。『忽雷』唐代彈弦樂器。流傳在西南地區,又稱為『龍首琵琶』,這裡大概是指代馬首頭型,『駁』指代馬色不純。《詩經•豳風》:『皇駁其馬。』〔注〕黃白曰皇皇,紅白夾雜曰駁。記者記得《說唐》裡秦瓊賣馬一段,好像是匹黃膘馬,未免和正史上忽雷駁的差距太大。

6、獅子驄cōng

《朝野僉載》:『隋文帝時,大宛獻千里馬,其鬃曳地,號曰獅子驄。惟郎將裴仁基能馭之,朝發西京,暮至東洛。隋後不知所在』。『驄』,青白雜毛的馬。獅子指的是牠的鬃毛。記者曾求教於美術達人。達人有才,畫了只金毛獅王送偶。此馬最後結局,記者推測,郎將裴仁基,字德本。隋末名將.先後歸李密,王世充,其子裴行儼軍中號為『萬人敵』。父子二人最後被王世充所殺。此馬要是還在,此後由洛陽歸唐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繼續追查,《資治通鑒》載,太宗有馬名師子驄,肥逸無能調馭者。(武媚娘)為宮女侍側,言於太宗曰:「妾能制之,然須三物,一鐵鞭,二鐵楇,三匕首。鐵鞭擊之不服,則以楇楇其首,又不服,則以匕首斷其喉。」若是記者推斷沒錯,此馬老來,很有可能遭遇SM女王的摧殘,可發一嘆!

5、絕影

《三國志 魏書》:(曹操)公所乘馬名絕影。絕影,顧名思義,沒有影子。形容此馬速度之快,連影子都跟不上。事實上,這是一匹真正的防主凶馬。史書記載在張繡反叛時,曹操所乘馬名絕影,為流矢所中,傷頰及足,並中公右臂。曹操差點掛了,全靠絕影所賜。而且記者還嚴重懷疑,此馬速度到底如何?要真實快到連影子都跟不上,那又何來被敵人弓箭所傷?而且在細節上還有疑問,《世說新語》曰:『昂不能騎,進馬於公,公故免,而昂遇害』。宛城之戰時,到底是曹操的絕影馬倒下以後,曹昂把自己的坐騎讓給曹操,導致自己最後掛了,還是之前絕影就是曹昂的,後來曹昂不能駕馭,轉送曹操,最後曹操在宛城大戰時,賴此馬以逃出生天?實在是費人思量?

4、的盧

《世說新語》》:(劉備)所乘馬名的盧。這是一匹傳說中的凶馬。《馬政論》曰:『顙上有白毛謂之的盧。』 所謂『顙』,宗教典籍裡常見,就是額的意思。 的盧本身可能只是一匹額上有白毛的馬,不一定就是一匹通體雪白的寶馬。至於的盧到底是否防主,《三國志》載,『所乘馬名的盧,騎的盧走,墮襄陽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備急曰:『的盧:今日厄矣,可努力!』的盧乃一踴三丈,遂得過』。看不出有什麼防主的跡象,至於後來送與龐統,那是演義,小說家言,不可信。至於真正的防主凶駒,那得算樓下這匹。

3、赤兔

多熟悉的名字,語出《呂布傳》:布有良馬曰赤兔。《曹瞞傳》:時人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時人為之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赤大概指的是馬色,兔不是說馬跑得像兔子,而是指馬的頭型。在《三國演義》了,此馬就更是NB了。不過演義當不了正史,此馬究竟跟沒跟過關二哥?這可是難說了。不過姑且從演義來看此馬結局,相傳最後為關羽絕食而死,連前些年高考,都有某狀元,借此馬說事,影響至今,害得記者在GOOGLE的時候,輸入『赤兔馬』,滿螢幕都是《赤兔馬之死》這篇滿分範文。

細細讀來,不禁感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國家有望,如此人才,緊跟形勢,能把一匹三姓奴馬打造成誠信典範,不愧是吾朝狀元郎,憂的是當今國文,史學教育的水準,從國文角度說,如此古文?放在古代連個落地秀才的水準都沒有,放在當今,居然能算做狀元的錦繡文章。從史學角度講,借史發飆,倒是常見,所謂春秋筆法,文人歷來喜歡這個調調,不過,以演義充正史,就如同前些日子看電視上某訪問節目,介紹一神童,主持人問,神童寶寶,平日所讀何書?寶寶答;無他,四大名著了然於胸矣。專家嘉賓讚曰,善,孺子可教也。觀眾席遂掌聲四起,寶寶父母作一臉陶醉狀。旁觀記者不禁為之泣下,嘆我生不逢時,想吾自幼攻讀經史,飽覽典籍,單一本《金瓶》就浸淫了數十春秋,然尚不敢對人明言。焉知今日小說居然能代正史,怎一個強字了得?

2、黃門四駿

其實這是一個泛指,論起來大概算一個漢代寶馬家族的一個H4組合。典出《漢書 西域》:『蒲稍、龍文、魚目、汗血之馬充於黃門』。三國孟康注曰:『四駿馬名』。具體來看一下,『蒲稍』亦作『蒲捎』,胡音漢譯的話指的是『灰色(或深灰色)馬』。 『龍文』、『魚目』、杜甫在《畫馬贊》中說:『魚目瘦腦,龍文長身』,指的是馬的體態和頭型,至於『汗血』,這個最好解了,漢武帝與天馬的故事,想必記者不用多說了吧。大致無非是武帝既為了安排自己的小舅子,又好大喜功而發動戰爭,大宛王卻錯判形勢,以為漢軍不會勞師襲遠,總而言之,一方是很黃很暴力,一方是很傻很天真,在歷史上鬧出了很大的動靜。當然,也可以說武帝是為了打通西域交通線,斷匈奴之臂,或是引進優良軍馬什麼的,各人看法不同。當然武帝所作《天馬歌》讀起來還是很有氣勢DI,只不過想起為了皇家汗血馬就戰死在邊疆無數軍人,卻叫人覺得,所謂保衛國家的愛國口號,很有專制政權誘導百姓送死的嫌疑。

1、楚騅

楚霸王項羽的坐騎,有名的《垓下歌》中第二男主角。有人會問,牠不是叫烏騅嗎?這裡有必要澄清一下,《史記》原文是這樣的『項王駿馬名騅,常騎日行千里。及敗至烏江,謂亭長曰:『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不忍殺,以贈公』。短短一句話,說明以下幾個問題,其一,正史上此馬就是單名為『騅』,至於所謂的『烏騅』很有可能拜項羽敗亡於烏江這一地名所賜,被後人穿鑿附會而成。需知『騅』字的本意,在古義中作『青白雜色的馬』解。至於後人引申發揮,居然變成了一匹黑馬,而且還有所謂四蹄踏雪之說,不得不佩服歷代,上至名士,下至黔首們的YY功力。

其二,附帶一談,在GOOGLE上搜資料的時候,蹦出了好幾個江東地方政府網頁,都爭說烏騅出於當地,侃起項羽馴服此馬的過程,那更是神乎其神,有模有樣,還有若干古蹟為憑。記者也不禁感嘆,這年頭混網管看來還是要掛靠政府部門好啊,輕輕鬆鬆就把錢賺。看史記原文,項羽謂亭長曰:『吾騎此馬五歲……』,倒推回去,項羽是何時起兵於江東?又是何時入關破秦?又是何時掛在烏江?三方對證,此馬擺明是鉅鹿大戰前後,才慷慨從榮的嘛!還出產於江東?不知是不是現在的官網都喜歡無厘頭的風格,要是的話,記者倒是很擅長此類文體的,不知有沒有官人需要熊熊當個秘書,主簿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