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燭影斧聲? 宋太祖趙匡胤神秘死亡真相

宋太祖趙匡胤。

宋太祖趙匡胤之死,是困擾史學界的一個千年之謎,歷來有『燭影斧聲』之說,甚至有人把他的死與宮闈緋聞聯繫起來。總之,普遍認為趙匡胤死於非命,是一夜暴死。

根據頭條網報導,作為一代傑出帝王,趙匡胤的死,著實讓人惋惜,所以,不少正義文人和好事者懷揣疑竇,翻箱倒櫃,引文摘句,窮追猛打,一定要找出個罪魁禍首來才肯罷休;而作為趙匡胤死後最大受益者趙光義,也就是後來的宋太宗,無疑成為人們重點懷疑和批判的對象。

拋開諸如《湘山野錄》、《燼餘錄》等含糊其辭的野史不提,正史中也有對趙光義非常不利的記載,如《遼史•景宗紀》中就有『宋主匡胤卒,其弟炅(即宋太宗)自立』的字眼,一個『自立』,就讓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覺得趙光義難逃干係,至少與趙匡胤之死有關聯。

趙匡胤比趙光義大12歲,他們一塊兒參與了『陳橋兵變』,都算是趙宋朝廷最重要的奠基人。《宋史•本紀》熱情洋溢地讚頌這哥兒倆如何情深意長、肝膽相照。趙光義病了,趙匡胤親自到床頭去服侍,燒艾草熱灸的時候,哥哥惟恐燙壞了弟弟,就先在自己身上燒幾下——手足深情,令人感喟。趙匡胤常對身邊的近臣誇讚趙光義說:我這位兄弟,降生的時候就和普通人不一樣,仔細瞧瞧,他龍行虎步,威風凜凜,將來必定是太平天子。甚至還謙虛地表示:『福德吾所不及。』宋朝皇帝怎麼了?『一把手』居然給『二把手』拍馬屁!令世人狐疑的是,春秋鼎盛、耳聰目明的趙匡胤,竟然在一夜之間暴亡?好端端一個男子漢,為什麼說沒就沒了呢?

官方的記錄非常潦草:『癸丑夕,帝崩於萬歲殿,年五十。殯於殿西階……』至於死因,壓根兒沒提。坊間的猜測五花八門:有的說,死於飲酒過度,還有的說,因腹下腫瘡發作而病亡……,其實,最大的嫌疑犯就是最大的受益人——趙匡胤的政治接班人趙光義。《湘山野錄》中記載,趙匡胤死前一晚,天氣極寒,他跟趙光義飲酒,倆兄弟一直喝到深夜。本不該留宿內廷的趙光義卻廝守在皇帝身邊。當夜,趙匡胤發出莫名其妙的呼喊聲,且傳出『燭影斧聲』。《燼餘錄》甚至想出了花蕊夫人與趙光義的奸情。諸多不正常疑點暴露在那個太祖駕崩之夜。趙光義即位後,親自主持編修《太祖實錄》,並三次修改了其中一些內容。即便這樣,他本人還是不太滿意。為了一位死去皇帝的『起居注』,至於費這麼大勁嗎?真是欲蓋彌彰,越描越黑。

建隆二年(961),也就是趙匡胤稱帝後的第二年六月,生母杜太后病危,臨終前遺命趙匡胤『百歲後當傳位於汝弟(即趙光義)』,同時命趙普『於榻前為約誓書,……藏之金匱』(《宋史•后妃傳》),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金匱之盟》。

杜太后為何要讓趙匡胤傳位於趙光義?有兩個原因,其一,杜太后最疼愛的兒子是趙光義,兄終弟及,讓趙光義繼承皇位,這是出於私心;其二,杜太后認識到,自五代以來,中原皇帝執政皆短命,在位最長的也不過十年,難保趙匡胤不會步其後塵,為保大宋國祚延續,防止留下幼子寡婦遭人欺,讓年富力強的趙光義繼承皇位,這是出於公心。

趙匡胤是個明白人,也是個厚道人,故一口答應。究其原因有二,其一,趙匡胤至孝,母命不可違;其二,當時大宋根基還不牢固,統一大業尚未完成,趙匡胤之子年紀尚小,確實需要趙光義這樣一個『工文業,多藝能』(《宋史•太宗紀》)的成年儲君以壯陣勢。所以,趙匡胤聽從母命,於杜太后病亡一個月後即任命趙光義為開封府尹,後又封其為晉王。

開封府尹是五代、宋朝的一個重要官職,是國都駐地開封府的最高長官。五代以來,已經形成一種不成文的默契,凡皇族擔任開封府尹,就基本確立了其儲君的地位。趙光義利用這一特殊地位,聚集了一大批文武幕僚,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勢力。趙匡胤晚年,政權穩固,兒子成人,在皇位傳承問題上曾有過動搖,但考慮到趙光義『威望隆而羽翼成』(王夫之《宋論》),兒子不是弟弟的對手,所以未立太子,而是依照《金匱之盟》將皇位傳給了趙光義。

然而如此重要的皇位繼承證據《金匱之盟》,在《太祖實錄》第一次編修的時候,居然未做絲毫記載。《宋史》『金匱預盟』,是後來才加進去的。仔細分析,趙光義的政治騙術漏洞百出。杜太后去世時,趙匡胤只有35歲,身體倍兒棒。趙光義剛剛23歲,比哥哥家的兒子成熟不了多少。那時,趙匡胤的次子德昭已經11歲,四子德芳也3歲了。問題是,趙匡胤並不是立刻就死,誰知道將來會怎麼樣呢?也許還能享國十年、二十年……,何必火急火燎地安排接班人呢?即使趙匡胤幾年後去世,也不會出現後周柴世宗七歲孤兒斷送江山的局面。杜太后是個明白人,絕不可能出此下策。況且,『金匱預盟』是趙光義登基5年後,趙普才密奏。這種驢唇不對馬嘴的解釋,也只能糊弄外星人。

即便確實存在所謂『金匱預盟』,這份文件的核心無非是提供了『兄終弟及』的合法根據。說白了,哥哥死了,兄弟幹,就是不能讓給小崽子。那麼,有朝一日趙光義撒手人寰,身後怎麼安排,皇帝大位會不會落到自己兄弟身上?或者轉而回到趙匡胤的子嗣手裡?為剪除後患,趙光義不惜對至親骨肉,大開殺戒。先說趙匡胤那一枝,『太祖四子:長滕王德秀,次燕懿王德昭,次舒王德林,次秦康惠王德芳。德秀、德林皆早亡』也就是說,最大的潛在對手是年長的德昭、年幼的德芳。再說自己的兄弟,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弟弟——秦王趙廷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趙光義親自導演,將親弟弟趙廷美、親侄子趙德昭、趙德芳一一逼上絕路。結果,趙廷美被貶房州,38歲抑鬱而終;趙德昭被逼自殺,年滿30歲;趙德芳像老爹一樣,不明不白得暴病而死,年僅23歲…。

世事無絕對,雖然種種跡象表明是趙匡義用和平的方式『弒兄奪位』,但歷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樣,是趙光義不顧兄弟之情殘害手足,還是學界誤解了趙光義一千年,也許是永遠的謎團。